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之沧海流波> 第3章 不如怜取眼前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章 不如怜取眼前人

            小说:千秋帝业之沧海流波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21/1/19 15:45:56

            正明皇帝驾临中元殿的时候,一众宫女、太监正陪着六皇子弘代堆雪人玩。

            听到“皇帝驾到”这四个字,众人都忙揩了雪,丢了活,齐刷刷地排成一片,跪地叩首迎接圣驾。只有弘代僵立在雪人旁不知所措的愣着,就和他身旁刚堆就的雪人一样。

            隆德正明皇帝看到弘代这副样子,纵然心中有一件乐事,也不免生出一股不悦之感。隐隐觉这孩子和他死去的娘一样,都是不可雕琢的朽木。

            他想到这里,不免为皇后发出一声叹息:“你何必,在这孩子身上花费这般大的心血呢?”

            但又转念一想,不管怎样,弘代终究是自己的骨血。即使他那毫无福分的娘心不甘,情不愿的死去,可皇后却是心甘情愿地花费心血在这个孩子身上,把他抚养**,教养成才也算是替自己分忧了。

            “臣妾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一句清脆分明的音声,立即驱散了隆德正明皇帝的不悦之感,使他笑着说了一声免礼,淡淡地问道:

            “娘娘,今年你怎么舍得让他玩儿雪了呢?还弄那么大阵仗,你宫中半数以上的宫女、内侍都在这吧!”

            诗晶先谢了皇帝免礼之恩,紧接着就向僵立在雪人旁一动不动的弘代走去。“代儿,”她和蔼地笑着,用自己温暖的手掌握住弘代冰凉的小手,牵引着他说:

            “跟娘亲去见你的父皇好不好?代儿,你看父皇正在那里等我们呢?”

            “我怕……怕……”,弘代并没有因为自己她亲的招引而大大方方地上前去,他更加怯懦了,“娘亲,怕……”

            “代儿,你要记住你是勇敢的男子汉!”诗晶抱起弘代指着刚才那一众宫女、太监,温声细语地对怀中的弘代说:

            “代儿,你告诉娘亲,是不是看到他们,才怕的?娘亲告诉你,这里的所有人都害怕你的父皇,可是代儿不用怕,因为父皇是你的爹爹,是你最亲最近的人,知道了么?”

            “那娘亲呢?娘亲才是我,最亲最亲的人,最近最近的人!”

            “代儿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听着这稚嫩的童声,一股幸福的感觉在诗晶的内心涌动。“如果娘亲,让代儿亲近父皇,代儿愿意听娘亲的话吗?”

            “愿意!”

            “代儿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年轻这就抱你去给父皇请安好不好?”

            “好!”

            诗晶和弘代的对话,隆德正明皇帝都听在耳里,他笑着走过去,接过诗晶怀里那个身形幼小,神情怯弱的小孩,温声道:

            “代儿年纪虽小,也是一个可教的孺子,是不是啊,代儿?”隆德正明皇帝对弘代和蔼地笑着,弘代那张小脸除了被冻得红扑扑的,再看不到什么其他的颜色。

            作为皇帝的父亲,自然不会跟一个自己不疼爱的小孩计较,他紧接着又对诗晶道:“代儿,也不枉费你的一番心血啦!”

            “陛下,你别看代儿年小体弱,他对父皇母后的孝心,一点儿也不比他这几个哥哥少呢!”

            “代儿知道孝顺就好!”说着隆德正明皇帝把弘代交给侍候的宫女,便搀起了诗晶的手,转言道:

            “是啊,无论是儿是女,只有襁褓里的婴儿跟父母是最亲最近的,一有些年岁,就再难以亲近了,朕儿子不多,能留在身边孝顺的竟没有一个……唉,还不如娘娘呢……”

            诗晶淡淡一笑,缓缓说道:“虽说除了代儿,孩子们都大了,但是陛下如果想跟他们亲近,也是……”

            “娘娘!”诗晶言犹未尽,隆德正明皇帝就突然猛的一声打断道:“如果你还是想方设法地为弘业求情,就不要再说了!”

            “陛下!”诗晶心中一惊,只是笑着给皇帝解下锦帽貂裘,扶他进殿。“陛下说的没错,臣妾是想替业儿求情,可臣妾也知道,陛下不会答应,所以臣妾不会再去说,再去求!”

