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以女之名>5.1新人报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1新人报道

            小说:以女之名 作者:华华的爱人 更新时间:2021/2/2 18:28:17

            有WIFI?!

            陈若瞳依旧高高的举起手机,实际白费力气,因为无论在哪里信号都是满格的。

            吏部的高级秘书玛丽走在红毯上,一身简雅得体的黑色西服套装,收边的套裙没有因为迈步而带有一丝褶皱,一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长靴,优雅的走在柔软的红色地毯上。

            同样在红毯上,手机中间的视频终于加载到98%。

            “让我看看是谁还没有关注警草说呢。”拿到了配发的手机,陈若瞳第一时间犯了花痴。

            急不可耐的接入外网,搜索华国的一款节目《警草说》。

            赵建华!

            一见面就看到了他!那位让她情窦初开的小哥哥。

            “哥哥告诉你,电信诈骗、杀猪盘、卖茶小妹,我都带你戳穿他!当然,我们还有自卫技能展示。”

            一转画面,视频切换成了其他教官手持兵器,疯狂输出火力。陈若瞳顿时把进度条往后面拉,赶紧跳过,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赵建····。

            “注意素质!”身穿西装,打着蓝色边领带的金色卷发男一脸不满。陈若瞳赶紧跟上前面玛丽的步伐,只注意到他背后的墙上挂着一个大牌子,《户部домашниххозяйств》

            视频已经快结束,赶紧倒回去看看,生怕落下某个有着赵建华的段落。

            “Mary!”

            “娜塔莉亚,给你补充的人带来了。”玛丽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只手按在办公区前台的桌子上。胸口铭牌写着《娜塔莉亚НатальяМихайлова》的大姐扶了扶黑框眼镜。

            “Marry!”

            大姐有一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身穿深颜色的风衣,黑色的丝袜外面套着长筒的雪地靴。翘着二郎腿,用下眼皮看着陈若瞳,一副极为高贵的样子。

            “讲规矩给她吗?这样玩手机可不好。”

            大姐的普通话异常流利,给人感觉就像是对接工作的女高管。

            此时大姐和身边的人都盯着陈若瞳,确切的说是她拿着手机的姿势。

            “对不起!我会注意。娜塔莉亚姐姐,我刚来不懂规矩,请多指教。”

            娜塔莉亚仿佛被电了一下,玛丽也是在偷笑。

            “里面走,拿着你的文件找罗同志。”

            陈若瞳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整个中心轴的注意。

            不错,是整个。

            “中心轴,位于**城最中心位置,南北轴线中点。2010年由工部尚书小布尔格洛夫设计,复合材料框架,外部为白色顶壳,半透明灰色侧墙,顶部有盖子可以自动开合。整个大楼地面部分3层,1层为车库,2层为仓库和宿舍。最上面一层空间开阔,是南极洲与海洋联盟共和国官署集中办公区。各个衙门都的办公区入口,都有值班秘书的办公桌。醒目的用两种文字写着诸如:《兵部Министерствообороны》

            这是陈若瞳耳朵边不止一次听过的视频录音。

            上学的时候,中心轴就是她做梦遨游的地方。

            今天亲眼目睹,高大气派的场地不说,7个重要官府衙门,之间没有围墙。全部室内“露天”办公!刚进来的楼梯四周有一些墙,让她误认为就和华国办公大楼一样,一个个小房屋,里面坐着短发的女性和秃顶的男人。

            值班秘书都是皮肤白皙、S型身材,让陈若瞳心生妒忌的白人姐姐。但是她们的态度却让人不敢恭维,可能是太忙了,她们说话都是冷冰冰。

            “国汇!”前台的电话铃声响起,接电话的值班秘书打招呼都没有,直接就一个单词。

            “种秧城布尔加宁找值班朱席!”值班秘书超后面大喊。然后一个词也没说挂断。摔电话的声音吓得陈若瞳心里扑通扑通的。

            这里可是国汇!

            划重点,执行的几关,全称-国务委掾汇。”

            这里还真的是充满了“自由友爱的气息。”

            “20级和平学院社会服务系学生陈若瞳,觐见大人。”陈若瞳双手端着介绍信,独自走进娜塔莉亚身后的外交事务部办公区。

            这是一片办公桌,看起来很繁忙的样子,桌上都堆满了文件夹和平板电脑,还有茶杯和汤匙。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似乎刚离开不久。只剩墙下面的宽桌子后面有一位穿西装的年轻人。

            “为什么来这里?”

