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王者狂剑>第六章 在万众瞩目中打脸是一种什么体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在万众瞩目中打脸是一种什么体验?

            小说:王者狂剑 作者:杠子喵 更新时间:2021/1/28 23:09:01

            时隔十年,当初瘦弱的少年,已经长成为高大挺拔的青年,也怪不得在场的这些人认不出来。

            “诸位,好久不见,我名,纪天绝。”纪天绝似乎料到了自己走进来的时候,就会被发现,会万众瞩目,会成为焦点,他淡淡的笑了笑,眼睛,扫向全场。

            继而,纪天绝的眼神落在了拐角处的那一桌,准确的说,是落在了白秀岚那一桌。

            因为,那一桌,除了白秀岚,空无一人。

            纪天绝朝着那一桌走去。

            已经到了婚礼现场,复仇就在眼前,但他并不着急现在就动手。

            其他不说,他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何况,他扫了一眼就看到,还有一些重要的人没有到齐呢,如当年在他们家受到折磨上起到了很大作用的杨家大伯,也就是杨宸宇的亲哥哥还没到场。

            所以,并不着急。

            等到所有人都到齐,再动手,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整整齐齐。

            “不……不……不可能,他……他是纪天绝?!!!”杨天霸已经颤抖起来。

            杨天霸差点将自己的舌头都要咬断了,脑子嗡嗡炸响,像是有一颗炸弹在脑海中轰然爆炸。

            他的情绪疯狂而又剧烈的波动,是不敢置信,是惊恐……

            何止杨天霸?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陷入了一瞬的思维停顿,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众所周知,纪天绝应该死在了十年前啊!十年后,死而复生?!

            一时间,在寂静中多了一些议论:

            “真是纪天绝?”

            “他真的还活着?命真大啊!”

            “既然活着,那就好好活着,为何还要出现在江城,嫌自己命长吗?”

            “难道还来抢婚不成?现在的他,还能抢回俞凌雅不成?”

            ………………

            “天霸,到……到底怎么回事?!”杨宸宇比杨天霸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压低了声音,声音里却是压抑的怒火和质问。

            “爸,现……现……现在该怎么办?”杨天霸已经彻底的慌了。

            毕竟当年杨家和他杨天霸做那么绝,本就是违背了良心。

            此刻,再看到纪天绝,他能不慌吗?

            “什么该怎么办?冷静,看看你那样子,成何体统?纪天绝就是活着!活着又怎样?他孤家寡人一个,纪家都是他的仇人,我们杨家还能害怕他不成?他要是知好歹,那还能活到明天,如果不知好歹,今天当场就让人将他弄死。”杨宸宇冷哼了一声,狞声道。

            杨天霸的情绪也渐渐地缓和下来了。

            甚至渐渐地有些兴奋了。

            是啊!

            纪天绝就是从无垠之狱里活着出来了,又怎样?!

            还能复仇不成?

            甚至,纪天绝活着更好,能让亲眼看到俞凌雅嫁给自己,很爽,不是吗?

            “嘿嘿……”杨天霸忍不住得意一笑,继而,他迈动脚步,朝着纪天绝那边走去。

            此刻,在杨天霸朝着这边走来的时候,纪天绝已经坐下了,和白秀岚一桌,两人面对面。

            白秀岚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盯着纪天绝,开口了:“你是纪天绝?”

            白秀岚对纪天绝的确好奇,毕竟,如此年纪轻轻就经历了常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痛苦,也算是极其具有传奇色彩了。

            纪天绝对着白秀岚点了点头,心底却同样是好奇,什么时候,江城出现这么一个顶级绝色的女孩子了?

            十年间,很多事情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啊!

            眼前这一位不但容貌极其的顶尖,连气质都非常非常的好,还带有一种青春期少女独有的俏丽。

            让纪天绝好奇的是,他竟然从此女身上感受到了了一丝武道的气息。

            虽然对方还没有正式的成为修武者、没有真正的修炼出来真气,但,绝对接触过武道功法。

            最让纪天绝惊讶的是,此女的体质,竟然是药家巨典中提到的归灵体。

            这个体质很有意思,药家巨典中明确道:归灵还可以称作归零。

            意思就是,这个体质如果修炼武道,就算把天地间的灵气吸收到了体内,也是归零,不能储存转化为真气。

            这也是为何明明白秀岚身上有武道修者的气息,明明修炼过武道功法,却没有修炼出真气、成为正真的武道修者的原因。

            但,药家巨典中同样也明确道:归灵体是可以治疗的。

            并且,一旦治疗好,治疗好的归灵体比平常人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更快,更适合修炼武道。

