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义盖云天>第二十九章 义贯人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义贯人生

            小说:义盖云天 作者:率义 更新时间:2021/1/30 0:03:49

            真正的狭义是充满人情味的,表面上是粗狂豪放,内心是真情实意,所以,狭义是柔软的、温暖的。

            从1959年,国家进入困难时期,曹胜家只有两个孩子,有曹大娘帮衬,还能填饱肚子,但是后来陆陆续续来了八个烈士的孩子,那可是战场上生死兄弟的孩子,能不管吗?而这些孩子又是长身体的时候,这就入不敷出了,曹大娘、曹胜、方莲香都把粮食节省下来给孩子们吃,曹大娘、方莲香怕熟人看见,黄昏时偷偷摸摸去菜场捡拾扫出来的发黄的菜叶子,空余时间去郊外挖野菜,即使这样还是吃不饱,三个大人都骨瘦如柴,但这些都不能告诉守卫边疆的弟兄们,因为他们同样的很难,曹胜也出现了头晕眼花、心虚气短,但看到曹大娘因为营养不良病倒了,方莲香不到四十就停经了,内心非常难受,决定瞒着曹大娘和方莲香铤而走险,利用自己担任某海军后勤处处长的位置,用克扣、侵占、瞒报等各种各样的花招侵占一点国家的利益,来养活烈士的孩子们,解决曹大娘和方莲香的温饱,直到一年后东窗事发,押解曹胜去搜家时,曹大娘和方莲香才恍然大悟,但她俩一句责备的话也没说。

            军事法庭鉴于曹胜**的目的是养活烈士子女,数目不大,从轻处罚,判三缓四,开除军籍,赶回山东老家。

            曹大娘舍不得这些孩子,不久就调回山东老家工作了。

            回家后的曹胜,为了养活这十一个孩子,一直倒腾贩卖东西,什么挣钱贩卖什么,六七十年代还被以投机倒把罪处理过,但这些孩子都是以命相抵的兄弟骨血,个人的屈辱、困难算的了什么?就是这个信念,不但使孩子们吃饱穿暖,**后迅速成为电器富商。

            转眼到了八十年代,山东沂县梨丘村,曹胜的豪宅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进进出出,热闹非凡,原来弟兄们要来给曹大娘过八十大寿,虽然在曹胜家,但操持酒宴的总管是一个三十多点的帅小伙,只见他对别人指手画脚、呼来喝去,忙里忙外。

            这个人是曹大娘的长孙、石牙子的大儿子石晓峰。

            原来当年石牙子为了仕途,追随搞阴谋诡计的人入狱了,妻子本来就是贪图富贵、享乐腐化、爱慕虚荣的人,又一直和石牙子貌合神离,趁机抛夫弃子嫁给了另一个军官,一走了之了。

            受石牙子的连累,大儿子石晓峰被铁路局开除了,妻子吵着离婚,二女儿石晓美被话剧团开除了,被迫离婚,三女儿石晓丽的大学教师也被开除了,加上失恋自杀未遂。

            曹大娘听说后心疼不已,就决定去北京看看三个孩子,曹胜、方莲香心里不悦,但知道老人心地实在太善良,也就没说什么,但曹大娘到北京后,想利用自己根正苗红,求一些老战友帮忙恢复三个孩子工作时,老战友们为她却愤愤不平起来,“石牙子用到你了,你比他亲娘还亲,他飞黄腾达了二十年,困难时期想到这个快饿死的老娘了吗?想到你那群嗷嗷待哺的孩子了吗?”

            曹大娘总是这样回答:“哪有当娘的跟孩子计较的?何况三个孙子孙女没有错吧?你就说你帮不帮大姐吧?”