            陈若瞳支支吾吾,盯着西装男半天没说到主题。年轻的帅哥摆了摆手,拿起桌上的介绍信,打开是装简历的文件夹。

            “不用紧张,只是随便问问,叫我小罗就行。听说你是从华国来的,怎么会想到跑这么远?”

            “因为想来,就来了。”

            “咱们这一行,普通话一定要好。”

            “听你的普通话,我还以为就是从故土来的。”

            “是的呀。”年轻人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

            这就结束了?

            安娜·娜塔莉亚低头写东西,就会用上眼皮看人。没有手续可以办,就是往劳动手册上面写几个字。陈若瞳问刚才那个人谁呀?安娜从桌面推过平板电脑,画面让陈若瞳简直后怕。刚才那位帅哥的头像照片下面,赫然闪亮着一片汉字

            南极洲与海洋联盟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罗登云

            АнтарктидаиРеспубликаМорскойСоюз—Министерствоиностранныхдел—Заместительминистра—ЮрийЖуков。(俄文)

            陈若瞳干脆把平板借了过来。

            秘书这一行,可是大有学问。毕竟是服务性质的行业,专门和人打交道。

            陈若瞳试图去熟悉这些人。

            秘书队伍中,据说地位最高是国务委掾汇首席秘书的玛丽。同样在南极洲的6层吏员级待遇标准。陈若瞳是最低的,玛丽是最高的,还可以接触到很多她压根听不到的东西。

            官员就更不用说了。

            南极洲的官和吏是有区别的。官员可以做“长”官、“主任”、“**”一类的职位。可是吏员,干30年也只能是秘书、翻译、**员、书录之类的。所以,见到官员一类的人要喊“大人”,办事之前要打招呼。

            大门楼梯上来,第一个办公区是工部。衙门7个区,国务委掾汇最中间,向两边扩散,依次是兵部等等。每个部最高负责人是“尚书”,但是听到金发秘书们直接喊“Министр”(汉文:部长的意思)也有叫Minister。每部还有“主事”这个官职,也有浓眉大眼的秘书喊“Капитан”。这个词正常是大尉的意思,用在这Директор似乎更合适。但是南极洲打招呼,不认识就喊“Товарищ”达瓦里希,见了领导就喊“Капитан”卡皮蛋。

            陈若瞳趁着领东西排队的时候,对着平板恶补人事。除了外交部3个副部长,其他部都没有副部长。每个部2个主事。

            这些人一般都在中心轴。

            外交部的侧墙只可以看穿一面,“蓝宫”那一面被人为的遮挡住。透过西厅,看得到西面的透明厅,只是一个开会用的棚子而已。看不到传说中的雄伟建筑—大会堂“蓝宫”和南极洲工人委掾汇大楼。

            每一个地理位置都必须要熟悉。

            外交部办入职、户部落关系、吏部领官袍、工部领宿舍,还有一系列的化妆品和日用品。一系列走过,陈若瞳提着大包小包,就像是赶集回来。

            再次回到外交部办公区,门口值班秘书那里报道。

            此时的她把脸擦洗好几遍,头发吹干拢到脑袋后面。用霜和膏把脸上的雀斑盖住,口红轻微的一抹,咂咂嘴,还挺均匀。

            穿上了浆的笔挺的**。西装是硬布材质,十分结实,又很塑型。深绿色的收边套裙,带着安全裤,很保暖。灰颜色的腿袜,假透肉的,但没有绒,陈若瞳穿着心慌,偷偷在里面穿了一层带绒的光腿神器。一双平底的马靴,标准号41码,靴筒刚好到膝盖。腿不敢过分的弯曲,那样膝盖后面会夹到靴筒。只能保持着站立或者伸腿的姿势。

            突然慢着优雅起来走路,反而让陈若瞳邯郸学步。一出门就撞上人。

            “对不起。”倒是那位男士先开口了,语气舒缓很有礼貌。

            “Извините。”陈若瞳通红脸,赶紧低头捡书。这场面就像是华国的爱情片一样,脸上这是真的红。

            “扎波罗热茨!”抬起头,陈若瞳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

            扎竟然半天没有看出陈若瞳,还很温柔的问陈若瞳在哪里见过的。

            陈若瞳心想,你给我起的外号“好战分子”。老外真是见了汉人姑娘,就脸盲。

            “帅哥,你知道食堂怎么走吗?”陈若瞳用羞答答的声音说了前两个字,但是把自己恶心到了。

            “食堂?”

            扎波罗热茨突然冒出了东北话,这就是跟陈若瞳吵架的后遗症,

            “这俩字怎么这么耳熟?”

            0

            5.1新人报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