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限期任务>第一章 爷爷葬礼的风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爷爷葬礼的风波

            小说:无限期任务 作者:风卷红旗 更新时间:2020/12/27 9:25:17

            爷爷走了,走得很安详,也很平静。

            啊!膝盖好疼。刚才跪得猛了,还磕到了小石子,我的泪水都到了眼眶边了,是因为心疼爷爷也是因为膝盖疼。

            哐哐当当,爷爷单位院子里,家里喊来的白喜师傅们在用钢管和雨布搭起了简易的灵棚,在用锤子敲打着连接的构件固定。因为接下来几天的丧事会打扰到邻居们的生活和休息,所以按照地方上的规矩,要一家家去拜,请大家看在邻里之间这么多年守望相助的份上多多谅解。

            拜完邻居就要去单位和老家、外家报丧,也是一路要跪的,而且还要哭。我在大城市里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工作,整天就是开个黑、泡个吧、旅个游顺便码个字,一大家子大多已经早早就离开了这座小城,只是逢年过节回来团聚或者是看望老人家的时候会住上几天,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家里人和爷爷的关系都不算怎么亲密,但我是爷爷带大的,在自己儿时爷爷非常地疼爱自己,他老人家对家里的大人们都是冷着个脸,只有看到孙辈们的时候才会开下笑颜,但尴尬的是我初二那年被流窜的疯狗咬过一口,打了疫苗之后总觉得记忆力出了点问题,所以都已经不大记得了,只是血脉中的那份血浓于水的情感还是有的。

            送爷爷的最后一程,跪上一跪,哭上几声又有什么好纠结的,大家都是这么做,也是这么过来的,只有一些自以为在大城市里混了几年不知青红皂白的年轻人才会嫌弃这、看不惯那、没皮没脸的玩什么个性,但父老乡亲们的唾沫是会教人抬不起头,自己的良心上的那道坎也过不去啊。

            我跟着也是在外地工作的大伯和几位堂兄弟把报丧的流程走完,身心疲惫地回到了爷爷的屋子里,这是爷爷单位上分的,100多平的老房子,已经挤满了亲朋故旧,闻讯匆匆赶来的长辈们在客厅里商量着事情,爷爷生病到转院也有个过程,大家也有心理准备,倒也不至于措手不及,但总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确定,作为已经成年有一份养活自己收入的孙子辈,家里当大事,我琢磨着自己也应该竭尽所能出一份力。

            办白喜要做的事情很多,以前都大多是靠亲友帮忙,现在都有了现成的一套人马提供全程服务,只要出钱就可以了,但还是有很多事都要有人做主拍板,只有赶快把大方向定下来后分了职司,大家才好做事。因为这些琐事孝子贤孙们都是不管的,他们是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中的,要他们跪就跪,要他们哭就哭,有的连吃饭睡觉都要别人再三催促才会勉强歇上一会的,要是去忙杂事的话,长辈看到会骂,别人也会闲话说这家里没人缘当大事都没人帮衬的。

            客厅里面大家七嘴八舌也都没说到什么点子上,后事怎么安排爷爷前段时间就趁着病情暂时稳定,叫齐了孩子们当面交待清楚了的。现在大家是在等爷爷单位上的人过来,好把出殡前的追悼仪式定下来。

            爷爷是有单位的人,他的后事单位上是要管的。

            我爷爷一直是在各地从事图书馆工作,最后调动到城里安定下来,还当过一段时间的馆长,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后来因为参加革命工作的时间比较早,还享受到了离休待遇,按道理党委政府逢年过节搞茶话会什么的也是在出席名单上有名字的,只是他老人家一直以身体不大好为由,深居简出,不怎么出席各种联谊活动,所以估计在城里知道他的人并不多。

            因为去世的是享受离休待遇的老干部,所以作为图书馆的上级主管单位,文化局的局长带着局里的几个副局长、工会**,差不多整个班子还有现在图书馆的馆长上门了,先是去灵前上了香,然后再过来和家属谈如何安排后事,先是表示一下慰问和关心,然后再询问家属对组织上有没有什么要求。

            爷爷虽然在这个城市混得差了一点,但是我们家的人都还算争气,一个个都跑到外面成家立业,生根开花,也算各有成就,就算是我这个比较不争气的,码字也能混个小资,所以在丧事的操办上对单位没有别的什么特殊要求,就是希望按照老人的生前遗愿,这个追悼会一定要搞,而按照大伯的意思是治丧委员会的名单要体面,追悼会要搞得庄严、肃穆、隆重。而在其它方面我们这些做家属的非常体谅单位上的难处,譬如说分配给老人的房子,就主动提出,等办完丧事以后,收拾好老人的遗物,主动退还给单位;单位上因为老人去世补贴发放的费用,估计也有二三十万,按照老人的遗愿,全都不要,家属们各家都拿点钱出来,凑个五十万,放在图书馆里做个基金,每年奖励给那些爱看书的贫困孩子。

            既不是一般人家的要待遇、要房,也不是更麻烦的要解决亲属工作,就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反而把局长给难住了,他锁紧了眉头非常为难地说,他来之前就咨询过上级,现在号召丧葬一律从简,已经不提倡搞讣告和追悼会了,单位上只能是工会出面,以人道主义关怀为名义来开展相关工作,在这些程序上现在实在是不适合单位出面来做这件事情了,实在是深表歉意,敬请各位亲属谅解。