            曹大娘求哥哥告奶奶总算三个孩子恢复了工作,又在曹大娘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家庭也稳定下来。由于三个孩子怨恨爸爸,曹大娘又好说歹说带着三个孩子去探监,石牙子感动至极,双膝跪地,悔恨交加、痛哭流涕,痛恨自己对待兄弟们不耻行为,真想和他们再做一回兄弟,现在唯一能把孩子托付的人,只有曹大娘,只求来生当牛做马来孝敬曹大娘。

            曹大娘被石牙子说得伤心不已,嘱咐石牙子好好改造,三个孩子等着他,可是不久石牙子就在狱中自杀了。

            曹大娘今天一早就醒了,孙男娣女劝不住,只好陪同到村头等待老弟兄们的到来,一直等到中午,**郭小猴和老四张天平两家来了。

            郭小猴大校军衔转入石家庄地方干部,张天平又经过二次战争的洗礼,现在是少将军衔。

            见到曹大娘,赶紧下车,郭小猴在东,张天平在西,喊了一声娘,俩人双膝跪地就磕了一个响头,媳妇和孩子们也跟随跪了下来。

            曹大娘见到孩子激动地都跳了起来,看看这个孙子,拉拉那个孙女,笑得**恣肆,俩对夫妇第一次见她这样失态,都有点替她担心了。

            下午分别到了的是,东北赶来的李铁大校一家,云南赶来的老八杜青儿大校和杨雷大校一家,日本赶来的小林光一一家,曹胜家顿时像开锅一样,欢声笑语不断。

            晚饭后,孩子们被石晓峰领出去玩了,弟兄们围坐在曹大娘两边,曹大娘突然说到牺牲的几个兄弟就流泪了,几个媳妇轮流转移话题就是不成功,她还要一个个说,在说到周小虎时,曹大娘开始唠叨起来,还边说边流泪,大家心里也非常难受,小林光一示意大家不要劝阻了,由她老人家说个够。

            天色不早,方莲香和众媳妇们好说歹说才把老人哄去睡觉,兄弟们又聊到半夜才各自睡去,但张天平一夜辗转反侧,一直想着周小虎的事不能入眠。

            天一亮,张天平就叫醒警卫员小王,刚出大门,就看到沂县武装部刘部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大声喊道:“首长早晨好!”

            张天平直接就问:“我让你找周小虎的事找的怎么样了?”

            刘部长还是立正姿势说:“报告首长,我查阅了沂蒙山区退伍老兵上万份档案信息登记,沂县没有您所说的这样的人,蒙县烈士陵园倒是有一个叫周笑虎的职工,参加过野兔坪战役,我找到他时,他说他不叫周小虎,也不认识您,但他倒是问了您不少情况。没有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报告完毕!”

            张天平摸了一下头想了想说:“这个人长什么模样?”

            刘部长想了想说:“这人一米六五左右,右腿残疾,蓬头垢面,破旧的脏衣服,破旧的一双军用鞋都露着脚指头,说话时总是歪着头,斜着眼睛看着你……”

            张天平眼睛一亮,命令道:“马上跟我走!”

            张天平看到这个叫周笑虎时,正坐在石级上,把黑咸菜放到地瓜煎饼里,旁边放着掉瓷的军用茶缸,还有一把快要磨秃了扫帚。

            张天平不管是不是,猛地一喊:“小虎!”

            当周小虎转过脸时,呆住了,煎饼咸菜掉在地上。

            尽管周小虎满脸的皱纹、满头的白发、黝黑的皮肤、褴褛的衣衫还被尘土遮盖,但歪头看人的动作依然那么亲切。

            “小虎!”张天平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急着奔了过来。

            周小虎也激动了,但残疾的腿弯曲不过来,站了两次都没有起来,刚想转过身爬起来,张天平两手把他拉了起来拥抱在一起,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周小虎擦了擦满脸的泪珠,露出久违的笑容说:“今天是曹大娘八十大寿,老人家身体安好?”

