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水殇>四十六 手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六 手段

            小说:水殇 作者:刘宝山 更新时间:2021/2/7 11:29:44

            苏北地界上,兵力对比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新四军加上南下的八路军,代替了韩强德成一家独大;鲁苏皖抗日游击总队一下子也有了十五个团近两万人枪,经过前阶段的军官培训,战斗力明显提高;韩强德虽说还有近两万人马,多数是战斗力不强的保安旅,主力是八十九军留守兴化的第一一七师,退缩兴化城及其以西以北地区。

            逃回兴化城的韩强德气急败坏,困兽犹斗,“鲁苏皖游击总队依旧归我节度,加上本部人马,兵力装备仍在新四军之上,我要跟新四军再决雌雄!”

            在他的召集下,新的军事扩大会议在兴化召开,除了陈国泰和李树阳,李忠实,魏长庆和李长河都被通知参加了会议,八十九军一一七师师长柳云飞和新近重新组建和提拔的独立六旅旅长纪郁智也参加了会议。

            李长河今天的穿着有些变化,脖子上多了一串念珠。李长河一直标榜自己信佛,在泰州的家中设有佛堂。不过参加军事会议还挂了一串念珠,倒是第一次。

            自从进了会议室,李长河对念珠的拨弄就没有停止过,一直双目低垂,嘴唇无声地不断张合。

            韩强德心有不悦,想发作但又无可奈何地强忍下去。此一时彼一时,自己的嫡系拼光了,接下来打鬼子也好,抗衡新四军也好,都得依靠这些杂牌实力派了。

            “诸位,现在大敌当前,形势严峻,整肃军纪是第一要务,现在我要让大家看一个人。”

            韩强德清了一下嗓子,大喊一声,“带何克谦!”

            何克谦自从丢了黄桥,逃回兴化后就被拘押起来,一开始,他每天吃饭睡觉,倒也自在。最近脸色开始憔悴,他明白如果韩强德赢了,还有他的日子过过,现在韩强德输了,他就要成为杀鸡儆猴的那只鸡,代人受过的替罪羊了,于是每日里便担惊受怕起来。

            “何克谦,当作大家的面说说,你可知罪?”

            “罪在鄙职无能,丢了黄桥。”

            “呵呵,就这些?”韩强德冷笑一声。

            “鄙职这些日子思前想后,就这些了。”

            “何克谦,你好大胆,居然私通日寇,被新四军查实,授人以把柄,引发了黄桥事变。”

            何克谦双腿一软,双膝跪地,他明白这是韩强德真的要拿他作为替罪羊了。

            “韩主 席,韩总司 令,我冤枉啊!”

            “你还有脸叫什么冤枉,你勾结日寇之事早已查明。从今往后但凡有勾结日寇,阴谋投降,私通异党,危害党国者,何克谦就是榜样。来人,拉出去立即枪毙!”

            “冤枉啊,总司 令饶命!”何克谦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绝望地哀嚎。

            两名宪兵随即进来,一边一个架起何克谦就拖了出去。绝望的哀嚎声不断地传来,越来越远,越来越轻。

            韩强德待那哀嚎声听不见了,才嘿嘿冷笑一声,继续说道:

            “本次剿匪失利,完全是由于一些人弃党国利益于不顾,畏缩不前,保存实力。本主 席也得到举报,有个别人勾搭异党,本人已电告军统戴局长,请他严加查证,一旦证据确凿,将严惩不怠,何克谦就是下场。”

            李树阳和陈国泰的面容非常平静,平静得似乎在听别人的故事。李长河的念珠还在拨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眼睛一如既往地低垂;李忠实、魏长庆也很平静,平静得看不出任何心里的任何波动。只有柳云飞和纪郁智的脸阴沉得像挂满了霜。

            会议室的气氛很凝重很压抑,没有人说话,只听得韩强德一个人在喋喋不休:

            “为了适应新的形势,我将要对现有军队和编制做一些改变,下面宣布,……”

            啪地一声,多年从军的经历让大家都神经质地站立起来。

            “任命柳云飞师长和纪郁智旅长为兴化城防正副司令,务必保证兴化城不得易手和沦陷!”

