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九州行>第二话,公冶柱称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话,公冶柱称帝

            小说:九州行 作者:瑾歌 更新时间:2021/1/24 15:49:16

            公冶节进城之后并未直接拜见公冶焉,而是托人转告郑钦让他自己稍作休息,几天之后再去拜见郡守大人。送信的人站在郑钦面前如此说道,郑钦先是一愣,随后摆了摆手让那人退下,随后叹了口气,这时,清霖郡佥都使荆子楚走到门口,荆子楚剑眉星目,他穿着蓝色的晋国武臣官服,先是恭敬地行礼,随后站在外面问道:“郑大人,我可以进来吗?”

            郑钦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公冶节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不愿进郡守府拜见主公。”

            荆子楚深吸一口气,说:“这有什么?在清霖郡,主公就是天,你怕什么?他又不会跑。再说了,他只是一个棋子,到时候主公扶持他称帝,那主公就是复兴帝国的头号功臣,那时候公冶节感谢我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愿意?这世界上,还会有不愿意做皇帝的人吗?”

            “可……我们这么对他,是不是不太公平……我们利用了他皇族的身份,却把他架空。”

            荆子楚笑了笑:“我就说这事情,不该交给你。你终究是忘不了和公冶节的过去。那时候,我就应该赞成赖艺铭做这个郡府督事。”

            “你……主公是主公,他是他,不一样。”郑钦淡淡说着,但声调已经不同。

            荆子楚走到他的身后,用手捏着他的肩膀,帮他按摩,说道:“你啊,就是太敏感了。现在和之前不一样,如今晋国亡了,谁都不愿意率先建国,那怎么办?只能壮大自己的实力,对吗?主公不年轻了,在北方,能与主公抗衡的,如今只有公冶柱和辽地的苏烈。其他地方的诸侯都不是主公的对手,如今你只需要考虑的就是安抚公冶节,毕竟手握这枚棋子,胜率会比别人大很多。”郑钦眼睛空洞地看着前方,心里若有所思。

            士兵告诉宋文,一个月后去颖郡的兵部报道。自从宋文报名的那天起,他每天早上都会晨跑,绕着整个书馆跑上几圈,如今心也不在整经上,整日想着刀枪棍棒,老师傅看得出来,宋文的心已经跑了,如今,也已经是第七天了,这一天吃过早饭,老师傅将宋文叫到书房让他坐下,老师傅没有严肃地责怪他,而是喝了口茶之后忧愁地看着他。

            “老师傅,你……”宋文有些不解。

            “你知道吗?楚文帝在北伐的时候,也就是你这个年龄。”老师傅慢慢地说道:“后来他当兵建功立业,为唐国收复失地,被封侯封王,建立楚帝国逼迫沐迪休禅让的时候,也并不老,但权力会让人变得苍白,所以楚帝国就很快就亡了。楚文帝士芝也被逼的病逝。唐帝国和辽帝国只见夹着一个短寿的楚帝国,但是你知道吗?辽帝国伐楚,死了多少人?”

            宋文摇了摇头。

            “具体数字是忘了,不过在诸国攻入楚国的都城的时候,都城的人十之八九都不在了,你说死了多少人?唐帝国灭亡后的百年,又死了多少人?幸好有晋太祖和晋太宗两位帝王,把控了晋国前期的局面,让晋国空前强盛,这才有了近百年的晋国盛世。我生是晋国人,死是晋国魂,参军这件事我替你去,你不要忘了替我收尸。”

            宋文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但却没有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师傅。

            与此同时,颖郡平阳城内正在动工,在百年前的平阳王城上继续修建皇宫,公冶柱站在城门前,望着已经施工了很多天的皇宫之板式,赞叹道:“这才是皇宫。”他的身边站着钟浩和一些其他的平阳大臣。郡府督事李沧附和着说道:“公子实在是配得上这座宫殿,希望公子有进一步的举动。”这一句话引得公冶柱转头望着他,笑着问:“什么叫做进一步啊。”

            李沧作揖说:“公子坐镇平阳,可自立为平阳王与清霖郡的公冶焉平起平坐,随后抢先一步便可昭告天下,晋国复国了,这岂不是板上钉钉?”话音刚落,钟浩不悦地瞪着眼睛看着李沧,咬着牙。李沧有些吃惊,看了看钟浩随后看了看公冶柱。公冶柱倒是没说什么,李沧的意思他也懂,毕竟李沧说的,也是他要做的。

            回到郡守府,公冶柱将佥都使许君叫来,三人站在他的面前。公冶柱轻声说道:“告诉你们三人一个消息,我不打算做这个平阳王,我打算直接称帝。你们不要紧张,公冶焉不敢对我怎么样,我已经在他的清霖郡招了不少民兵。所以,即便打起来,我也有着胜算。许君,你立刻通知周围几郡郡守和皇室子弟,让他们准备迎接皇帝并且要臣服我;李沧,你立刻去准备登基事宜,不要让我在登基的时候出现差错;钟浩,你只有一个任务,在附近保持好安保,我担心公冶焉会在我登基的时候,动手。”

            “是!”

