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青春飞扬的年代>第四章:凯歌进新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凯歌进新疆

            小说:青春飞扬的年代 作者:叫天子 更新时间:2020/12/23 13:39:50

            大个子开着吉普车驶进了学校操场,司令员和洪涛坐在后座上低声说着话。

            车在操场边上的树荫下停靠,仨人下了车,朝着一长排教室走去。

            “洪涛,专家学者一共是三十五人,他们当中大多数人是前国民党西北行营的工程师,其余的是西安、兰州各大学来投奔我们的大学生,虽然经历不同,但他们都有着非常高的热情,愿意为我们**的事业奉献一切!洪涛,知道我为什么选中你来当他们的队长吗?”司令员兴致勃勃地说道。

            洪涛笑笑:“司令员,您就欺负我一贯无条件服从您的命令……”

            司令员哈哈大笑着打断了洪涛的话:“你看你看,情绪一下子就出来了!洪涛,我理解你的心情,军人离开了和自己朝夕相伴的部队,是什么滋味我比谁都清楚!我不管你情不情愿,你都必须完成好任务,将他们毫发无损地给我带回来!洪涛,在以后的生产、经济建设战线上,他们都是我们的宝贝疙瘩!我让你来当队长,是因为早年你这个大学生,也是为了信仰而投笔从戎的,再有,你出身于书香门第,和他们有共同语言,也懂得去理解、去照顾他们!”

            洪涛感动地:“司令员,您这心也太细了,事事都考虑得面面俱到……”

            “不许乱拍马屁,他们要有个三长两短,看我怎么整治你……”

            话声中,仨人走进了一间教室。

            这是一间用教室临时改做的寝室,靠墙用桌凳搭起一长溜通铺。

            黑板上写着一行粉笔字:“戈壁和沙漠生存知识讲座”。

            司令员将洪涛推到黑板前,知识分子们全体起立望着司令员和洪涛。

            司令员朝着众人敬礼:“同志们好!”

            众人急忙还礼,异口同声地说道:“首长好!”

            司令员指指洪涛:“这是我给你们勘察队派来的队长,他叫洪涛,是我们独立师的政委,曾当过红军大学和抗大的老师!你们的洪队长早年也是一名大学生,九,一八事变后,洪队长怀着忧国忧民之心,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红军,曾经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战时期日本人叫他“洪老虎”,小日本可不敢摸他这只老虎的屁股哟……”

            众人忍俊不住哄然大笑。

            司令员冲洪涛眨眨眼。

            洪涛一本正经地冲众人敬了一个军礼:“同志们,从现在起,我就要和大家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战斗!刚见面,也没啥说的!请问,是谁在这里主持这个讲座?”

            刘明高声回答道:“报告队长,是我,我叫刘明,学水利工程的,曾有幸跟着许瀚老师到天山勘察,到过戈壁滩、沙漠和达阪!讲座这个词是我胡乱安的,其实就是利用休息时间,给大家讲一些沙漠生存的小常识!”

            洪涛看着长相文雅的刘明,心中一下子对刘明充满了好感:“同志们,我从没到过**,更没见过戈壁、沙漠和达阪,同志们,我们只有三天的准备时间,三天后,我们将穿越戈壁和沙漠!刘明同志,这三天之内,请您将讲座继续办下去,我让随队的战士们也来听听!”

            刘明:“是!”

            洪涛冲队伍发令:“立正,稍息,解散!”

            队伍散去,洪涛走向刘明。

            司令员和大家谈笑风生:“同志们,我给你们派来一只老虎你们怕不怕呀!”

            众人哄堂大笑。

            笑声中,洪涛和刘明走到窗前。

            “刘明,我听说你在这里见过许瀚?”洪涛关切地问道。

            刘明点点头:“队长,三天前我在这里见到了许瀚老师!许老师告诉我他住在城东头的悦来客栈,当时他正忙着买东西,让我先忙,一会儿去他住的客栈去找他!晚上我去时,栈房老板说他结帐走了!”

            “他会去哪里呢?”

            “很可能去哈密,哈密银行的陶行长和许老师是同乡,俩人相交莫逆!”

            “刘明同志,这几天您辛苦点儿,帮着队里制定一下行军路线,还有,路上吃的和用的,您也帮着参谋一下,该买些什么您给后勤的同志开出一个单子,让他们照单去买!”

