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那个村 那些人 那片墓地>第十二章 郑洪涛的怀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郑洪涛的怀疑

            小说:那个村 那些人 那片墓地 作者:山影 更新时间:2021/2/8 11:00:19

            “你们这是合计着拿我卖钱使呢!”

            “也不是,嫂子,锅里冒热气了,我借这热水洗洗头发吧。”马大花不知死活。

            “光洗头不过瘾,今日我就把你架到锅里活煮了,把你的心、肝、肠子、肺一起洗干净!”杨秀一变脸,过来一把抓了马大花,就要扒她衣服。马大花冷不防被杨秀一抓,吓得差点掉了魂,她突然明白过来,自家上了杨秀的当,把实话都对她说了,杨秀发疯,真敢把她煮了。马大花一声惊叫,撒腿就跑,后边杨秀拿了烧火棍子,一直追过来,直追到陈好屋里。

            “咋了,咋了,这咋还动上手了?”陈好让过马大花,把杨秀拦在屋门口。

            杨秀一用劲,把陈好推的倒退好几步,一步闯进屋里,冲着马大花扑过去。

            “爹呀,救命啊,嫂子要煮我!”马大花惊叫着,爬到公公炕头上,缩进炕角,不敢动弹。

            “远根媳妇,你这是咋了,有话不会好好说……”陈好也吓出一身汗,他知道马大花定准是把事说砸了,他后悔自家糊涂,一时大意,这件事本就不该让马大花出面去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真不如让杨秀架锅把她煮了。恨归恨,陈好还是拦住了杨秀,好言劝她。

            杨秀郁闷了若干日子,一旦爆发,疯了一样:“不长记性的东西,缺钱穷疯了,敢想着卖我换钱使,今日我非弄死她不可!”

            杨秀扔下烧火棍子,顺手抄起板子上菜刀,直扑马大花。陈好死死拖着杨秀,不敢撒手。马大花吓得把头钻进被子里,刀砍到脖子似的没命的大喊大叫。听到动静跑来劝架的人立时涌满一屋,陈俊明过来,一把夺过杨秀手里的刀。

            “远根媳妇,大花心眼笨,不会说话,你别误会了她的意思……”屋里人多,陈好胆子是壮了,但心虚,怕杨秀说出难听的话来。

            “我误会她,她明明白白对我说,你盘算着要卖我。”

            “你年轻,甘心在我们陈家守一辈子?”陈好有理。

            “我凭什么要在你们陈家守一辈子,我又不是你陈家十石豆子买回来的。”

            “虽说你不是俺陈家买回来的,可你也算是俺陈家媳妇不是,你不愿守,俺也不能难为你,俺陈家把你当闺女往外嫁,咋就对不起你呢?”

            杨秀手指着陈好:“姓陈的,今日庄乡爷们儿都在,你给我听着,来你陈家这几年,当牛做马给你们出力,我认了,今日你儿子死了,你千万别再打我的主意,若动一点卖我的心思,我先把你活劈了,不信你就试试。”

            “远根媳妇,不嫁也行,你若愿意为远根守一辈子,俺求之不得呢,今日当着庄乡爷们儿的面,你把话说结实了,日后柳树媳妇生了孩子,爹做主,过继一个给你。”

            “想啥呢,明日我就自家找男人去,找个年轻长得俊的,领自家屋里过日子、生孩子,那屋是我的,家是我的,我把家里地皮踩得喀嚓响,谁敢到我门上说句高矮话,我把他剁了喂狗。马大花,看庄乡爷们儿的面子,我今日饶你一回,你若舌头不缩进嘴里,老老实实待着,哪天惹我心绪不好,我先把你活煮了!”

            陈俊明站出来说话了:“秀,回去吧,回自家屋里歇着,消消气,今日哥当着庄乡爷们儿的面,给你个公道,你在陈家出力,大家都看在眼里,你把一年种的豆子都借给打仗的队伍上人吃,立下了大功。远根不在了,我们都在,新社会、新政府也能给你撑腰做主。有我们大家在,谁也不能欺负你,更别说打卖你的主意。真有人这么干,不用你动手,哥替你拿刀劈了他!远根不在了,红柳滩还是你的家。永远都是,明日你日子咋过法,你自己做主。”

            陈俊明一番话,众人拍手叫好。

            翠荣扶了杨秀回家。回到自家屋里,杨秀放声大哭,翠荣也不劝她,让她哭一个惊天动地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听她哭声,几个平日要好的庄乡娘们儿过来看她。

            哭够了,杨秀整个人也清爽了许多。

            又过了几天,杨大胡子老俩来看闺女,杨秀牵骡子套车,拉了爹娘去了杨家窝棚。

            渤海区一战,郑洪涛打了败仗。**渤海军分区组织兵力,半路阻击,给了他们以毁灭性打击。从种种迹象看,他们无疑早已得到了确切情报,有计划、有准备的给了郑洪涛他们一个迎头痛击。

            问题出在哪儿?郑洪涛细想整个行动计划,怎么也找不到漏洞。想的头疼时,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人影:方志孝。

