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咏梅*喻雪>第十二章:似曾相识憨小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似曾相识憨小伙

            小说:咏梅*喻雪 作者:亦猫熊 更新时间:2021/2/2 23:47:10

            23

            那功夫,老包领着喻雪正走向一个车棚,去寻他那辆钱江摩托车。他原是骑它来医院的,这会儿难免要骑车载着喻雪回工地去。

            此时喻雪的身体也较之前好多了,老包问她怕坐摩托车兜风吗,她点头回答没问题。于是老包便手把龙头,先抬腿跨上去,又让喻雪攀上后座,紧贴后背,才突突突地启动上路。

            老包仍不无体贴说:“小雪儿,摩托车像快马,蹿起来速度很快,你可要坐稳了。请用双手挽住我的腰,可别把你摔下去。”

            喻雪听后便用一只手轻拽他的腰间,可老包仍要去攥她的手,非要往前拉一点。可喻雪说:“你只管骑车吧,可别为我分神。摩托车我坐过,不会摔下去的。”

            老包又接茬跟她聊起来:“哦,记得你曾讲过,你父亲就曾骑摩托车载过你。可他是‘三驴子’,我是两轮的,这仍有区别。”

            听他有轻蔑自己父亲的口气,喻雪不由说:“‘三驴、’两驴我都不怕,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我坐都坐上来了,难道还能反悔不坐吗?”

            喻雪这回也算下了决心,拿出了勇气,但心里仍然忐忑。这有两种意思,一是坐他的车要勇气,另外跟他去前途未卜,不知等着自己的又是什么遭遇,故而心里不明。但她仍把重心压在老包身上,一切都寄望他了,故此又拿头轻轻靠在他背上。

            老包能感到她的依赖,于是心里也很惬意,他开始猛踩油门,加速疾驶。在这个过程中,他似乎很乐见喻雪那紧张、依偎的样子,时不时还回头偷瞄她的容颜和表情。而恰是这样,致使龙头又把握不稳,车辆颠簸,左拐右歪,吓得喻雪更慌张地搂住他的腰,一刻都不敢放松了……

            本来说,当一个老男人用敞篷摩托车搭载一个青春靓丽、貌美如花的少女,那画面谈不上融洽,可也够惊羡路人眼球的了,有些人未免好奇张望,致使少女反有些羞涩,愈加勾头躲着倚仗他的“庇护”了。但老男人来了精神,他很享受这种春风拂面、杨柳绕缇的感觉,身心简直都有些暖洋洋、飘飘然、忘乎所以了。

            恰在此时,前面临近一个交叉路口,猛现几位交警正在拦车检查。老包有所惊觉,赶紧慢下车速,并迅速思考对策。可喻雪不知故里,正待抬头观望,哪知老包又一脚踩油门,趁人不防,竟狠命地从交警身边冲了过去……

            当时交警正在给别人开罚单,没料到他会公然冲卡,不由措手不及,让他逃了。而那一下子老包仓惶狂奔,左冲右突,简直像演特技,几乎没轧着路人,可也险些把喻雪给摔下去。

            喻雪原捧手里的鲜花和水果,全撒了一地了。可待老包逃出很远,她才惊魂未定,长长舒出一口气来。

            “哎哟,你这是干嘛啊?”喻雪不无怨言。

            可老包反洋洋得意。他说:“你不知道,交警正在缉查,幸亏我逃得快,不然可就出大事了。”

            “出啥大事?难道你是罪犯,竟希怕警察?”

            “啊,这年头谁都怕见警察,摊上他就没好事、”

            ”莫非你也无证驾照,所以怕拦车检查?这种车我可不敢坐。”

            “现在你不坐也得坐,难道还能换交通工具。唉,其实以前我有驾照,可就因为多次违章被罚,被扣分多少回了,才属于无证驾驶。所以不能再被他逮住。”

            “可你逃是逃了,却把我几乎摔下去,尤其是你送我的鲜花和水果全撒了。你觉得还值吗?”