            “队长,这是举手之劳之事儿,没什么辛苦的!”

            司令员走过来望着俩人:“洪队长,刘明不但去过天山,他还会维语,正好给队里当翻译、向导兼生活顾问!我就不再给你添派人了,这几天你们就抓紧准备吧,需要什么司令部都全力支持!”

            洪涛:“司令员,您得给我一台收发报机和一个报务员!”

            司令员大笑:“我说洪涛呀,你以为我真这样糊涂吗?报务员、卫生员都给你准备好了,他们应该现在正赶来报道呢……”

            话音未落,门口传出响亮的声音:“报告!”

            洪涛望向门口……卫生兵和报务员站立门口,朝着自己和司令员敬礼……

            程征打马回到团部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炊事员老王给程征做了碗面条,走进帐篷将面条端放程征桌上:“快吃,跑了一夜路,肚子饿扁了吧?”

            程征急忙端起碗,狼吞虎咽地坐在桌旁吃着面条。

            老王笑眯眯坐在程对面,边抽着旱烟边看着程吃面,老王瞌掉烟渣,将烟袋揣进兜里……老王长着一张干瘦的长脸,个子矮小干瘦,面相和蔼。在一兵团,若论革命资历,能跟老王比的人为数不多……老王是江西人,十八岁那年,在南昌城一家酒楼,跟着自己做厨师的舅舅当学徒。南昌起义爆发后,老王从酒楼扛出半头猪参加了起义部队,从此走上了革命之路。老王没文化,但做得一手好菜,他能将南瓜、白菜和各种野菜做得非常可口,因此深受战士们欢迎。老王一直在八军团当炊事班长,湘江战役后八军团因减员过多番号被取消,老王被分到洪涛连任炊事班长。长征时,是老王和洪涛把程征背过了雪山、草地,程征心中一直将老王当作自己的父亲。

            程征吃完面舒服地出了一口气,望望老王,从兜里摸出司令员给自己的那包烟递给老王。

            老王接过烟望望,高兴地笑笑,拿着烟端详了一番,望着程征:“好小子,又是从司令员那里缴获的战利品!”

            程征得意地:“当然,从南打到北,都是咱们团缴获的战利品最多,抓的俘虏也最多!”他郑重地望着老王:“老班长,洪政委被司令员调去组建特种部队,他点名要了咱们团的三排和田耕!老班长,我想让你跟着田耕去!老班长,政委的胃病一直好不了,有你在他身边我心里踏实!”

            老王将烟放进兜里,望望程征,离座站起身:“好小子,你有情有义,我服从你的命令,说吧,多久出发!”

            程征感动地站起身伸出手握着老王的手:“老班长,谢谢您,您今晚就随三排走……”

            个子瘦高、面容清癯的田耕大步跨进屋,打断了程征的话:“报告团长,侦察连田耕前来报到!”

            “田耕,你立即带领三排全体人马和老班长,连夜赶到司令部找政委洪涛报到!完毕,执行吧!”程征还礼后下达了命令。

            田耕怔怔地望着程:“团长,什么任务?”

            “去了就知道了!哪来那么多废话!听口令,立正,向后转,目标正前方齐步走!”在红军团,人人都知道田耕喜欢刨根问底还特别难缠,为了避免麻烦,程征依瓢画葫,将洪涛对付自己的手段使了出来。

            田耕按照程征的口令迈步走出了门。

            老王郑重朝程征敬礼后,转身朝外走去。

            程征急忙上前扶着老王的肩头,送老王走出了门。

            夜色笼罩着荒原,荒野上升起了一顶顶帐篷,燃烧着一堆堆篝火,战士们三五成群围在篝火旁。

            火光下,背上背着一把二胡的战士杨进,正挥舞着手臂教战士们唱歌,嘹亮的歌声响彻夜空:

            “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

            歌声中,程征悄悄在人堆外下了马,他走到警卫员张勇身后,轻轻拍拍张勇肩头。

            张勇回头看着程征,被程征捂住嘴拧着耳朵拉到了马前。

            程征放开张勇训斥道:“好呀,我一走团部就没人看管了,反了你了!”

            张勇涎着脸摸摸耳朵:“哎哟,团长,我是怕学不会歌,才来这里跟着大家一起学唱歌的!团长,你又挨司令员训了罢?”

            “胡说八道!”

            张勇揉揉耳朵委屈地叫起来:“没挨训咋拧得这么狠!没准儿马屁股上全是鞭痕!”