            郑洪涛有个习惯,每回出去打仗,只要不是绝密,不是紧急出发,只要他自己能做主的话,都事先来家对父亲说一声,去哪儿打,仗咋打法,人多还是人少,是大仗还是小仗。这样,父亲虽然为他担心,但只要仗打完,他回到父亲家里报个平安,父亲就可以把心放下。若不是这样对父亲不欺不瞒,一个当兵打仗的儿子,只要不待在老人身边,让他看得见、摸得着,他对你的担心就永远也放不下。

            这种习惯保持了若干时日,可惜这回,父亲身边多了个方志孝。

            对于方志孝,郑洪涛实在不愿往坏处想,他甚至更愿意这次败仗是个意外,是因为自家部队无能,是什么原因都可以,只要不是方志孝。

            一旦心里有了这个想法,郑洪涛心里就再也放不下方志孝。

            方志孝的人品摆在那儿,父亲对他好,他对父亲也好,那好不是装出来的,是实实在在做出来的。这些,他们郑家三兄弟心里都有数,也都觉着心里欣慰,称他郑家老四。

            战场上回来,郑洪涛又悔又恨。悔的是自家太大意,军中大事,无意中泄露,白白害了自家队伍中若干兄弟。恨的是方志孝骗了他,自家好心,把他当兄弟,当知己,甚至比那些枪林弹雨里滚爬过来的兄弟,心离得更近,对他毫不设防,不想却因此铸成大错,一回头,他背后一刀,杀我自家,那是私仇,可你害我这么多兄弟丢了性命,这账该怎么算法。

            郑洪涛心里翻腾,无论如何他不愿意把这事弄明白,他害怕,怕自家担不起这责任,也担不起这罪名。更怕自家一辈子良心不安。哑巴吃黄连,苦在个人心里,让自家也长个记性,只是这代价太惨重了。

            郑洪涛不想就这么白白放过方志孝。但在没有确认这事是否属实之前,他不会动他。郑洪涛在心里期待,方志孝,你千万小心,可别让我抓到你什么把柄。

            渤海大战后,田野找到方志孝:“离开吧,不能在郑家干了,再待下去,怕有危险。”

            “我和这事不沾边,他们不会想到是我吧?”方志孝犹豫。

            “郑家父子都是精明人,你骗不了他们太久。”

            “仗都打完了,郑家风平浪静的……”

            “离开吧,小心无祸事。”田野劝他。

            “我不是**。”

            “你做的可是**要做的事,你已经立下了大功,再待下去,万一有个好歹……”

            “就算他们心里怀疑,眼下这事没有真凭实据。我再待一阵子,手里扯着郑老爷子这条长线,不定啥时候就能抖搂出些有用的东西来。”

            关键时候,方志孝下决心要走大哥、二哥他们走过的路。

            “不行,你是出来避难的,你若有个好歹,我没法向你父母交待,也无法向组织交待。”

            “一条命值钱,还是若干条人命值钱?我若有用,把我放在一个有用的地方,碰巧了再弄点有用的消息给你不是更好?”

            “这件事的轻重我比你更清楚,这些有用的东西得靠你拿命去换,这个我做不得主。”

            “我的命你做不得主,我自家能做主。我就是个做工挣钱养家的普通人。听话传话也就这一回,我若这么走了,郑家人那儿做实了这事就是我干的。郑洪涛不得追杀我。老家不能回,天津不能待,你打算让我带了楚梅去哪儿?”

            “你确信没有引起郑家人怀疑吗?”田野被方志孝说的动了心。

            “他们爷俩说话,我在旁边看书,他们说话我听没听见,我心里有数,他们哪儿寻思去?就是怀疑我,也是瞎猜不是?”

            “你若觉着没事,就再待些日子,千万小心了,不要经意走近郑洪涛,防备他对你有疑心。国民党到处打败仗,不定过些日子,天津就解放了,到时候郑洪涛逃了,或是死了,你也就没危险了。”田野小心嘱咐方志孝。

            “田大哥,今日话说到这儿,我也有些话嘱咐你,万一哪天我真出点啥事,你千万替我照顾好楚梅,她在天津除去你,没有一个熟人,她一个年轻小媳妇,胆子又小,又不经事,无胆无识,摊上事,自家定准一个主意都没有。如果我有个闪失,你转告她,让她去孤岛找远根和杨秀。千万别回红柳滩,也不能回她娘家,等那刘大麻子死了,她也就安全了。我们若是能生个一男半女,那是再好不过的,我们方家也有个血脉传承,也不枉我爹娘盼了这些年。”

            “你说的我心里没底,要不我还是把你和楚梅送走吧,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我走到哪儿,这话也得留给你。谁也保不得我一条命万无一失,这话我不敢留给楚梅,若说给她听,先把她吓死了。这只是有个防备罢了,郑家要动我,早就动了,哪还等着咱在这儿胡思乱想呢。”

            “你说的也对,还有啥要说的吗?”田野再问。

            “告诉楚梅,生下男孩,取名方扬,生个女孩,取名方静。”

            田野听着心里不是滋味,方志孝的话,让他觉着是生离死别的滋味。

            方志孝稳稳妥妥在郑家待着。

            郑家风平浪静,一如往日。

            时间久了,方志孝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当然,田野的心也落到了实处。

            0

            第十二章 郑洪涛的怀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