<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梦回吹角连营之六诏>第7章 际会风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章 际会风云

            小说:梦回吹角连营之六诏 作者:周能周能 更新时间:2021/2/6 23:58:03

            “公子,今天有点奇怪耶!”

            放不了昨晚的事,我决定问问可儿,可又怕弄巧成拙。所以,再见可儿时,脸上的表情难免有点不自然。

            “是吗,那儿奇怪了?”

            菊香说是侍女小朵,但我肯定不是。吞吞吐吐的菊香,让我觉得她是,可又无法确定。

            问题很重要,我又不可能去问不熟悉的小朵。所以,面对着可儿时,心里不免七上八下——怕不是可儿,又怕可儿知道了生气。

            真是怪了,这时代的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吗?男人狎妓、沾花惹草,女人已见怪不怪,怎么我还会害怕可儿?

            “可儿,如果我——我是说皮罗阁,和女人发生了什么,即使那女人不是他心仪的女子,正常吗?”

            “正常啊!公子和女人发生什么了吗?”

            “没有,当然没有。”我只能说没有。

            ——看可儿一脸平静样,应该真不是可儿。

            “公子有了心仪的女子?那女子是谁,可以跟可儿讲讲吗?”

            不。不能讲。——我心仪的女子是可人。

            想起隔了千年时空的可人,我心痛得想哭。——我无法平静的说起可人。现在不行。

            “可儿,可以说说菊香吗?”

            想让心里少一些疼痛,最好的办法是转移谈话的目标。

            “菊香?公子心仪的女子是菊香姐吗?那可糟了!”

            心仪菊香怎么就糟了,因为她有丈夫、孩子吗?

            “不是的,不是菊香。”我说,“怎么可能。”

            是不可能。短刀抵住喉咙的恐惧犹在眼前,我想起了被逼着发誓时,做鸭做猪做狗的屈辱。

            “菊香姐那天是真不得已。”可儿冰雪聪明,看出我对凶悍的菊香耿耿于怀,“菊香姐其实人很好。”她说。

            是很好。我现在很肯定那女子不是小朵、不是可儿。而是——菊香!

            我不能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菊香、可儿和皮罗阁的我,已经被命运紧紧地连结在了一起。

            “公子,威成王到太和了。”

            盛罗皮,三年前唐玄宗封其为威成王,是蒙舍诏现任诏主、皮罗阁之父。

            “什么?”我吓了一跳。

            虽说迟早得面对盛罗皮,可也得皮罗阁做好准备才行啊!

            “他不是应该在蒙舍吗,怎么突然间到了太和?可儿,可有什么不妥?”

            对威成王盛罗皮的突然到来,我有一种灾难来临前的惊恐。

            “没有不妥。公子,主公参加漾濞的六诏同盟会,顺道过来。”

            六诏同盟会——类似于春秋五霸时“尊天子令诸侯”的一种松散的组织。

            七年前,六诏在漾濞歃血为盟,共同推举蒙巂诏诏主蒙佉阳照为六诏盟主。

            自此,蒙佉阳照成了六诏实际的老大。

            十年前,吐蕃趁大唐对西突厥用兵,无力兼顾六诏之机,兵临丽江河畔。

            十年前的蒙巂诏,是六诏中最具实力、也是和吐蕃最为亲近的诏。借吐蕃之力,蒙巂诏先败登赕诏、浪穹诏的联军于博南(大理和保山之间),再败施浪诏于剑川。大军所向,越析诏也被逼迫签订了城下之盟。

            独木难支的蒙舍诏,在越析诏签订城下之盟的次年,尊蒙佉阳照为“尊天子令诸侯”的六诏盟主。

            蒙佉阳照以尊“天子”——吐蕃王赤德祖赞为名,令“诸侯”为实。

            实至名归的六诏霸主蒙佉阳照,一时风头无两。

            六诏同盟会,也成了盟主蒙佉阳照风光的个人演唱会。而大唐封盛罗皮为威成王一事,也成了蒙佉阳照调侃盛罗皮的笑料。

            人在屋檐下的盛罗皮,没有和蒙佉阳照硬扛。这个时候,如日中天的吐蕃国势正强,大唐都闹得个灰头土脸,传统上尊“大唐”的盛罗皮,能不在吐蕃和蒙巂的夹缝中忍气吞声吗?