            这话一出,我们这些做家属的就不乐意了,叔叔伯伯老成些的还没说话,一位在大学里教书的堂哥就开始现场背起《为人民服务》来了,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帮腔,只差指着对方的鼻子质问:以前搞得,现在为什么搞不得?别人搞得,为什么我们家就搞不得?老人家为单位工作奉献了一辈子,现在老人过世了,又是享受离休待遇的老同志,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单位上到底在老人的后事操办上有没有真心诚意了。

            这时候单位里面的工会**出来打圆场,他先是追思了一下我爷爷他老人家的丰功伟业,回顾了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缅怀了过去与他老人家打交道时的趣事,对他老人家的骤然辞世深表痛心和惋惜,说了许多许多的好话,好歹把大家的怒火给平息了下来,然后再代表单位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治丧方案。

            讣告要出,但是以我们家里子弟们的私人名义出,可以在大院门口贴几天,相信相关部门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就不细说了,大家都懂的;悼念的仪式是一定要搞的,这是送老人家最后一程,可以说是盖棺定论,不搞说不过去,但是不能叫追悼会,不如就变通一下叫追思会,亲友们和单位同事们都来参加,只是变个名称,程序不变,该有的都有,不就行了吗。

            局长接着也表态,局里除了以工会名义派人帮助料理丧事以外,在家的局领导都以私人名义轮流带领局里的同志来负责给老人家守夜,一定齐心协力帮着把老人家的后事办好。至于致悼词的人选,上级中有一位与我爷爷生前交好的退下来的德高望重的老领导,惊闻老人家辞世,非常地伤心,因住院暂时不能前来祭奠,但已经表示就是打着吊针也一定会来送我爷爷最后一程,可以考虑请这位老领导为老人家致悼词,同样也是体体面面、风风光光。

            单位上已经方方面面地都帮着考虑到了,我们家的人也有在体制内做事,明白单位上的难处,既然已经想了这么多变通的办法,能做到这些真的已经差不多是仁至义尽了。至亲的几位长辈不用讲话,只是眼神里商量了一下,就由大伯作为代表家属们对单位的方案表示认可和感谢了。

            其它事情爷爷生前就已经定好了的,丧事从简,不收礼金,在家里只摆三天,所以也不用去请先生看日子,按照当地习俗定下了出殡的时间,路线方针确定后,大家就开始忙起来了。

            不管事前再做多少准备,丧事的现场都是忙碌而又嘈杂的,长辈们也都上了年纪,爷爷弥留的时候守得就很辛苦,爷爷驾鹤仙去后,又悲痛得无法自己,我们几个孙辈主动提出要守第一夜,年轻人通宵个一晚两晚的压力不大,却被长辈们欣慰地劝阻了,这第一夜还是要亲儿子们来守。我看到大伯悄悄地躲在屋子里吃降压药,头发苍白,背影消瘦,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匆匆就是第二天,这一天要做事情都差不多已经安排好了,大家都按部就班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前来祭拜的亲友陆陆续续的过来,我跪在长辈后面,兄弟姊妹中间,有人过来上香,就跪下磕头,然后被扶起来,听几句节哀顺变之类安慰的话;再有人过来,再跪下磕头,再然后被扶起,再听几句安慰的话,人多的时候索性就一直跪在地上,机械地重复着,有点麻木,但心中悲痛依旧。

            快到中午的时候,旁边烧饭菜的大灶火焰熊熊,做事的人准备摆桌椅碗筷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这时候快到饭点了,已经有一会没有什么人来了,孝子贤孙们披着麻布捆着孝带,也纷纷地站了起来,揉着麻木了的膝盖,准备吃饭了。

            这时候就听到院子大门那边发出“哇。。。哇。。。”地一阵阵惊呼,一位临时出去了的负责丧事的家务长一脸惊慌失措从大门那边快步地跑了进来,边跑还边冲着我们喊,“快回去,快回去!”一边还双手挥舞着往下压。我们本来已经有点散开了,大家见此情景又赶紧按次序跪了回去,这应该是又来了上香的人了,我跟着大家把头都垂下,紧紧地盯着地面,等着。。。等着。。。

            原来因为怕打扰邻居们刻意把音量调小了的音响,不知道又被什么人把声音调得很大,哀乐声在空中回荡起来。

            只听到来祭拜留下来吃饭的客人们也发出了半声惊叹,之所以是半声,是因为人们惊叹到一半的时候,就因为极度惊诧反而失了声,而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不由诧异地偷偷抬起头,首先看到的是两个大大的花圈,是真的花圈,很大的花圈,是鲜花做成的花圈,上面有百合、白菊、柏枝,甚至还有地方上罕见的马蹄莲,白得耀眼夺目,亮得心炫神迷。

            这并不是最让人惊讶的,甚至包括抬着花圈的是四名穿着全套礼宾服的高挑挺拔正踢着正步的武警,也不是最让人惊讶的,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花圈飘带上的落款单位。

            一个花圈上的落款是:(大家知名不具)。

            另一个花圈的落款是:(写出来就404)。

            我真的惊呆了,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2

            第一章 爷爷葬礼的风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