            当然,想要治疗归灵体的缺陷,不容易,至少得达到医道圣手的层次才有把握。

            医道的层次,按照师父的说法,可以分为医者、医道宗师、医道圣手。

            医道圣手这个层次,华夏千百年来没有几人。

            自己现是医道宗师后期的样子,距离医道圣手还有距离,即使如此,也算是华夏目前最强的医术身怀者了。

            事实上,纪天绝觉得,自己如果愿意的话,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进入医道圣手的层次。

            毕竟,这十年来,他只花了很少的精力在医道上,其他大部分精力都在武道上。

            “虽然,目前我不能彻底地将她的归灵体隐患给解决,但让她每次月圆之夜丹田疼痛,浑身冰寒,生不如死的状况给大大改善还是能轻易做到的。”纪天绝心底想到。

            “不过,她和我无亲无故的,这又管我什么事呢?”纪天绝可没有圣母的想法,十年的历练坎坷,足以让他的心性变得如磐石般坚硬。

            “没礼貌的家伙。”白秀岚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微微蹙眉。

            纪天绝坐下后,这么盯着自己,让她很不舒服。

            “哦。”纪天绝只是哦了一声,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

            “杨天霸过来了,你看起来,并不害怕?”白秀岚淡淡地哼道,声音里有一丝莫名的兴奋,仿佛对接下来即将展开的戏码感到好奇。

            “为什么要害怕?”纪天绝挑了挑眉。

            话音刚落,杨天霸已经来到了纪天绝身前。

            “兄弟,你现在可还好?”杨天霸走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笑容非常的灿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纪天绝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纪天绝只是淡淡的微笑,并不想说什么。

            和跟死人,有什么好说的?

            “被送进了无垠之狱的角斗场都能活下来,小废物,你挺命大啊!!!”杨天霸一只手扶着桌子,低下头,在纪天绝身边压低了声音道,声音里里是兴奋,残忍的兴奋,“可你知道吗?你活着,老子好高兴啊!”

            纪天绝依旧面无神色变化,依旧面带微笑。

            “你心爱的青梅竹马的女人,今天就要嫁给老子了,老子和你保证,早晚会将她给弄死!”杨天霸更兴奋了,攥着拳头,脸上,青筋微微暴起,脸色有些涨红。

            虽然,他强行压低声音了,可同桌的白秀岚也同样听到了。

            白秀岚的美眸深处,闪过一丝深深的厌恶。

            无比厌恶杨天霸这样的小人。

            白秀岚看向纪天绝,心底期待着,期待纪天绝此刻至少能狠狠地给杨天霸一拳,就算之后被杨家的保镖等等推搡、打骂出大厅,那也算是男人啊!

            而且,如果纪天绝真的那么做了,她甚至都会帮纪天绝。

            以她的身份,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又能怎样?难道,杨家还敢对她怎样?

            可惜,在她满腔期待下,纪天绝看上去竟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该死!!!”白秀岚在心底暗骂,对纪天绝无比地失望,这都能忍住?!还是不是男人了?

            “纪天绝,这就没意思了啊!一点反应都没有?”杨天霸事实上也想要纪天绝骂人或者动手,那样才有意思啊!

            他想看到纪天绝暴跳如雷、怒火冲天、眼珠涨红、嘶声裂竭、疯狂诅咒、彻底失态的样子。

            可纪天绝却是安静、平静的像是没听见一般,他就像一拳砸在了棉花上。

            “纪天绝,十年时间,你就长成了个缩头乌龟?你这忍术跟谁学的啊?大成了哦!哈哈哈哈……”

            杨天霸又开口道,这次,没有压低声音了,声音很大,乃至,全场都能听见,光明正大的羞辱、践踏纪天绝。

            说完,直起身子,冲着地上吐一口唾液:“孬种,真是没意思。”

            然后,离开。

            大厅内,那成百上千的参加婚礼的来宾,看向纪天绝的眼神,已经都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嘲讽。

            都被纪天绝羞辱到这种地步了,屁都不敢放一个,也算是人才了。

            而同桌的白秀岚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纪天绝,你真不是一个男人!”白秀岚盯着纪天绝,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他说那些话,你都忍了?!那你还过来做什么?”

            “并不是忍了,而是和死人耗费口舌,很累。”纪天绝放下茶杯,薄唇微启。早在他进来之前,他就已经让齐嘉耀率领天绝特别行动组暗中封锁了所有逃出酒店的路线,就算是只苍蝇也不可能从这里飞出去。

            “什么意思?”白秀岚一愣,继而不屑极了:“你是说,你要大闹婚礼?毁了这场婚宴?杀了杨天霸?你就吹吧!”

            她要相信就有鬼了。

            先不说刚刚纪天绝的表现,简直懦弱到了极点。

            就是纪天绝真的想要杀杨天霸,能做到吗?现场,杨徐家的保镖,至少有上百个。

            “吹?不如,打个赌?”纪天绝饶有趣味的眨了眨眼睛。

            0

            第六章 在万众瞩目中打脸是一种什么体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