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城谋之宇文恺>第四章 亥卯两姓结连理,丁酉长安显身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亥卯两姓结连理,丁酉长安显身手

            小说:城谋之宇文恺 作者:雅颂 更新时间:2021/2/4 19:17:24

            “公子,公子,慧儿姑娘回来了,正在夫人房中叙话,您要不要......”枫儿急匆匆地跑进宇文恺房中。

            这慧儿姑娘名叫元慧,其姐为宇文恺的二兄宇文忻之妻,此元氏为前朝宗室,宇文氏篡魏并未对妇人赶尽杀绝,况此前宇文氏多与元氏联姻,故元慧幼时多与宇文氏家人友好,尤其是对这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宇文恺极其偏爱,不过后来宇文氏渐渐立稳脚跟,就将元氏宗亲迁往他城,元慧此番回到长安,乃是因刘氏年岁渐大,身边无女陪伴,宇文恺也日渐长大,故刘氏将已守孝三年的元慧接来长安相伴。元氏虽幼时离开长安,但数年来时不时与宇文恺有书信往来。

            宇文恺听到这个消息,眼前一亮,仿佛想起了旧日与元慧的欢声笑语:“妹妹回来定要逗留几日,姐姐你只管打点好一切,我稍后便与妹妹相见。”

            “是,公子。”

            枫儿走出房后,宇文恺并未急于跑向母亲房中,而是来到了后院的参天大树下。望着这棵树,宇文恺思绪繁多。这棵树是数年前他与慧儿妹妹一同种下,不仅是定情之树,更是定志之树。

            “恺哥哥,恺哥哥,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宇文恺正沉思着,浑然不觉元慧已站在 自己的身后。

            “哦,是慧儿妹妹啊,妹妹回来了,先受为兄一礼!”说罢向元慧作了个揖。

            元慧同样回礼:“恺哥哥不必如此虚礼,刚才去到恺哥哥房前,枫儿姐姐说你不在,我便猜是在此处,怎么,恺哥哥是否想起了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呀,哈哈哈哈哈哈!”

            要说这元慧不愧为前朝宗亲,那机灵和聪明劲儿一点不输同龄男子。这宇文恺也是读书读傻了,面对元慧的疑问竟脸红起来,一时间不知所措,不过他迅速让自己平静下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心中所想,慧儿妹妹难道不知吗?”

            元慧愣住了,这个十四岁的少女脸上第一次泛起了红晕。在近一年的书信中,宇文恺时常将他们二人比作戏文中的才子佳人,元慧虽知晓这是玩笑之语,但不由得内心纷乱。今日宇文恺这么一问,她脸上露出欣喜之色,但努力克制着自己。

            宇文恺见元慧半天不做声,索性拉起了元慧的双手:“我宇文恺一愿国中城有所规、民有所居,二愿平生居有所伴、心有所依。而所依者,惟你一人!慧儿妹妹,可愿与我共度余生?”

            见宇文恺和盘托出,元慧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此事但凭姐姐和婆婆做主,他们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史书中对宇文恺的夫人只字未提,但就宇文恺今生功业来看,其夫人定是一位贤德之人。本书中所杜撰的元慧,是鉴于史书中所提及北魏元氏女大多皆贤,因此编排宇文恺与元氏女结合。

            其实,宇文恺与元慧的亲事早在两人出生前便已定下,只是由于改朝换代加上长期不在一处生活,难免有些生分,好在宇文恺的母亲刘氏并未因元慧是前朝之女而疏离,反而亲自为她操持与宇文恺的婚事,这也让元慧十分感激,私下里也将刘氏看做亲娘。

            宇文恺的婚事如期举行,与宾客宴饮过后,宇文恺进了洞房之中。行过一系列的礼节之后,已到了第二日。此时屋外的鸡刚叫过。二人躺在喜床上,多年来早起的习惯使得宇文恺早就从睡梦中苏醒,他望着天花板,此时他的脑子里萌生了一个想法。

            宇文恺虽不忍打扰元慧,但还是轻轻唤了一声:“慧儿,你可醒了?”

            元慧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探出了一个小脑袋:“夫君,奴家醒了,夫君可是要起来练功?”

            平日里,宇文恺总是天不亮就先在院里练功,只不过昨日大婚,他体贴元慧,所以并未先离开,而是破天荒地等到鸡叫后才轻轻将元慧唤醒。

            “今日不练功,夫君我如今有一请,不知夫人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一听这话,元慧先是一惊,不过立马镇定下来,还顺手整理了衣服:“夫君请说,只要奴家能帮忙,定义不容辞!”

