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辛亥年>第 六 章、 第 三 节 辫子兵站岗“春华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六 章、 第 三 节 辫子兵站岗“春华院”

            小说:辛亥年 作者:月白晨风 更新时间:2021/2/8 10:57:20

            第六章、刺杀张勋

            第三节 **兵站岗“春华院”

            1、

            半夜里,唐明亮和雨儿是从徐府后门出来的。

            秦淮河的支流清溪从这里缓缓流过,垂柳拢岸,更兼一弯新月在天上照着。

            唐明亮说,“雨儿,你一开始不认徐绍桢这个爹,可真把我吓着了……”

            雨儿笑了说,“胆子这么小?人家试试你胆子嘛!”

            唐明亮一把抓住了雨儿的手。

            雨儿问,“又不是在逃跑了,还拉我的手?”她的手挣了下,没挣脱,也就不动了,只默默地走着。

            唐明亮轻声说,“我也在试试你的胆子……”

            雨儿说,“我们都缺不胆子。”想想她又说,“可,我们都是提着头造反的人啊……”她还是把手从唐明亮的手里抽了出来,“将来如有……何必留下个永远的痛呢?”

            唐明亮说,“如果……成功了,我们都还活着?”

            雨儿笑了说,“当然最好。”她把话岔开了,“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给张勋送信的事……”

            唐明亮咬牙切齿地举起手,朝下一劈说,“狗东西张勋,你就等着我来把你宰了!”

            雨儿笑了说,“能手刃掉张勋,你就名垂青史了!”

            2、

            又过一天,晚上,唐明亮来到了纸醉金迷的夫子庙大石坝街,这就要去手刃张勋了。

            人还没到,唐明亮远远地只一眼,就目瞪口呆了。

            那边“春华院”大门口,门神样的挺胸突肚,面对面站着两个雄赳赳拖着条大**的兵。唐明亮只是偷瞄了一眼,就人不歇步马不停蹄地随人流走了过去。路过妓院,鸨儿正站在大门口发急,“姑爷,他家大哥哥,他站他的岗好了,进来,进来,哎哟哟,不碍事,不碍事的!……”

            走了过去,无奈这一条街尽是窖子,娼妓们且还是依门拉着客的,唐明亮不堪其扰又甚甘心,便又回头走。又过“春华院”,那老鸨还在门口宣讲着,“包打包开,凡事有我!”她拍拍自已胸口,又指指站岗的**兵,“他当他的差,你办你的事,哎哟哟!是真的,真的不碍事!”说着她伸手拉住一个路过的,“不要不好意思的了,大大方方,来了就来了!”那人就半推半就地被她拉到了门口,那两个当兵的在他身上胡乱一摸,人便就放进去了。

            老鸨的嗓子便又直起来,“看看,就这样,例行公事,完全是例行公事嘛!”

            唐明亮见了步子就有些犹豫,被老鸨正好一把捞个正着,他不由自主就将手伸进了腰里。

            鸨儿问,“手插腰里干什么?跟你说,就算掏出个手枪大炮来,也无所谓的了!”

            大门口过来个兵,伸手就将唐明亮腰里的枪抽了出来,冲唐明亮一笑,又把那枪在手里颠了颠问,“能玩这家伙,不是总督府,就是江宁将军营务处的了。”

            唐明亮对他翘起了大姆指,“一口准!”

            那当兵的说,“枪先收着。放心,走时还给你。”又要唐明亮张开膀子让他搜了搜,就公事已毕,拱手向唐明亮行了个礼说,“您,只管进去,放心大胆地办事好了。”

            枪都被搜了,还办什么事?唐明亮只好硬着头皮由鸨儿引到了二进的大厅里。有几个姑娘围了过来,鸨儿问他,“看看,可有中意的?”

            唐明亮看看,低声问,“这里有个‘邹乐乐’么?”

            鸨儿说,“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指指二楼。

            唐明亮向楼上望去,二楼西侧一个门口,也站着两个雄赳赳的兵。

            鸨儿自我解嘲地说,“逛妓院还带兵站岗,这个张勋,你八百年也没见过吧?”她朝楼上瞄了眼,“那个广东婊子,有什么好的?”

