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万里之国之锐士>第十七章 四劫循环局之应劫 “叛徒” (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四劫循环局之应劫 “叛徒” (三)

            小说:烽火万里之国之锐士 作者:天使九斗半 更新时间:2021/2/8 16:13:04

            尖叫!使得项阳忙不迭地丢手,我听之,心一拧,不由地也松开了正使力的左手五指,压于身下的偷袭者,原本被掐迫的颈部动脉血管恢复供血,窒息感顿失,那一刻,自由呼吸的感觉真好。

            咳咳咳,呼呼呼,偷袭者咳嗽与急促的喘息同在。“薛宁,你放他起来。”项阳轻声招呼我。

            我虽依言放开偷袭者起身,浮于面上突显的凶相和燃火的眼神,仍想着再给他几下才好,这孙子的枪管子在我后脑右耳平齐的位置,硬顶出个圆包,大小,差不多,有……

            X的,啥破枪,钢火咋这厉害?摸索着后脑鼓凸的圆包,再定睛一瞧那孙子正往怀里收藏的枪,八头子尤冒火,我认出那是支美国1908年开始生产,1909年开始销售批量产品的萨维奇M1907型半自动手枪。

            我X,竟被这掉牙老枪生戳,这孙子阴狠藏于骨子里,至少也要先嚷一嗓吧?我这一点就着的炮仗脾气啊!实在是气恨交加,张嘴就:“滚你XX,拿把X毛枪,瞎XX顶啥!?”

            听我脏话连发,项阳摇头,他也只能是闭眼、抄手、摇头、想:“不长眼睛的龟儿子,啷个就惹到起这个浑人了?”

            地处雄鸡版图鸡胸位置的南京,位置亦南亦北,于是乎,便揉杂出了中国南、北音的南京话和南京方言地骂,南京人骂人,确实听之够够……

            大概是慑于我的气焰,亦或是心虚,那偷袭者始终埋头骂雨,不发一言。咋?彰显你的素质,还是突出你的修养和境界,不屑与我这粗劣大头兵计较?

            我最恨阴狠怂人,正想抖擞着续骂,怯怯慌结的女声悦耳。“你……你是南京人吧?”

            “嗯。算是吧。”我睁眼瞎话的打望着发问女声,晚暮,笼盖四野,但仍可见不合体的常见冀中百姓男装,罩遮住副矮小羸弱的身板。

            “我也是南京人。”闻之地道南京口,我无动于衷。身处恶境,我可没兴趣攀老乡。这一天天,像唱大戏般的人物频出,你方唱罢,我登场。花花眼,数都数不过来。

            瞧见没,哪边,正扑闪着蓝汪勾魂双眼,满怀好奇打量着眼前这幕的洋妖精,我还不知该咋伺弄咧?又平地冒出这精灵。哦。对了,还有一不打招呼,专琢磨人后脑的恶鬼夜叉。

            “哥。逮着个活的。”黑娃二敢擒敌掷于我脚前,腆肚嬉笑邀功。是哦,差点落下一个,有点意思,这又是个甚东西?

            青年男子,同样一身冀中百姓装束,脸颊上,汗水和着土污冲刷出沟沟道道,疲态,饥渴,连日奔波的劳顿,遮不住俊朗的清秀,眼镜片挺厚实,嗯,知识分子?

            “你是干啥的?”我出言发问,口气像极兵匪。

            “你枪不错!我还是第一次见。”我睨眼俊朗的清秀,这小子,答非所问的冲我笑含春风十里,目光哪显丝毫的颤怕。

            “德国造MP40冲锋枪,K98K狙击步枪,三八盖……”接茬,本以为能语出惊到一片的矮小羸弱,因不识56—1和73火而为难语滞。

            她蹙眉还在努力搜刮着记忆……想要辨识出,还需年月打熬才有的国产轻武器,尚有难度,能认出MP40,K98K,她已经让我眼镜大跌。

            “你们到底是干啥的!?”我咆哮。

            “医生。”

            “护士。”

            羸弱,清秀,这俩平心静气的绝配,绝答,轮着我结舌张口了。

            “有点烧手哦。”项阳靠近我耳旁,低语。

            “你俩,别费劲了,我们是八路军。”闷叽半天的恶鬼夜叉开口了。

            我X,这锅里的油还没烧热,剖肚去鳞的死鱼,几翻腾,几翻腾,眨巴眼,换了副人样,正色端正地训说起我等来。“我看你们非民非兵,是趁着眼下局势混乱,四下打劫的土匪吧?”

            “我……”刚起言准备回击,黑娃二敢当仁不让。“你满嘴胡浸个啥?俺叫汪二敢,饶阳东关村的,俺爹汪昭是区委XX,俺姐汪彩霞是区妇救会副主任。俺们哥仨义气相投,一块堆打鬼子,你凭啥说俺们是土匪?”

            嘎嘣豆小爷爷哎,又碎嘴自曝家门,单纯至极,我和项阳就差对其磕头作揖,企盼啥辰光他那嘴能上把锁?

            “你俩呢?”转头,想必恶鬼夜叉平日颖指气使派头惯了,以为自己多大干部的审查起我和项阳来。就这,我俩可算捞着看清恶鬼夜叉本相。

            此人,偏瘦中等身材,面皮嘛?白净有那么几多,手指细长,死鱼翻身眼不大,瞅其样,宽己严他,从里到外透着个假,倒似有几分文化人样。

            “他问我们俩个是弄啥子罡的?”**着四川话,用胳臂拐捣捣项阳。

            “那你娃,先问下,他龟儿是搞啥子罡的?”哥俩故意逗弄于他。

            “我问你们话呢?回答!”急恼中,恶鬼夜叉,忘了当下环境的蹬鼻上脸。

            “龟儿,真的是让人鬼火冒!”不轻易发火的项阳,动怒了,从来是打架比吃肉高兴的我,怎会让兄弟当先。

            “老子看你是中国人,才留你条命,老子弟兄仨,跟你X毛关系没有,还真拿自己当块肉,你在我们眼里,啥也不是,各走各道,赶紧滚!”

