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唐朝第一名将李靖>第二十七章 东征洛阳出奇谋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东征洛阳出奇谋十

            小说:唐朝第一名将李靖 作者:李秋虎 更新时间:2021/2/7 10:26:37

            是的,这一战拼的不是人力,武力,而是智力。唐军要是能在武力上一统中原,早就无需在这里搞这些无聊的游戏了。

            李靖此次挑人,武功高强者,只限能一招制敌者,其他皆是三教九流之士,各人皆有所长。

            魏郡,中国古代西汉至唐初的一个郡级行政区划。最大范围包括河南省北部安阳市以北,河北省南部邯郸市以南及山东冠县,莘县等地,治所在河南省安阳市。东晋、隋、唐时的魏郡与汉晋的魏郡已有较大不同,郡治所位于河南省安阳市安阳县旧城。

            魏郡,距离东都洛阳三百多公里。

            魏郡一过,就是汲郡了。

            汲郡,隋朝初年废。隋炀帝大业三年(607年),改名卫州为汲郡, 辖境相当今河南省卫辉、新乡、辉县、获嘉、修武等市县地。

            汲郡离东都洛阳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二百多公里。

            汲郡一过,就到了河内郡,也就是洛阳附近。

            李靖挑选好三十个勇士之后,经河内郡就到达了自己熟悉的地方--汲郡。

            故地重游,总是给人无限的遐想和思念,还有丝丝入怀一般的温馨和温暖。故地有时有如故乡,是一个人的心灵港湾,能给人以慰藉,安抚一颗颗受伤的心灵。

            李靖还很清晰的记得,自己是在隋炀帝大业元年(605年)正式出任汲县县令的,在这里,他足足和这里的百姓生活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直到隋大业(公元608年,隋代任职考核法令规定主要的地方官员任期为三年,后来为四年,属员的任期为四年)四年调任为安阳县县令。

            隋炀帝一上台,李靖一家就翻身得到了新的机会,估计这也是李靖对杨广感恩有感情而发现李渊造反举报的重要原因吧。在隋炀帝上台后,李靖的弟弟李敳李客师出任并州道行军**府骑曹参军事,后又授河南郡兴泰县令,封舅舅韩僧寿为新蔡郡公,拜舅舅韩洪为陇西郡太守,。

            这里的百姓朴实厚重,没有官场上的尔虞我诈。这个时候的汲县,老百姓虽不富裕,但能够丰衣足食,官府和百姓的关系也还算融洽。中国的百姓历来都是些好好先生,只要有口饭吃,就没人造反。这么容易满足的中国百姓,却经常被逼上绝路死路而不得不造反,这是中华民族的幸与不幸?或许也正是这种低要求,造就了中华文明的延续性?

            小小县令,官虽不大,但却是李靖人生中最为开心得意的几年,有红颜红拂相伴,处事有条不紊,无大风大浪之忧,平凡而幸福!

            只是今日的故地,已物是人非。爱人不在,百姓不饱,处处一片萧瑟,盗匪横行,饿殍四野。

            李靖的故地之游,是心酸滴血的一游。现在的情形,是民不想反,却是不反即死的地步。

            李靖以一个商人的身份找了一处人流川息的旅馆小住下来,他要在这里找出一个突破口。因为这里是房彦藻返回李密军营的命门,必经之处。

            对于房彦藻这个人,他已经有些了解了。

            房彦藻,齐郡人。隋末曾任宋城县尉。和李密一样,天生的反骨命。恃才自负,自认为怀才不遇,于是参与杨玄感造反事件。

            杨玄感造反失败后,房彦藻和李密一样改变姓名逃亡在外,浪迹天涯。

            有缘的人迟早是会再聚首的。历经千辛万苦后,房彦藻再次与杨玄感的军师李密相遇,一起投奔瓦岗寨创始人翟让。

            翟让其实应该还是有些胸怀的,觉得李密能力胜过自己,于是禅位给李密,李密便封难兄难弟房彦藻为**府左长史,并让其奉命率军往东攻城略地。

            房彦藻当然也是本事不错的,一路攻取了安陆、汝南、淮安、济阳等地。

            相识容易相处难,随着时间变化,翟让与李密的也矛盾日渐激化。

            翟让这个人是个粗人,虽然豁达大度,可惜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贪财爱赌。小赌可怡情,嗜赌真致命。

            以翟让的智商和自控力,估计永远都不会明白赌场即坟场的道理。

            而房彦藻因曾被翟让索要钱财并加以威胁,因而趁机与郑颋向李密进言,密谋发起瓦岗之变,要致翟让于死地。

            瓦岗之变,是一场著名的鸿门宴,房彦藻作为李密心腹,积极谋划其中,最终设计杀死了翟让兄弟、翟摩侯、翟让部将王儒信。

            由此看来,房彦藻这个人能耐还是挺不错的,不仅会领兵打仗,而且富有谋略。

            只可惜,这样明目张胆的谋杀实在是于天理伦理之不容,表面上看起来是消除了内部隐患,实则从此给自己挖下了一个坟坑。未成功前就敢如此谋杀自己的兄弟,于情于理所谓的兄弟都不再是兄弟,一有机会,大家都会各自反水各奔东西的,后面的单雄信很快归降王世充,就是实实在在的报应。

            而李靖也正是利用了这种瓦岗军这种外部强似金刚,而内部弱如烂棉的关系,取得了截杀房彦藻最为有用的突破口。

            李靖挑选的这三十个人中,有一半皆是头脑灵活而忠于唐军的侦探精英。

            李靖挑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没过几日,李靖的副手侯君集就送来了一个最有用的消息:汲郡林虑山的贼帅王德仁表面上虽服从瓦岗军的领导,实则早已对李密一伙不服不满。

            得到这个消息,李靖兴奋得比见了初恋情人还得意。

            李靖亲自为侯君集倒了一杯上等的竹叶青,竖起大拇指赞得:“好个君集,果然不负秦公所荐,此次事成,李靖定为你讨个首功。”

            这话说得侯君集一愣一愣的,“靖公言重了吧!属下只是打听了个消息而已。”

            李靖正色道:“绝不言重,以君集之智,想必也已打听到了王德仁的去向。”

            侯君集嘿嘿一笑道:“那是自然。这厮平时都在林虑山的,只是听说这厮是个大孝子,过些日子就是其父母的忌日,他每年都会下山来祭奠父母的。”

            0

            第二十七章 东征洛阳出奇谋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