            自从弘业与辽国签订了在皇帝看来丧权辱国的割地赔款条约之后,就越来越不受皇帝待见。若不是南征伐越不战而攻克金陵,一举消灭越国的大喜,使皇帝将与辽国的屈辱和谈抛诸脑后,弘业不要说保不住汝阳郡王的爵位,恐怕连性命也……

            “如此最好,姐姐,你知道,朕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来中元殿!”

            “那陛下今天为什么又来了呢?”诗晶被皇帝挽着的手猛地一凉,连上心头。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对这一句反问,皇帝倒也不恼,仍然是平声静气地说着,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直到二人相携入内,都坐下了,他才笑着说:

            “只许你为你儿子的事,天天烦朕,就不许朕为了自己的事,来劳烦一下你?”

            “陛下是一国之君,九五至尊,有什么事能够劳烦到臣妾呢?”

            “我这儿倒有一件事儿,要对姐姐说,不知姐姐愿意不愿意成全?”

            诗晶微微一怔,心头一紧,却依旧淡淡地笑道:“陛下已经不是昔日不知轻重的少年,臣妾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不分尊卑的少女。陛下有什么事不能自己去办,或者与大臣们商量着办,那要臣妾成全?”

            隆德正明皇帝笑道:“还说你自己不是当初那个少女,你这话和这语气可是和当初一模一样?”

            “臣妾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美貌,自然不敢用当初的语气来和您说昔日一模一样的话!”诗晶不以为然地一字一句地说道:

            “当年,皇祖母犹在,父亲犹在,而今,诸子虽然已经渐渐长大,有的业已**,可是他们直到现在还要母亲庇护,又有哪个能保护母亲?臣妾能依靠的,不只有陛下您一人么?”

            “姐姐呀,”隆德正明皇帝听了这番话,不知为何心底里不由自主的就生出些愧疚,却道:“咱们是与生俱来的姐弟,天公美成的夫妻,几十年的老伴侣了,如今你说这话,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嘛!”

            “看来陛下是真有要事,”诗晶突然钝了原来的话锋,笑道:“既然要臣妾成全,凡是臣妾力所能及,当全力以赴成君之美!”

            “这孩子都走了,下人们也都不在,不怕姐姐笑,我这样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哪里还有什么美事儿,需要姐姐你这个美人儿成全?”

            “雄视天下的一国之君,说出这样的话来,要是传扬出去,恐怕不是一笑能够了之吧?”

            “如何可笑了?我年过半百,黑发渐成白丝,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

            “臣妾是说……”

            “那就更笑不得!”诗晶掩住刚想露笑的檀口,将要说话,却被隆德正明皇地抢先一步:

            “这世上的人,都知道——岁月无情!可是这无情的岁月却独独钟情于一个人,那就是你!即使把窗外的皑皑白雪全都用来沾染你的发丝,也不足以在你身上留下一丝丝岁月的痕迹。若是全都融化在你的肌肤里也只不过……”

            隆德正明皇帝说着,诗晶的面庞上不知不觉地就染了一层薄薄的红,这层红浸过他所看到的白,更加的可爱了。之后再带上那一丝浅浅的微笑,隆德正明皇帝越发觉得今日的皇后和当初自己在定王府青墨居见到的那个姐姐,一样令自己心动。只续了一句道:

            “让美丽的姐姐你,更加姗然可爱而已!”

            然而,即便如此,隆德正明皇帝仍然没有忘记,不久前在自己脑海中闪现过的那一袭丽影。

            梅花虽艳,却不能亵玩;荷花虽丽,却只能远观。

            无论是音容形貌,张氏比之自己的皇后都有所不及,但是张氏所具有的魅力是容华绝美的皇后永远不可能具备的。

            因此,他还是下定了决心!

            “姐姐,我要一个妃子,你不会不同意吧?”

            隆德正明皇帝这句话一出口,他就十分恼恨自己——

            为什么要在此情此景之下对深深疼着自己的姐姐,深深爱着自己的妻子,问出这样一句话?