            要是以为蒙舍诏自此安心做唯蒙巂诏命是从的小弟,那就太小看盛罗皮了。

            东边不亮西边亮。蒙巂、吐蕃挡住了蒙舍向南扩张的道路,盛罗皮就全力向西扩展。

            七年里,蒙舍先战永昌,再战缅宁。七年血雨腥风的征战、无数将士的马革裹尸,雄才大略的盛罗皮,最终把地跨千里的永昌、缅宁纳入了蒙舍的版图。

            七年后的蒙佉阳照,才发觉真正的赢家是盛罗皮。

            养虎成患。——卧榻之侧的盛罗皮,已让蒙佉阳照无法鼾睡了。

            被逼得没有退路的蒙佉阳照,磨刀霍霍。他决心趁六诏同盟会议之机,一举解决掉盛罗皮。

            盛罗皮的突然到来,不能不让我感到惊恐。

            盛名之下实无虚士。乱世枭雄的盛罗皮,奸诈冷酷。是一个即使蛰伏着,也在磨着利爪的巨兽。

            我感到恐慌,还因为没有把握住角色。

            越是琢磨,越让我对复杂多变的盛罗皮没有信心。或许是盛罗皮太精明、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太重要了,在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前,我怯于面对他。

            “可儿,太突然了。我们没作好准备。”

            “公子,你行的!我和菊姐对你很有信心。”

            这时的可儿,面带笑容给我打气。

            不过,我看可儿压根就没有信心。

            警卫长赤黑立色,年约二十七、八,肩宽背厚,是个外貌粗犷的年轻将领。

            “早安,可儿小姐。这位是——”

            立色出身奴隶,祖父赤黑乌各积功脱藉,累迁至曹长。年轻的立色是盛罗皮帐下的一员骁将。

            ——这是可儿恶补后,贮存在我脑里的资料。

            “谢谢。这位是皮罗阁,主公失踪三年的公子。”

            立色大惊,随即匍匐行礼:“属下赤黑立色,拜见公子。”

            我微微点头,既不友善也不冷漠,做好皮罗阁的样子。

            可儿的短剑放到了门旁的托盘里。这是把形如匕首的短剑。我学着可儿样,解下身上的佩剑,放在同一个托盘里。

            “公子,我们人人佩剑,身负责任的女人也一样。”之前的可儿介绍说。

            好勇尚武。——我在心里打着印记。

            立色站立起来,倒退转身,打开了身后厚重的木门。

            盛罗皮,威名远播的蒙舍诏主,是年四十七岁。疏眉朗目,留着文士一样的长须。

            听到立色的报告,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珠转了转,一言不发。

            即使一言不发,他的身上也有一种凌人的气势。

            “皮罗阁拜见父王!”

            趋前一步,一叩到地,极力让声音不至颤抖的我,匍匐着跪在了地上。 

            可儿说,暌别多年,皮罗阁这次再见盛罗皮时,须行大礼。——一种头拱地跪倒在地上的隆重礼节。

            我有个好老师。

            自顾自吃着茶点的盛罗皮,手微微抖颤着。没有说话。

            从一数到十,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盛罗皮。

            盛罗皮慢慢抬起头,朝我缓缓看了过来。

            从我的太阳穴处渗出了一滴汗珠,接着又是一滴,再一滴。

            ——可儿、菊香和我的命运,全在盛罗皮的一念间。

            父子连心。冒牌公子能否过得了这一关,我没有一点把握。

            诸神菩萨保佑,诸神菩萨保佑——我知道强自镇静的可儿,心里和我一样在乞求着诸神菩萨。

            也是,全靠老天开眼了。

            “这三年,你都去哪了?”

            终于,盛罗皮开口说。他微皱着眉头,声音平静无波。

            这样的谈话是危险的。

            我肚子里的精络紧张的抽搐着,一下、又一下。

            我身侧的可儿屏住了呼吸。

            “孩儿有愧。孩儿去大唐的成都、长安游历了一遭。”

            汗水从面颊,流到了颈项里。可儿讲过,盛罗皮越是沉静、越不慌不忙,越是充满了危险。

            为了活下去,我只能硬着头皮扮好皮罗阁。没有退路的我,心里咬着牙,眼睛闪出坚定的神色。

            不眨眼时,我脸上的表情十分镇静。

            皮罗阁去过成都和长安吗?——天知道!