            张天平也兴奋地说:“你让我们找得好苦啊!老娘可能由于小脑萎缩,加上战争的伤病、劳累、缺乏营养,现在就像一个老小孩,昨天弟兄们都来了,明明她很高兴,但想到你了就流着眼泪絮絮叨叨。”

            周小虎又擦了一下眼泪说:“是我不孝啊!可我就是个废人了,怕连累弟兄们,怕曹大娘知道我这个状况,她老人家会更难受。”

            张天平有些怨恨地说:“她知道你负伤很重,你音信皆无她就不牵挂了?你……”

            “我刚才已经告知了曹**,曹**要过来看看,正在赶来……”刘部长也高兴地说。

            “小刘,你嘴也太快了!”张天平指责道,看着刘部长唯唯诺诺的尴尬的表情说:“现在你赶快带周小虎同志去理发、洗澡、买衣服!”

            张天平着拉小虎说:“走!等会老娘来看你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周小虎转过身挣脱张天平的手,就想回去收拾一下,警卫员小王抢过去把煎饼、咸菜、茶缸都踢飞了,并指着跟过来的蒙县人武部部长骂道:“你他妈的就这样对待革命功臣吗?你过来扫!”

            这个部长还想解释,小王愤怒地骂道:“在你眼皮底下扫了三十年了职工,身份都没有搞清楚,你他妈的这个部长是怎么当的?”

            这个部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拿起扫帚真的去扫地了,周小虎想去阻止,小王不容分说拉着他就走,“周伯伯,我们上车!”

            车上,张天平批评小王说:“今天把你能的,这话该你说的吗?”

            小王回怼道:“那你可说啊?他们这样对待周伯伯还不允许我说?”

            张天平喝道:“闭嘴!开好你的车!”

            周小虎赞叹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四哥带的兵还是嗷嗷叫的,还是那么霸气!”

            等张天平回来时,沂县、蒙县的县委**、县长等众官员都已经在烈士陵园等候了,又要致欢迎词,又要检讨工作,又邀请去招待所,张天平早已经不耐烦了,挥挥手说:“我们家庭聚会,你们跟着掺和什么?你们这样兴师动众的,老娘来又要生气了,该忙什么去忙什么吧!”

            电话的喜讯传到家里,家里一哄而走,谁都不想在家里,连孩子们都想看看这个传奇周叔叔,等曹大娘走下面包车门,看着这个给自己磕头的瘦老头很困惑,但辨认出这个黝黑瘦弱的人就是周小虎时,曹大娘哇的一声,抱住他的头大哭起来。

            “你这个孩子,这么多年你去哪去了?你怎么就那么心狠呢?你就不想为娘吗?你一直是我的心病,想起你就心里隐隐作痛啊,为娘认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曹大娘边哭边埋怨,泪水打湿了周小虎的头发,周小虎一言不发却泪流满面,哭得几个媳妇也唏嘘不已,规劝曹大娘不要哭了。

            孙彩凤抹去脸上的泪痕说:“娘,今天是你大寿之日,又是找到了周兄弟,应该高兴才对,别哭了!”

            曹大娘这才放开周小虎,方莲香替曹大娘擦去眼泪后,才看到曹大娘露出笑容,周小虎才一一和弟兄们、侄子、侄女们相认。

            当要去周小虎家时,周小虎百般推脱,说要立即回沂县给曹大娘过生日,可终究拗不过曹大娘和众人。

            当来到周小虎家时,二间泥土和石块垒成的低矮草屋,家里只有一个吃饭的小木桌,和两个吃饭的木墩,一个傻女儿因为没有衣服,只能躺在破棉被絮里对着大家傻笑。

            也许是看到有车和人聚集在自己家门口,周小虎的妻子李白云匆匆从田地里回来,一身泥土,衣不遮体,来到后躲也不是,站也不是,羞愧难当,当几个媳妇给娘俩换上新衣服时,竟然感动得热泪盈眶。

            看到屋,屋不遮雨,看到衣,衣不遮体,看到人,面黄肌瘦,曹大娘心如刀绞,心痛不已,包括自己,把所有的人怨了个遍。

            原来,那一炮弹把周笑虎直接从人间炸飞到地狱,是军医拼命从阎王爷手里抢救出来的,但是大肠短了五公分,没有了生育能力,右腿残疾,关键是周小虎发现胡子没有了,声音变细了后,感觉自己不是男人了,不配和这帮纯爷们为伍,再也不能为国家做贡献了,成为了别人的累赘,彻底掉进了自卑的深渊,于是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为了父母周年祭祀,就偷偷离开医院,一路的长途奔波旧伤复发了,高烧后昏倒在地,是路过的李白云砸锅卖铁、倾其所有救了他。