            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那是再也收不回来了。即使是收了回来,话还是原来的话,水却已经不是原来的水了。

            正沉浸在隆德正明皇地甜言蜜语里欣悦满怀的诗晶,听了这句话,却十分清醒知道,自己要想永远沉浸在这样的甜言蜜语里,就必须成全皇帝。可一旦成全皇帝,让他达到目的,自己再也无法沉浸在这短暂的甜蜜里。

            这是一个女人的宿命,更是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的宿命!

            这个宿命从自己降生成为一个女性,从决定嫁给自己的弟弟,薛国的当朝皇帝之后就永远无法,也不可能逃避。

            诗晶抑制着自己的思想,看着皇帝,轻轻一声反问道:“陛下可是要那个妃子?”

            隆德正明皇地轻声一答:“张氏!”

            “嗯……”这一个字诗晶也不知道自己是说出口还是没有说出口,但是隆德正明皇帝却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我已经遵照了姐姐的建议将越国俘获而来的万名宫女和数百名妃子,全都遣返原籍任其自由婚配,如今朕只要一个张氏!”

            “陛下若是觉得可以,只需一道旨意……”

            “朕……”隆德正明皇帝听了这句话,心里很不好受,他想说些什么,或是安慰自己,或是安慰自己的姐姐,可是此时此刻,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陛下不必顾虑臣妾!”诗晶淡然一句,顿了一顿,提醒道:“陛下应该考虑赵肃元的感受!”

            “一个亡国之君,一个阶下之囚,朕留他一条命就不错了,何况还赐予他良田美宅。”

            “陛下若欲取张氏,还是不要留赵肃元的命了吧!”诗晶一句,谦然告退。

            隆德正明皇帝心头一震:“为何?”

            诗晶本不想多说,但是她又怕自己不说,自己这位年过半百雄视天下的夫君真的像魏惠王不信公叔痤之言放走商鞅那样,将原先的越国皇帝,现在的越王赵肃元置之不理。

            于是,她还是极为简单警醒地说了八个字:

            “亡国之仇,夺妻之恨!”

            这八个字一听到耳里,隆德正明皇帝心中恍然,望着诗晶的背影,却不如一惭:

            “难道自己统驭天下数十年,真的就不如一个身居后宫的妇人?”隆德正明皇帝想着,大声说出一句:“如此深仇大恨,朕要安生,赵肃元是绝对留不得了呀!”

            隆德正明皇帝见诗晶并没有停住脚步,又说道:

            “姐姐,冬日总不如春天那样绵长。刚来的时候,日头的光芒刚刚还照耀着亮堂堂的片片积雪,眨眼间却只能就在高高低垂的冰檐上微微闪闪的明着。眼见天色已晚……”

            “陛下稍侍,臣妾这就去准备晚膳!”

            “好!”

            隆德正明皇帝就在诗晶这里用了晚膳。

            过后,他一心只想着听见王玄来报,可是几番话尽,也听不到一点儿动静,见不得一丝儿人影,这个时候皇帝就有些心不在焉:

            “这个奴才,连这点小事儿都磨磨蹭蹭的,这还不让他出什么力儿!难道他不知道朕在这儿?”

            皇帝这一想,诗晶就知道他已经坐不住了,于是闲话几句顺口道:

            “陛下政务繁忙,今儿天短,想必还有什么事儿没来得及处理吧?陛下若是有要事,不如趁着日上雪光回文德殿。”隆德正明皇帝听着这话,但是心中一喜,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便欲其身离去。

            可是当诗晶送他到中庭的时候,突然一袭月光流泻而下恰是一件金丝霞衣披在诗晶身上,此时庭中积雪,亦是晶光烂漫,与人辉映,更让皇帝觉得自己身边这位姐姐,真是比自己心心念念的张氏更加姗然可爱。衷心快悦道:

            “月光倾泻,积雪荧然。有美人在侧,何必要让朕独自一人回文德殿看那些无聊的奏折?”

            诗晶倩然半笑,问道:“陛下,欲留中元殿?”

            隆德正明皇帝以同样的语气,反问:“难道你想送我去香尘阁?”

            “好不容易因为成全了陛下的一桩美事,而把你的心留在这里,我要是此时此刻让你去香尘阁,那就有违天意了?”

            “哈哈哈!”隆德正明皇帝一笑,“识趣,识趣,姐姐果然识趣!”

            0

            第3章 不如怜取眼前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