            “去通知连以上干部半小时以后来团部开会!”

            张勇不满地瞪了程征一眼,走到马前跃上马背,委屈地说了一句:“知道了!”

            程征笑望着张勇骑马跑走,转身放开喉咙随着歌声,唱着歌朝团部走去。

            团部坐满了干部,两盏马灯高挂屋中,人们抽着烟,屋内烟雾缭绕。

            程征在主持会议:“同志们,我们一路西进,翻过了海拔5千多米的祁连山,在狂风暴雪的行军途中,我们团没一人掉队,也没一人冻伤!这说明我们的干部工作做得还算细致,但是,大家千万不要骄傲,更大的困难在等待着我们!明天凌晨,我们将进军**!”

            会场“轰”地一声吵开了,传出嘈杂的议论声。

            程征不耐烦地冲众人吼道:“闭住你们的嘴,各连回去做好急行军准备,有什么难处现在就说!”

            坐在一旁记录的文书扬进站起身大声说道:“报告团长,战士们听到一些流言,产生了畏难情绪!”

            程征警觉地问道:“什么流言,快说!”

            杨进:“说解小便会冰成冰棍,要用棍子敲!”

            众人哈哈大笑,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我听说出门只能露出两只眼睛,否则耳朵,鼻子一摸就掉!”

            “说戈壁滩的风沙刮得大石头满地滚,刮得骆驼在空中打旋!”

            “还有人说一出太阳,戈壁滩上的石头能烙饼,出门不戴帽子能晒成“鬼剃头”!”

            “有的还说,戈壁滩上大白天能见到鬼……”

            程征生气地:“简直是一派胡言!这是敌人有意散布的谣言,目的是动摇军心!”他指着杨进,“杨进,你把你刻印的那一套关于**地理地貌、风土人情的资料,明天出发前发送各个连队,让每个连有文化的干部给战士们宣讲宣讲!什么乱七八糟的玩艺儿,咱们**人是无神论者,用科学道理给战士讲讲不就啥都明白了!哼,当兵打仗,成天枪林弹雨在死人堆里钻,还害怕那些东西!乱弹琴!咱们言归正传,各位回去后,从人到车辆都得给我认真检查一遍,这次祁连山全团出发时,一共38名战士的鞋是破的,幸亏发现得早,没有造成冻伤!如果这次再发现类似的问题,哪个连出的事我找哪个连的连长、指导员算帐!”他抬起手腕看表,“各位请对表,现在是10点37分,明天凌晨5点30分出发,散会!”

            程征走到杨进面前,亲热地拍拍杨进的肩头:“咱们团就你钢板刻得快、刻得好,你今晚别睡觉了,和咱们团的秀才们连夜再刻出一套宣传资料,明儿一早下发到各个连队!争取人手一份!怎么样,有困难吗?”

            杨进飞快转着眼珠子:“团长,困难倒是没有,不过,晚上加班总该弄点儿好吃的吧!”

            长相文雅的杨进,是程征在西安招的文化兵,平时对杨进非常喜欢,他伸手狠狠刮了一下杨进的鼻头:“你这馋鬼,行,!我让炊事班给你们弄点儿好吃的!”

            杨进高兴地转身往外跑,刚跑到门口。

            程征吼道:“站住,给我回来!”

            杨进住脚转身走到程征面前。

            程征从衣袋里拿出一盘二胡线和一块松香:“拿去吧,我在文工团给你要的!文工团那位吝啬鬼团长还敲了我一竹杠,要了我二十发子弹!”

            杨进接过东西高兴地蹦了起来,急忙冲程征敬礼:“谢谢团长!”

            程征冲杨进挥挥手:“别给我花眉闹嘴的,干活去!”

            杨进欢蹦着跑出了门。

            程征望望跑去的杨进,笑笑,自语道:“多有点儿文化兵就好了……”

            嘹亮的军号声中,天际边露出鱼肚白,大地在晨光下显得朦朦胧胧。

            一辆辆满载着军人的大道奇出现在荒漠,汽车的鸣叫声打破了凌晨的沉静。

            程征坐在一辆吉普车上,吉普颠颠簸簸超过了一辆辆大车。

            荒漠中传出嘹亮的歌声:“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

            歌声中,车队驶入了茫茫戈壁滩。

            0

            第四章:凯歌进新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