            “是!”柳云飞和纪郁智依旧阴沉着脸,看不出内心深处的感受,管他是喜是悲。

            “任命李树阳为鲁苏战区游击部队总指挥,李长河魏长庆为副总指挥,所辖部队为原鲁苏皖游击总队的第三,第四,第五和第六纵队。”

            李树阳和陈国泰脸上都闪过一丝惊讶,魏长庆直接愣住了,他不明白韩强德的用意。

            李长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腮帮子上的肉一抖一抖,牵动着脸上的麻点也一动一动的,拨弄念珠的手停下了。

            “原鲁苏皖游击总队编制不变,陈国泰李树阳仍旧担任正副总指挥,提升李忠实为第二副总指挥!”

            李忠实没有任何喜悦,内心暗自骂了一句:“狗日的韩强德,你的一点小聪明都花在搞人上面去了,难怪尽打败仗。”

            会议结束了,大家陆陆续续地散去。李树阳在慢条斯理地收拾笔记本,没有马上离开会议室,他一直都是这样,看上去不紧不慢。

            李长河悄悄地凑上来,“恭喜总指挥,这回你是真正的总指挥了。”

            “嗯!”李树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多动动脑子吧,不要人家随便给块肉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何况连肉都没有多给。那是离间我跟陈国泰的关系,让我李树阳替他韩强德看家护院的。”

            会议室外的一偏僻角落处。

            “师长,你说说这韩强德唱的哪出戏?”

            “长庆,你性格耿直,就不要考虑那么多了,记住一条就是,对于你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李树阳老将军以前是你的上司,现在更是。陈国泰总指挥以前是你的上司,现在还是。不要看你是副总指挥了,能够指挥得动的还是你自己拉起来的那个纵队。我们的敌人永远只有一个,就是日本鬼子。”

            魏长庆精神一振,明白了这才是自己将来的方向,“谢谢师长提醒。”

            李忠实微微地摆了摆手,“长庆,记住了,现在不比以往,不要再师长师长的了,你我就是同僚。还有,打听一下,那位林国强林团长现在怎么样?”

            “军事素质很强,蛮好!”

            “能不能再还给我。”

            魏长庆两只眼睛瞪得如同灯盏,“开玩笑,给了别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了,哪有再要回去的道理,何况我这里缺人。”

            “哎,哎,哎,你别这么说。”李忠实一改平时紧绷着的脸,浮出了一丝丝笑容,“你现在傍上了李树阳这个大老板,要人有人,要枪有枪,缺人跟他讨嘛,林国强,我要派大用场了。”

            林国强是李忠实一到税警总团就看上了的,李忠实跟他聊过几回,听他无意中漏出一句,他很认可邓演达先生的主张。李忠实便记在心里。

            陈国泰一离开会议室,脸上的不快就显露出来了,他知道韩强德一直看不起他这个“瑶蛮子”,褒李贬陈,今天他狗日的也做得太明显了。

            “老同学,大可不必如此,细细想来,韩强德的小动作对你没有任何作用,你能够指挥得动的还是税警总团。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实力才是正道。”

            陈国泰认可李忠实所说的实力,实力不如别人,先前被韩强德欺压排挤,现在在苏北一家独大的新四军就在他的防区旁边。

            “哎,……,以新四军现在的实力,是想打哪儿就打哪儿了。”

            新四军若想吞并他,那可是分分钟的事情,实在是陈国泰久移不去的心病。

            想不到新四军乘虚进占盐城后,马上发出一则通电,言明新四军无意进攻兴化,希望继续团结一切抗日力量,共御外侮。

            陈国泰见此利好,马上拉上李树阳,向新四军提出要求:“兴化东台近在咫尺,为了减缓友军之担心,何况东台城本为我鲁苏皖抗日游击总队第二纵队李忠实部所占,希望新四军能够让出东台,交还给鲁苏皖游击总队。”

            陈国泰还是念念不忘东台城,除了想得到一块城里的辖地,面子上风光,还能多收些税捐,他提出如此要求,也是真的担心卧榻之侧的新四军。李树阳却有另外的野心,他想借机切断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联系,自己在泰州城坐大,以期取代已经式微的韩强德。

            “格老子的,当新四军都是哈儿。” 陈司 令员哈哈大笑,一口拒绝。

            实力不济,连放屁都不响,识趣的陈国泰,灰溜溜地,再也不提起索要东台城的事了。

            不久,在新四军方面的运作下,苏北十四县临时参政会在海安召开,苏北局面开始缓和。

            兴化城里的韩强德终于松了一口气;陈国泰悬着的那颗心也放了下来,新四军连韩强德的地盘也不攻占,对他这位先前的“盟友”肯定不会动手了。

            心终于放下了,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得想个长远的法子。

            0

            四十六 手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