            盛罗皮的表情同样镇静。

            可儿、立色,屋里的亲近侍卫,全都低头匍匐着,大气也不敢出。

            一股几乎不可抗拒的逼人气势,扑面而来。不怒而威,正是盛罗皮众多面目中的一个吧?

            我眼神平静,泰然自若的微微笑着,一边默数着自己的心跳,当数到第七下时,上身前倾,再次匍匐行礼。抬起头来时,强迫自己的眼睛里慢慢渗出泪花。

            想起隔了时空的可人,想起慈祥、辛劳早逝的父亲,我的眼眶里渐渐充盈了泪水。

            一种平静之中亲切的、充满着孺慕之情的泪水。

            盛罗皮眼里惭惭地涌起了泪花。他快步走近前来,张开双臂。

            我们拥相着,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可儿说,盛罗皮最重亲情。二十一岁时去成都路上,听到自己有了儿子的消息时,激动得流着眼泪说,我现在死而无憾了。

            皮罗阁打的是亲情牌。

            身侧的可儿,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过关了!

            “哈哈,就说大侄子没事。这不,让威成王和大伯我,白白担心了三年不是?”

            门帘一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一侧的屋内走了出来。

            他年约五十,皮肤黝黑、大嗓门,身形高大。是这个年代里,我见过身材最高大的人。

            我不知道这人是谁!——我的心突然间停止跳动了。

            可儿从没提起过有这样一个身形高大的大伯。菊香也没有。从情形来看,自称大伯的这个人,把我当成了皮罗阁。可我却偏不认识他!

            ——突然出现的“大伯”,让我一时愣住了。

            盛罗皮锥子般穿透力的目光,刷地射了过来。——多疑的他,嗅出了强烈的不对!

            很糟。简直糟透了!一手好牌,硬是被突如其来的“大伯”搅烂了!

            我一着急,汗水顺着背脊哗哗淌了下来。

            难道就这样输了?

            立色手里的剑抽出了二寸。

            一触即发的紧张中,可儿站了起来。她趋前半步,朝着“大伯”盈盈拜了下去:“可儿拜见越析王。”

            原来是波冲,皮罗阁质子时的越析诏诏主!

            悬起来的心,一下子回到了肚里。——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冷地哼了一声,扭过身,用后背对着他。

            “贤侄还在生气?”波冲神色尴尬。“也难怪,是老伯疏忽,没有保护好世侄。可世侄一走三年,连招呼都不打。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吃不香睡不稳,担了足足三年的心。老伯我也一直愧对威成王。这样算来,贤侄也有不是,是吧?”

            波冲给自己找台阶下。

            我不为所动。

            “没事就好。”盛罗皮打着圆场,一脸的雨过天晴。“事情过去了。回来就好。”

            一触即发的紧张,烟消云散。

            我瞥了眼可儿,心想,再有这样的“突然”,我不是穿帮被杀死,也得活活的吓死。

            无巧不巧。去漾濞参加六诏同盟会的盛罗皮、波冲,听闻皮罗阁出现在太和,快马加鞭,绕道双双赶了过来。

            皮罗阁三年后的突然出现,让盛罗皮欣喜的同时,也让一个人吓得半死。

            这个人就是越析诏诏主波冲。

            里屋的波冲一直关注着皮罗阁。

            透过门帘,波冲看到几个人走了进来,直到这个人走近,波冲昏花的老眼才看清他的模样,三年不见,皮罗阁外貌有了变化,英俊的脸上凭添了岁月的风霜。它证明了一个人,从少年到青年,虽只是短短的三年,也可以改变不少。

            面前的皮罗阁,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年轻人。

            面对着镇静自若的皮罗阁,波冲心里翻江倒海、五味俱陈。

            “贤侄,老伯这几年因为不能跟威成王交代,愁得头发掉光、棺材都睡过几回了!”

            波冲说。脑子里百思不得其解:皮罗阁不是连人带马掉进江里了吗?