            正说着只听楼上传来一声尖叫,只见那门里有个女子手握一把大剪刀冲了出来,转身背靠在这跑马楼的栏杆边上就喊,“上来?上来我就戳死你!”

            唐明亮听声音耳熟,人却看不清。看清的是从那房里大咧咧走出来的汉子,黑乌乌的大**圈在脖子上,赤膊一身的腱子肉。

            鸨儿一见就冲楼上跺着脚喊,“邹乐乐,你翻天了!这是张大帅啊!”

            楼上的张勋说声,“你少管!”接着扑了过去,劈手夺下了邹乐乐的剪刀扔到了楼下,抱住邹乐乐的大腿又一抡,就将邹乐乐扛到了肩上。在杀了般地叫声中,张勋在楼边上又将邹乐乐一抡,从左肩抡到了右肩,吓得邹乐乐只“嗷”地一声,就再也不敢乱叫了……

            楼下的人乱糟糟地挤在大厅里,一律仰起脖子朝这跑马楼上看热闹。楼上的张勋便把邹乐乐扛在肩上颠了颠,返身跑回了房里。

            张勋扔下的剪刀,被唐明亮趁乱捡起塞到了裤腰里。楼下看热闹的人散去后,鸨儿却寻寻觅觅地来到唐明亮的身边问,“你看见那把剪刀了?”

            唐明亮便就假装低头满地找,“剪刀呢?我看它是明明朝这边飞过来的……”

            鸨儿见状只好叹息一声说,“这就是开婊子院的难处了……”忽地她抬头就大声问,“明明扔下来,又被你们哪个婊子儿的藏了起来?”听听没回音,她就骂,“剪刀,自已戳自已,一刀是绝对戳不死的!死不掉,半死不活地你难受,还要白白浪费我的茶饭啊!……”

            唐明亮在鸨儿的骂声中,在厅里找了个抬头就能看得见楼上那房间的位置坐下来,十分安闲地喝起他的茶来了。

            3、

            楼上,张勋进门就把邹乐乐扔到了床上。

            邹乐乐哭着说,“天天来,天天你都要赎我!”

            张勋说,“赎你不困难,困难的是究竟对我老婆怎么说?”

            邹乐乐说,“还要怎么说?你来了还要怎么说?你,你反正已经杀人不眨眼了!”

            张勋说,“杀老婆?我们是贫贱夫妻,不可,绝对不可!”

            邹乐乐从床上坐了起来,“办外宅呀。呆逼,真不懂?你还是装不懂?”

            张勋摊开手说,“不傻不呆,但我也有我的难啊……受朝廷厚恩,张某国难当头,置外宅,那我的良心呢,岂不让狗吃了?”

            邹乐乐一听,就从床上气得跳下来,拉开门就问两个当兵的,“都国难当头了!你们大帅,他还跑到这里来玩婊子啊?”

            两个兵看着邹乐乐一动不动,人却笑了。

            邹乐乐说,“还笑?”

            一个当兵的说,“你声音再大也没用,只要张太太听不到就中!”

            邹乐乐一听就更来气,立马出来站在楼边上就不管不顾地扯直了嗓门喊起来,“张太太!你听到了吗?可怜可怜,天下人都知道张勋在嫖我,就瞒着你一个了!”

            邹乐乐的声音才了,春华院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女人气势汹汹地领着一群兵冲进来,手叉着腰站在楼下的大厅里,仰着脖子问楼上,“我就是张太太,曹琴!小婊子,是你喊我吗?”

            邹乐乐见了,转身就往房里跑。已站在栏杆边上的张勋,惊得半天也合不拢嘴了。

            曹琴仰着头问,“张勋!天天晚上抄革命党,你就不怕人家在这儿先抄了你?还不快下来!”

            张勋说,“下来就下来!”说着他从楼上下来了,见老婆拉住他要走,就说,“帐还没结呢!”

            曹琴说,“有人结,走,我们快走!”见张勋碍着面子,就将嘴贴在张勋的耳边低低地说,“有刺客!”

            张勋一听就对士兵们说,“太太说有刺客,快走,我们快快走!”

            1

            第 六 章、 第 三 节 辫子兵站岗“春华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