            一个多月后,清霖郡,锦州

            公冶节在这里生活的不紧不慢,甚至还在驿馆的后院种起菜来,周围的人都知道他是未来的国君,所以谁也不敢招惹他,就连住店的钱,店家都没敢取一分一毫。这一天,公冶节正在拔草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在躲避什么?”

            公冶节缓缓站起来,扶着锄头说道:“原来是郑大人啊,别看我姓公冶,但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百姓,我身上流着皇室的血,这是我改不掉的,既然郡守大人有这个想法,不如择日登基,建立国家,复兴大晋。为什么,要把我当做棋子?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还是说我就不该姓公冶?”

            郑钦感受到了他的不满,但他也有不满,说:“公冶节,你以为这么长时间,我们就好受吗?你知不知道你的地位要比那个平阳的公冶柱还有高?他是个杂七杂八的皇族,就连这种人都敢觊觎皇位,那皇室的尊严何在?你为什么就不能为晋国想一想?如今九州大地上没有一个国家,甚至比当初还有动乱,你为什么要躲避?为什么不能上前一步去阻止去结束这一切?郡守大人没有称帝的想法,他只是想辅佐你成为贤君,他也是功成名就的辅政大臣,这不是两全其美的方法吗?郡守大人自知自己无法突破血统的难关便放弃称帝,你知不知道每一天郡守大人是多么的难过?国家动乱不堪他却无法阻止,你究竟还是不是晋国的子民?”

            “晋国已经亡了!”公冶节怒吼道。

            这一吼,让郑钦愣住了。公冶节愤怒地扔下锄头,撞过郑钦的肩膀,走进了房间,狠狠地摔门。留着郑钦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八月,平阳皇宫竣工,随后公冶柱便迫不及待地让周围臣服他的人前往平阳,就在平阳宫前,他穿起了他做梦都不敢穿的衣服—龙袍。他头戴金珠冕旒,穿着五爪金龙的金色龙袍,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被风带着高高飘起。“孤,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得天之助,复兴大晋,尊前朝晋为前晋,建立后晋,建元宣治,承天意,守民心,朕必将复兴晋土,光大九州之皓月,正天地之民心,维护九州!”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一年被称为宣治元年,八月,公冶柱正式称帝,定都平阳,后晋共四郡,包括:颖郡、京郡、辽西郡与蔡郡。钟浩被任命为丞相,钟浩的弟弟钟敏被任命为颖郡郡守,京郡郡守王执臣、辽西郡守刘繇与蔡郡郡守马聪被正式任命,并归顺后晋。

            几天后,消息传到清霖郡,公冶焉在郡守府大发雷霆,周围的大臣们都不敢多言。公冶焉怒拍红木大案,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公冶柱敢称帝?公冶节毁我计划,断我前途,来人,立刻前往锦州,杀了公冶节。”

            话音刚落,郑钦站了出来,作揖说道:“郡守大人,依我看不必斩了公冶节,他本身便是棋子,有何可怒?”

            话音刚落,赖艺铭站了出来反驳道:“郡守大人,郑钦一派胡言!他分明是与公冶节旧相识,便处处包庇!臣请郡守大人对郑钦严刑拷打,必有内谋!”

            赖艺铭说完,荆子楚走了出来,笑着问道:“我看未必,郑钦所言有理,而且并未说完,你怎么对郡守大人的重臣严刑拷打?这件事还需大人仔细研究。”

            公冶焉给郑钦一个眼色,郑钦接着说:“大人,您可以这样想,九州动乱,没有一个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但公冶柱做了,他迫不及待地称帝,都怪大人眼拙,把猪狗看成了龙凤,大人,不出五年,公冶柱必败!”

            公冶焉听完郑钦的话,笑了笑:“是啊,我怎么回事?竟然把猪狗看成了龙凤!我真是眼拙!公冶柱德不配位,到时候自然会有人伐他,我们只需坐山观虎斗便可。”郑钦点了点头,荆子楚也如此附和,赖艺铭有些尴尬,退了回去。

            【人物介绍】

            荆子楚:清霖郡佥都使,不喜热闹,喜欢安静,是郑钦的好朋友。

            赖艺铭:清霖郡官吏,之前与郑钦争夺郡府督事一职,是郑钦的死对头。

            苏烈:辽东郡郡守,在辽地很有威望。

            李沧:颖郡郡府督事,是个阿谀奉承的人。

            许君:颖郡佥都使,不爱说话。

            钟敏:钟浩的弟弟,被任命为颖郡郡守。

            王执臣:京郡郡守,为人算计。

            刘繇:辽西郡郡守,为人习惯观望。

            马聪:蔡郡郡守,直性子。

            0

            第二话,公冶柱称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