            七年来,与日渐式微的蒙巂诏相反,蒙舍诏日渐强盛。

            谁都知道,大唐对蒙舍诏情有独钟。一方面,蒙舍诏处在和大唐紧邻的最南端,占有地利。另一方面,当加入吐蕃阵营的五诏背弃大唐时,唯独蒙舍诏对大唐不离不弃,赢得了极大的政治资本。

            光有政治资本还不行。这是一个谁拳头硬,谁是老大的年代。蒙舍诏在这方面毫不含糊,收永昌、纳临沧,趁吐蕃、大唐自顾不暇之机,全力向西扩张。

            实力大张的蒙舍诏,不仅成了蒙巂诏主蒙佉阳照卧榻之侧的心头之患,也让远在宾居的越析诏主波冲睡不安枕。

            波冲时刻留意着质于越析诏的皮罗阁。

            质子的皮罗阁,喜读书,爱冶游。隐忍,有谋略。

            虎父无犬子。波冲对新星般光芒四射的盛罗皮,羡慕嫉妒恨的同时,也对寄于自己篱下的皮罗阁,有了一种不安的想法。

            曹操对孙权赞叹有加,说生子当如孙仲谋。波冲对着皮罗阁的心情亦如此。

            孙权成了曹操的劲敌。皮罗阁有朝一日也是他波冲的劲敌。

            此子不除,它日必成越析大患。——波冲心里这样想着时,虽然此时并无寒意,他却感到冷了起来。

            波冲可不想学目光短浅的蒙佉阳照。他得防患于未然。

            当然,最好是出现一个意外。这个“意外”,既要让皮罗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同时,也要让虎视眈眈的盛罗皮挑不出毛病。

            如何才会有“意外”呢?

            三年前的一天,崇山峻岭的无量山云雾缭绕。

            “父亲,很久没带晴儿打猎了。去打猎好吗,明天?”

            波冲最小、也是最宠爱的女儿小晴,缠着波冲说。

            小晴十四岁,不爱读书写字、也不爱女儿家的针线女红。她喜欢骑马射箭,成天和一群半大孩子打打杀杀。

            情窦初开的小晴,喜欢上了质于王府的皮罗阁,虽然她讨厌皮罗阁专心读书时,对人爱理不理的可气样子。

            小晴喜欢打猎,这样她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和皮罗阁一起玩耍了。

            “打猎?唔,对啦,这可是个好主意。我正想消遣一下,去打猎真是太好了,我一会就去安排。宝贝想叫谁就叫上谁,皮罗阁也可以。”

            伤透了脑筋的波冲,茅塞顿开,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谢谢老爸,你真好!”女儿欢天喜地跑开了。

            她跑去告诉皮罗阁好消息。也只有这个时候,质子府里的皮罗阁,才能去城堡外散散心。

            就算老眼昏花,波冲也不会看不出女儿打的主意。如果放在三年前,蒙舍诏和越析诏的实力旗鼓相当的时候,波冲会很乐于成全女儿。

            现在却不。

            波冲对汉时贾谊“六国之亡,亡于贿秦”的结论,深以为然。当蒙舍诏露出并吞其它五诏的獠牙时,波冲还能把女儿当成礼物吗?

            盛罗皮还有一个妾室所生的儿子:皮诚节。

            皮诚节尊儒好文,平庸、懦弱。蒙舍诏交到皮诚节手里,波冲睡觉也安心了。

            ——如果皮罗阁出现意外的话。

            尽管波冲欣赏年轻的皮罗阁,但波冲深爱着自己的越析诏。

            血雨腥风的创业不易,守好越析诏也同样会出现腥风血雨。

            开初的一切都按照着计划进行。波冲和皮罗阁在狩猎队伍的中间,护卫队驱马从两侧围上去,把包围中的野兽往缩小的圈子里赶。

            野兔吱吱乱窜,野鸡四处乱飞。

            一只冒出头的花豹,不待张弓搭箭的皮罗阁发箭,掉头就逃。

            即将射于箭下的猎物,怎么能让它逃走呢?

            不甘心的皮罗阁一夹马腹,越众追了出去。

            波冲把计划重新考虑了一遍,当他认为计划已经无懈可击时,放飞了手里的猎鹰。

            这是一个信号。一个开始执行让皮罗阁“意外”的信号。

            小晴拍马追着皮罗阁而去。

            计划很完美,执行时却出了点小纰漏:小晴本该和皮罗阁分开的。

            “大哥哥——等等我!”

            皮罗阁对眼看要钻进密林的花豹,射出了一箭。距离太远,没射中。

            花豹一头扎进了密林。

            追上皮罗阁的小晴,喘不过气来。“大哥哥快逃,波冲要杀你!”

            这不是真的。

            遗憾着花豹逃遁的皮罗阁,闻言一惊。他怀疑地转头看去:小晴花容惨淡,眼里满是惊恐和绝望。

            这当然是真的!