            李白云的丈夫是一个抗战老兵,多少年音信皆无,据说已经牺牲了,女儿有多年羊癫疯,周笑虎出院后就和李白云建立了家庭,登记员登记时错把周小虎写成了周笑虎,除了逢年过节偷偷去祭祀父母,平常就没有回过家。

            曹大娘嘱咐跟过来的民政部部长和武装部部长,去上级部门把周小虎的一等功的军功章和证书拿来,落实好周小虎的退伍待遇。

            曹胜一脚踹倒了破房子,出资要求地方政府给周小虎盖三间大瓦房,家具设施齐全。

            带着周小虎三口回到家后已近傍晚,大家就想进行祝寿仪式,曹大娘却要求先进行结拜仪式,小林光一就带领弟兄们点香滴血,按照习俗就要先跪拜天地,曹大娘连忙制止道:“旧社会老天睁眼吗?是无数**的生命、鲜血才换了天地、换了你们的心,才有了老百姓和你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张天平感叹道:“是啊!**义盖云天,所以我们弟兄们这么多年甘愿赴汤蹈火、勇往直前赴生死!”

            随后小林光一说:“老娘教诲的是,弟兄们不信鬼神,不拜天地,跪拜**!”

            随后对着墙上的领袖画像磕下了第一个头;第二个头跪拜了曹大娘;死者为大,第三个头跪拜牺牲的弟兄们;确立李铁为老十四,周小虎为老十五,然后给十三哥小林光一戴上帽子,给曹胜穿上一双鞋,第四个头跪拜发誓,喝了血酒,摔了酒碗,仪式才结束。

            随后进行祝寿仪式,小林光一作为长子在布置好的寿堂前敬香,点燃红蜡烛后,燃放烟火、鞭炮,众媳妇扶着寿星坐在寿堂的八仙椅子上,给戴生日桂冠。

            ??首先是儿辈行三个磕头大礼。小林光一最前面,第二排东面是郭小猴,西面是李铁,中间是张天平,第三排依次是杜青儿、周小虎、曹胜。

            小林光一对着曹大娘跪下领诵道:“母亲恩情似海深,今生今世不忘怀。”“祝愿母亲身体健,乐乐呵呵度晚年。”“祝愿母亲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每说完一句下面的弟兄们跟一句,再磕一个头。

            随后是众媳妇行三个磕头大礼。领头领颂的是美智子,跟颂的的是丁晓霞、孙彩凤、张丫丫、杨雷、李白云、方莲香,颂词和儿子一样的。

            最后是孙辈行三个磕头大礼,领头领颂的是石晓峰,跟颂的就多了,加上一些烈士的后代男男女女三十多人。

            石晓峰领颂道:“祝愿寿星与天齐。”“尊老敬孝要牢记。”“工作学习争第一。”跟颂的声音太大,乐得曹大娘脸上笑开了花。

            第二天拍了一张全家福,最后一排是七弟兄,倒数第二排站着七姐妹,孙辈足足坐了前三排,曹大娘坐在第三排的中间,美中不足的是曹大娘的嘴巴笑歪了……。

            几天来,兄弟姐妹们在一起说不尽的知心话,道不尽的家常事,但欢乐中总缠绕着一丝忧虑,因为曹大娘战争年代的劳累和创伤,随着年龄的增大,后遗症渐渐显露出来,弟兄们都感觉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危机感,随后几天,兄弟姐妹们、孙辈们唇枪舌战、斗智斗勇,展开了一场争夺曹大娘的“战争”,曹大娘到底花落谁家?曹大娘如何处理甜蜜的烦恼?(完!)

            0

            第二十九章 义贯人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