            “哎呀,你不懂,被交警逮住岂止是几簇鲜花和几斤水果能比的。鲜花撒了我还可再给你买嘛,甚至有那被交警罚的钱,我都不知道能给你买多少东西呢。”

            老包说还有些洋洋自得,那知喻雪已一脸冷淡。

            她说:“你再给我买,买再多的东西,我可都不稀罕,也不需要了。以前你送的我本珍惜,却还没留住,以后还谈什么买东西送我,我一概不要了。”

            听喻雪这么说,老包才知道她生了气。

            后面一段路已经驶出城市主干道,将变得凹凸不平。于是老包专心骑车,也不多言语,致使气氛顿时沉闷下来。突然,却又听老包喊:“喂,前面出现坑道,你可坐稳了。”

            说时迟,那时快,喻雪正当郁闷寡欢,情绪低落,也心不在焉,而老包却眼见一个沟坎,又来不及刹车或减速,摩托车直迎上去。不意猛烈地一颠,直唬得喻雪只好奋不顾身、就像逃生似的往下跳了……

            24

            喻雪跳归跳了,不部想她还气乐了,大声呵叱:“喂,包老板,看来这回你不是想救我,而是要害我。瞧我这条命,两次又都差点被你收回去了呢。”

            老包也笑道:“差点就是差点。不差点我可能早遇到了你,不差点可能我们早有缘分。”

            喻雪嗤之以鼻:“哼,包老板尽讲笑话。”

            “好啦,前面就是工地,我们也到目的地了。”

            听闻到了目的地,喻雪的情绪又高涨起来。显然也就十几二十米路远,喻雪也不用再坐回摩托车,而要求步行前往。老包见状,假情假意,索性也下车来,推着摩托陪她同行。

            果然没走多远,便到了工地生活区。在那些高大建筑旁边有几个低矮的工棚,此时正炊烟袅袅。老包将车子停靠一边,领着喻雪便钻进一个人员汇聚的工棚。

            原来这是一个食堂,适逢当餐正午,那些搞建筑的工人都聚在里面吃饭呢。忽然老包和喻雪的到来,使大伙儿十分惊奇。有的一边扒饭一边睁眼去望,嘴巴尚在碗里眼角却瞄到了门边,有的或蹲或坐都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大家都愕呆着――

            倒是老包打破僵局说:“喂,怎么啦?你们是没见过这位姑娘的漂亮?还是连我都不认识?”

            有人忙问:“这位姑娘的确漂亮,那她是——?”

            又有人胡诌瞎猜:“估计是哪来的发廊按摩女呗。”

            原来昨晚工人们加班,有的人并没见到喻雪,更不知道老包后来去了医院,因此还有人以为是他从哪拐带来酒吧女郎、街头妓女甚或良家妇女呢?

            但老包骂道:“瞎说,别动辄侮辱人。我可警告你们,你们跟我开玩笑没关系,可对人家女孩子却要尊重些。她可不是我胡来从哪窑子带来的女孩,而是昨晚从水里救起来,后经送医抢救才脱险的喻雪小姐啊!”

            众人哗然:“哦,原来昨晚救起的便是她呀,她果然漂亮,简直是仙女下凡!”

            老包自豪说:“她漂亮吧!这回可让你们一饱眼福!”

            喻雪见众人夸她漂亮,反不好意思,两腮顿时潮红,但她也很稳重大方,始终面带微笑,且用两个酒窝,朝着每位工友颔首点头、传达友善。

            但她细瞧工人群里,有一个小伙仔生得虎彪俊悍,身强力壮,只是也很机械憨厚,独自蹲在角落里吃饭,只见了自已才起身相迎。

            喻雪莫名多瞧了他一眼,似曾相识,可也记不起哪里见过,大概只是心中向往的形象。然而当他见她,好似铁树开花,一张不苟言笑的脸都绽开了笑容,而且有一种冲动,竟表露出少有的、异样的兴奋和热情,脱口而出:“哎呀,总算见到你安然无恙,脱离了生命危险啊!”

            这个小伙子即是熊华。他刚吞一口饭都没咽下喉咙,故而这句表达含糊其辞并不清晰。但喻雪已然会意,非常感动,说:“怎么你们都在关心我的安全,只是我一个落魄女子,如何能让每位牵挂关心啊!”

            “能不牵挂关心吗?”熊华迫切说,“你不知道昨晚经历了什么,你都昏迷不醒了,那状况多危险啊,我真生怕会有什么不幸发生!”

            提起昨晚的事,喻雪自觉羞愧和难堪。其实她怕提起,可也不得不说:“哎呀,昨晚的事都怪我不好,怪我一时想不开,几乎做傻事。而幸亏最终被大家救了,所以今日我也是来给大家鞠一躬,表示感谢啊!”