            皮罗阁知道自己在越析危若累卵,也知道小晴真心对自己好。

            平日里,他对小晴若即若离。一方面,初长成的小晴美丽、可爱,皮罗阁孤寂的心,需要藉慰的爱情;另一方面,皮罗阁又担心,惹恼了把小晴捧在掌心的波冲,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万万没想到,小晴在关键时刻,为了救自己而背叛波冲。

            “等我!”

            惊慌的皮罗阁,冲着绝望的小晴扔下一句话后,拍马就逃。

            等我。——既是对小晴的感激,也是承诺。

            皮罗阁知道,身后有波冲和大量的侍卫,两侧也有包抄的士兵,别无它路的他,只能一个劲的往大山深处跑。

            “孽障!”

            赶上来的波冲难泄心头的怒火,反手一掌掴在了女儿的脸上。而对担负羁绊女儿的失职卫士,冷酷的波冲只有一句话:砍了!

            女大不中留啊!看着砍去头颅的卫士,波冲不由感叹。但他一点都不担心,皮罗阁已紧握在掌中。十个小晴也救不了他。

            波冲熟悉这个地方:前边是汹涌澎湃的澜沧江,身后尾追和两侧包抄着的,是不下两百人的越析精兵。

            钻入天罗地网的皮罗阁,岂是一个小丫头能救得了的。

            现在,他听到了滔滔的江水声。——收网的时候到了!

            接下来,波冲看到了他希望的一幕:人困马乏的皮罗阁,在走投无路中,勇敢却很无奈地从悬崖下掉进了江里!

            好了,波冲对盛罗皮有个交代了:年轻气盛的皮罗阁在追击被射伤的猎物时,马受惊于一只凶猛的豹子——你们老蒙舍家的图腾物。很遗憾失足掉进了江里,被江水冲走了!

            后来,搜索的卫士找到了江滩上马的躯体,却没有找到皮罗阁的。——他被江水冲走了!

            波冲如释重负般解开腰带,冲江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很畅快地撒了泡热尿。

            不全是畅快。波冲遗憾、甚至是痛恨自己必须这样做。

            三年来,杳无音信的皮罗阁,无不印证着波冲的猜测。波冲渐渐忘记了打猎那天的事。

            死去的皮罗阁,怎么会是威胁呢?

            突然间,在波冲猝不及防的时候,皮罗阁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太和,出现在六诏风雨飘摇、大战即将到来的时候!

            在太和这间不算太大的客栈里,波冲望着身边的皮罗阁,摇了摇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年岁不饶人。经常做噩梦,梦里会出现皮罗阁身影的波冲,难免有时会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贤侄,刚才说到长安。大唐的长安,我听说人多得像地上的蚂蚁一样拥挤在一起。一百多万呐,是不是?”

            此时心里一个劲后悔着的波冲,肠子都快悔青了。

            接到密报时,正在前往漾濞途中的波冲,毫不犹豫的打马直奔太和。

            十万火急,他必须赶在所有人到来之前,处理这个突然降临的灾难。

            是的,皮罗阁就是个灾难。

            三年前波冲让皮罗阁溜了。当机会再一次出现在波冲面前时,他不允许自己再有犹豫。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这一次,他不会再让皮罗阁溜了。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前脚赶到太和镇时,风尘仆仆的盛罗皮也赶到了。

            形势比人强,半点不由人。波冲带的人手,不足盛罗皮的一半。动起手来,波冲一点都讨不了好。

            好在,盛罗皮没有动手的样子。

            三年不见,皮罗阁改变了许多。波冲在担心着盛罗皮翻脸的同时,对面前的皮罗阁也感到陌生。

            波冲心里不由得问,面前的这个人,真是皮罗阁吗?

            乍眼看去,面前的这个人和皮罗阁就是同一个人:一样俊朗、轮廓分明的五官,一样沉稳、淡淡笑容的音容笑貌,连逼人的英气也一模一样。

            但他不是。

            波冲可以肯定这个人不是皮罗阁。如果皮罗阁有孪生兄弟的话,那就好解释了。

            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时出现?为什么自己前脚才刚到,盛罗皮就带着大队人马赶来了?

            ——圈套!

            倒吸凉气的波冲,眼前阵阵发黑:他掉进盛罗皮的圈套里去了!

            虽是炎热的八月,波冲却浑身冷得如堕冰窖。

             

            0

            第7章 际会风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