            直给的几句话,让恶鬼夜叉失态着将左手指向我,本来对其就怒气未退,我平生亦讨厌指指戳戳,不等他说话,抬左手就将他手拨打开。

            谁料到,他就势挥手反打,急竖立左手格挡,喀嚓,碎裂声,起自我左腕上戴着的上海牌手表。

            我知道那是表面上的玻璃被他打碎,这块表,对于我来说,倾注了所有对奶奶的思念。

            想想,已然回不去的时代,需从头来过人生,起点,万般险峻,念想,喀嚓声碎。

            “薛宁!”项阳制止的长呼还是没拦下我盎然怒击的拳头,恶鬼夜叉的下巴颏迎击了一记八成足力道。

            他那牙床肯定是松动了,牙龈和口腔组织肯定是被打破了,他肯定是撞墙上了,嘴角拖缕血,仰飞。

            后来知晓,此君名曰,谢清白,26岁,本是北平一经营绸缎生意的富商独养苗,自小就是温室培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颐指气使的少爷种。

            你还别说,这孙子读书倒还中点用,一路,私塾,初小,高小,初中,高中的就奔读到了北平教会大学辅仁大学。

            一九三七年七月,也就是卢沟桥事变爆发的第二天,中国XX党XX委员会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一时,北平各大学不少芸芸爱国学子,闻通电纷纷响应着奔赴圣地延安,投身全民族抗战。

            谢清白亦身混其中,他去延安,那里是为什么民族大义,他哪有那份爱国激情和热血,只因,头年他老爹过世,续娶的年轻老婆与早已勾搭的相好,合谋了家产,让其出门扫地。

            谢清白也曾四处鸣冤上告,可他小后妈勾搭的相好,家境殷实,背后台柱子极硬,岂是他能告翻的?

            没法子,富家公子哥潦倒成一介穷书生,只愤世道不公,若不是抗战爆发,他造反十年也不成,卢沟桥是他压抑的蹿跳,延安让他看到了契机。

            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谢清白继承了他老子的算盘和钻营,带着颗投机心,上了延安。

            延安,朴素,艰苦的生活,XX党人的高风亮节,严于律己,赤诚肝胆,无私奉献,勇于牺牲自我的精神,就他?谢清白?能做到?鬼信!

            不久,人们便发现他,对待清苦生活长叹抱怨,对工作和学习夸夸其谈,自视文化高人一筹,瞧不起工农出身的干部、群众,真干时,拈轻怕重,极尽钻营之能。

            渐渐地,大伙都疏远于他,领导加大教育谈心力度,别人,都在进步。唯他,找到某位平素对他印象稍好的领导,声泪俱下,大演苦情戏。

            某位领导怜悯心动,凭着党内一贯教育人,挽救人的方针,还是给其出路。

            想想,他在外国人办的教会辅仁大学精修的是俄语。正好,情治部门,要选派一批干部去苏联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契卡)学习,谢清白借此又混搭上了去苏联的车。

            一九四一年三月,踏上苏联土地的谢清白深醉,这里伏尔加河水潺潺,白桦林寂静,贝加尔湖幽蓝,克里姆林宫的红星,红墙,圣巴西尔大教堂钟声悠扬。

            那可口的大列巴,红菜汤,俄罗斯烤肉飘香,来杯,伏特加,跳起来,唱起来,看我的哥萨克骑兵驰奔,还有秋水样多情的喀秋莎,生活,理当如此。

            可惜,谢清白的理当如此,停滞于侵苏德军的巴巴罗莎,一九四一年九月从又回到延安的他心想,甭管时间长短,也算留洋镀金一遭,这回,领导上该给他安排个可心部门了此余生吧?

            可心还是可惜?对谢清白来说,应该是可惜,算盘拨错了。

            冀中!?闻之,不吝霹雳晴天,白净有那么几多脸颊,煞白,煞白地。

            华北啥形势?冀中啥形势?整个晋察冀根据地又是个啥形势?他当然清楚,鬼子滋泡尿都能滋到炕头的凶险地,能去吗?当然不能去!去了,小命保不保得住,两说。

            继续淌鼻水,抹眼泪,演苦情?这次,某位领导说了:“小谢啊,XX战士是块砖,那里需要那里搬。执行命令!去吧!”

            次年五月,五一大扫荡起,完蛋玩意谢清白,就这,八路军冀中军区情治处干事。

            惶乱中,不听组织上统一销毁文件和撤离号令,擅自将一包由他保管的绝密文件丢弃于百姓家中,并顺走数件百姓衣服,想换装潜逃回北平。

            路途上,几番挣扎,挣不出鬼子的拉网合围圈,又混裹进八路军白求恩医院冀中军区分院的撤离队伍,谎称奉军区情治处命令,到分院协助撤离,顺利赢取了医院领导信任,并让其负责指挥,担任掩护医院撤离任务的一个排。

            这孙子头脑简直要用空了,他会指挥个啥?打仗的本事压根没学全乎,贪生怕死图享乐根深蒂固。

            接下来,鬼子的合围圈是越缩越小,撤离的队伍人数是越打越少。最后,全打散了,瘪犊子谢清白和年轻的外科医生葛众,护士长区小晓聚在了一处。

            1

            第十七章 四劫循环局之应劫 “叛徒” (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