            宇文恺看到元慧这模样,觉得十分可爱,便轻轻地将元慧搂在怀中:“慧儿,夫君想为官,但不想凭借父亲的名声而落人口实,不知这个忙你能不能帮为夫呢?”

            元慧想了想,说:“奴家知夫君有营城之志,与其他兄弟们都不一样,且文武双全,想要做官并不是难事,不知夫君想让奴家如何帮?”

            宇文恺在元慧耳边耳语了一番,元慧欣然同意。

            说罢,元慧为宇文恺换上了常服,宇文恺也将元慧牵到了梳妆台前,元慧想要唤门外的丫鬟,但被宇文恺一把抱住坐在了凳子上,宇文恺温柔地说:“慧儿,除了刚才那件事外,为夫还有两请。”

            元慧睁着一双疑惑的大眼睛,宇文恺笑道:“这一呢,是请夫人以后在我面前不称奴家,只称慧儿,这二嘛......”宇文恺边说边拿起了桌上的眉笔,“为夫自请今后日日为夫人画眉,以全两姓佳话。”

            二人对望着,眼里有说不清的柔情。

            宇文恺率先打破沉默:“慧儿,你看这是什么?”说罢从梳妆镜后拿出两个小玩意儿来。

            “哇,夫君,好漂亮的豕和卯,这是夫君亲自做的吗?”

            宇文恺将自己亲手制作的木豕与木卯交给元慧,得意的说:“慧儿忘了,为父可是自小研习墨家之术,这区区木艺,若是换了旁人,自然不足为道,但送给夫人的,定是独一无二!”说罢攥着元慧的手将木豕和木卯的机关打开,这两个小玩意儿竟然伸出了四肢,动了起来,元慧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大约卯时过半,宇文恺夫妻二人来到了正厅内给刘氏请安。

            请过安后,宇文恺夫妻二人来到母亲的房中,宇文恺向来对自己的母亲毫无保留,便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刘氏。刘氏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到:“恺儿,如今你也十八岁了,虽未加冠,但已为人夫,将来还要为人父,所以娘支持你的决定,只是你两位哥哥如今在朝中担任要职,你且先勿要透露自己的身份,以免招来麻烦。”刘氏用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继续说道,“你从小就与兄长们不一样,为这事你二哥没少骂你,你二哥和大哥都是粗人,但爹娘不是,爹娘真心盼你能出人头地,而不是整日喊打喊杀!”

            宇文恺朝刘氏走近了一步:“请娘放心,如今陛下有统一之志,杀伐的日子不会太久了,儿定能凭真才实学助其一臂之力!”

            那天过后,宇文恺很少出现在下人面前,每日早出晚归,也不与元慧刘氏一同用膳,除了元慧和刘氏外,府中无人知道他每日里在做些什么。一月过后,宇文恺才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可此时的宇文恺已是蓬头垢面,衣衫不整,面黄肌瘦,活脱一个要饭的乞丐,要不是腰间带着家族的玉佩以及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不明物体,就真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元慧看大自己的夫君此等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夫君,这便是你说的‘秘密大业’?如何把我夫君折磨成了这副样子!”

            宇文恺小心地将这“不明物体”放下,急忙要元慧给自己更衣。元慧笑着说:“夫君你魔怔了,如今你浑身恶臭,就算是换了新衣,陛下又如何能近你身呢?”

            宇文恺这才回过神来:“对,夫人说的是,那赶紧让下人们烧水吧!”

            “夫君别急,慧儿早有预感夫君今日出关,所以早就让下人预备好了,夫君前去享用便是,这物件慧儿帮夫君看着,不会有差池的。”

            “好好好,我这就去!”

            原来,在这一月里,宇文恺都在自己书房内的密室制作模具,这密室在宇文护生前除宇文恺直系亲属知道外,就连府中下人都不知,如今宇文护被诛,密室也可重见天日。宇文恺制作的模具与其他模具不同,他将整个长安城囊括其中,大到天子行辕,小到百工作坊,都制作得淋漓尽致,俨然一个墨派传人!

            而元慧口中的陛下之事,乃是宇文恺托元慧之事。宇文氏代魏并非暴力革命,因此收留不少前朝之人,元慧的叔父便是宇文邕跟前的亲信宦官元喜,此人常听元慧说起宇文恺有营城之才,因此屡屡向宇文邕提起。一月前,元慧应宇文恺之请求元喜向宇文邕转呈宇文恺营城之请,但宇文恺甚至自己年少且无经验,故先与宇文邕约一月筑长安模具之期,而今一月已过,宇文恺已然复命。

            0

            第四章 亥卯两姓结连理,丁酉长安显身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