            说着她抱拳做了个作揖动作,又朝所有人都转了个圈。可熊华说:“事情都过去了,只要你安全就好,别的都不用提。”

            这时,却又见老包抢步上前,当众宣布说:“喂,大家也别傻瞅,可能你们都被小雪儿的美貌惊艳到了,那么今天我把她带了来,就不打算让她走。现在我宣布,她已经被聘来我公司工作,以后她就在工地,和大家在一起干活,你们说欢迎吗?”

            “欢迎欢迎!”众人齐声同嚷,“以后有她和我们在一起干活,大伙儿干劲都增添一倍呢。”

            可马上又有人调侃:“喂,只怕你见到这么漂亮的一位小姐在身边,只怕连干活都干不动了呢。”

            也有人接腔说:“也真是,以前我们工地都是些完犊子、‘公骡子’,可突然来这么一位天仙般的异性同伴,谁还不多长几个心眼,唯独没有干活的心事了啊!”

            “喂喂,”这时却又听袁大猴耸耸肩膀,摆一副很不屑神态说:“喂,谁说这位喻小姐是来陪伴大伙儿干活的?而依我看,她今后必是老包聘来的贴身女秘书。所谓女秘书,像电影、电视里,多少都是老板的陪伴,进出都得跟随老板,你我就少操一份心吧。亏了还在痴心妄想呢!”

            可也有人反驳说:“便不陪伴……可只要在公司、在工地能瞅着她的漂亮,也是一种享受嘛!”

            “光能瞅着,岂不更加饥渴?正所谓饱了眼福,饿坏了心肝宝贝呵,那更难受!嘿嘿哈。”

            众人开始一阵粗鄙低俗的议论,可把喻雪涨了个面红耳赤。她能听出他们的取笑,可也不便争辩,只好远离他们,又来到熊华身边。

            喻雪不禁低声嗔责:“哎呀,他们都说些什么呀?我想这里还是你比较厚道、正直,而我要交往的人,恰恰是像你这样充满友善之人。喂,请问你贵姓,能认识一下吗?”

            “他还贵姓呢?他只有一个贱名叫熊华。”又有人取笑说。

            可喻雪马上说:“熊华?这个名字好哇,听起来就敞亮、阳光,充满正能量。”

            转而她面朝熊华,竟伸出了手:“熊华,认识你真高兴!”

            熊华不由受宠若惊,赶快也伸出一只手相握。他原本是要用双手的,可无奈一只手还端着饭碗时。只是急得都有点抓耳挠腮,不知所措。而当他最终勇敢地握住她的手,又发现:原来她的手是那样纤柔、顺滑、白净、细腻,而自己的手却布满老茧、粗糙和油污。这顿时,他似乎激动得被饭哽了,或有一口气不顺畅,居然又马上撒手,捂起胸脯咳嗽起来。

            当然他还忙解释:“哎呀,这多不好意思,我有点咳嗽,可能是昨晚着了凉,引起感冒。可也让我在你面前失礼哟。”

            “没啥失礼,”喻雪反笑道,“你想咳便咳呗。”

            “不不不,我还怕感冒病毒传染了你。”熊华还有点想咳又忍的样子。

            可喻雪爽朗一笑说:“哈哈,感冒传染又怕啥呢。以后我都要加入大伙儿的队仼一起工作和生活嘛,到时候难免不互相感染。这才叫休戚与共、同甘共苦嘛。”

            “这话讲得好,同甘共苦,我就喜欢你这种决心和精神。”熊华夸赞道。

            可喻雪又换了脸,竟紧张关心问:“喂,你怎么样,真的感冒了,可要不要紧呢?”

            熊华反而莫名尴尬,忙又挺了挺胸说:“不碍事,仅一点伤风感冒而已。”

            喻雪点了点头:“嗯。我瞧你们时常晚上都在加班加点,风餐露宿、风寒露冷的,稍不留神就要伤风感冒喽!所以往后还请注意安全保重身体啊!”

            熊华听了连连道是。但他同时又想,喻雪怎么光提我风餐露宿打夜班,不提我下水救了她呢?莫非她还不知道?当然不知道不怪,而况自己也没打算让她知道,那这事自己就不提吧。于是他突然又想到了转移话题——

            而熊华接下来会干啥呢?

            0

            第十二章:似曾相识憨小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