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海猫岛>四十九、玻璃,钻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九、玻璃,钻石

            小说:海猫岛 作者:战铮 更新时间:2021/2/5 14:56:14

            林海还是又辞了职。这段时间海上的收益实在是太疯狂了,虾夷扇贝长势喜人,而且价格也很好。张老板最终还是开始着手在林家村建一座冰库。这不由得让林海想起美国的淘金人,有人靠淘金一夜暴富,而真正的精明人却仅仅靠卖结实耐用的牛仔裤给淘金人便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张老板无疑就像是卖牛仔裤的人。有些人可以有一万个叫你讨厌的理由,但不可否认他对财富具有先天的灵敏嗅觉,就像兀鹫。但林海并不想与他有过多来往,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水和油一样,靠得很近,有时甚至会搅和在一起,但是永远不会融合在一起。

            同时张老板还在深水区打了一大片筏子。每天只见打桩机在海上忙碌着,不多久海上就铺满了筏子。

            海上的财富就像春季抢滩的鱼群一样招来了无数的觅食者,海猫岛四处弥漫着亢奋的气息,人们像得知了花丛位置的蜂群般躁动。林滨、林海在这样的财富浪潮的轰击下也变得犹豫不决,是进一步扩大再生产,还是见好就收?这就像是一个赢疯了的赌徒或者一个赚得盆盈钵满的股神,心里很清楚会有拐点出现,但不知道在哪里拐。

            “哥,海上的筏子有点太多了。你看,现在不单单是咱们这里的老百姓搞养殖,像张老板这样的大老板也到这里投资了。老百姓手里的资金总归是有限的,外来的这些老板可全是大手笔,继续这样下去恐怕危险。”

            “那怎么办,还能撤了不干吗?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干也得干,而且还要大干。你看,压一台筏子基础物资成本也就几千块钱,可是如果养殖成功,转手最少一万多。我看早晚要涨到两万、三万!”

            “你怎么就那么有信心呢?”

            “咱们的回报在那里啊!一台好筏子每年毛收益两万,有什么行业能有这么好的效益?”

            “可是谁能看清楚将来的走势呢?”

            “风险是有一点的,但按照目前的行情,值得赌一把,我觉得应该加大投资。您说呢,妈?”

            “你们俩问我?我说别投了、够吃了,你们能听我的吗?我告诉你爸差不多少就得了,他听我的了吗?你们俩啊,都不小了,做什么事情都要留点后路。再扩大点我也不反对,不过一是不许借钱,二是手上的钱只能投进去一半,给自己留条后路。”

            犹豫再三,林家兄弟最终还是扩大了生产规模,在紧挨着海猫岛周围压了一片筏子。

            夏季,扇贝收获、生产的高峰期过了,新台筏也基本成形了,林海抽空来看望几位专家。

            黄嘴白鹭现象引起了市里的高度重视。虽然保护区尚未成立,没有专项资金渠道,市里还是特批了一笔资金,修建起一道栅栏将所有的上山路围了起来,并派专人看守。普通游客是不允许上来了,天使鸟们有了一个相对完整、不被打扰的家园。

            专家们一个个晒得黑不溜秋的,见林海来了热情地打着招呼,吴专家向林海介绍:“这是咱们的新成员,地质专家杨博士。”

            林海有点奇怪,地质专家来干吗?

            “知道吗,小伙子,这里的地层形成发育于震旦纪。哦,简单说就是六到八亿年前,全球性的大冰川期导致全球性沉积。这种地质构造保留到现在的已经很少了。咱们这里的沉积程度、叠置连续程度、厚度均优于其他多数相似地质地区,而且古生物化石丰富,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客套一番,逐渐熟络后,杨博士如数家珍地介绍起来。

            “八亿年?冰川?”林海有点发懵,眼前忽然幻化出断断续续的影像——漫无边际的冰盖、沉积的荒原、退去的潮水、和陆地完全连在一起的海猫岛、涌动着的潮水逐渐把海猫岛分割开来。

            “吴老师,还记得你们刚来时,还害怕我是为了卖猫才故意向你们炫耀自己有一个古董碗吗?”

            “哈哈哈!记得啊,开玩笑的。”

            “现在你该知道了,我不是卖猫的,碗也是古董碗,但是我却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这个碗是古董!”

            “在人们没有保护意识之前,有些事情不被知道反倒是好的。这几天村民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岩层里的‘画’,也就是化石能卖钱,都跑山上挖化石了。占有欲是人的天性,这很正常,但当务之急是要成立一个保护区来理性管理人们的占有欲。”郝老师道。

            “是啊,看到对面了吗,正在建一座冰库,地基都打好了。为了取海水方便,地基居然建在靠海的岩层上面。八亿年啊,八亿年前冰川时代留下的一处保存这么完好、造型这么奇特的痕迹上面被盖了房子,简直是暴殄天物。”杨博士感慨道。

            “我看,保护区这件事情该加快点进度。倘若你不是一个学者,而只是一个把追逐金钱作为人生唯一目标的人,现在有人就因为你的房子建在一块你们说是有八亿年,但是在他眼里就是一块砌猪圈都不规整的石头上而要把它拆掉,你会同意吗?”林海望着张老板的冰库地基喃喃道。

            “对他而言这与把我的研究成果一把火烧掉的意义差不多。”张博士应和着。

            说到研究成果,林海才想起白鹭了。放眼望去,山尖上站立着一群白鹭。一些半大的成鸟不时地扑扇着翅膀,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

            “小白鹭长大了啊,我都分辨不出它们和成鸟的区别了。”

            “看它们的颈后,那就是区别。”张博士提醒道。

            林海仔细一看,有些鸟的颈后没有常见的那一缕飘逸的冠羽,那该就是幼鸟了。

            “人们就是为了这几撮羽毛才把他们几乎灭绝的吗?”

            “是啊,白鹭的羽毛、大象的牙、老虎的皮、黑熊的掌,人们好像总是很喜欢自身没有又稀少的东西,并且为了获得它们不惜灭绝其他物种。”许博士轻轻道。

            “这个,某种程度上应该说怨不得普通大众。人的自然性本来是客观存在的,捕猎是祖先遗传给我们的本能,也正是依仗着这种本能我们人类才能繁衍到现在。但是在社会结构里,这种自然属性是需要社会属性约束的。譬如我,在不知道海鸬鹚之前,我认为它和海里的鱼、家里的鸭子一样都只是食物而已,但是现在我知道它是保护动物了,也有了保护它们的意识,但还有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一种普通的鸟。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保护区大概还需要多久才能成立?”

            “估计年末差不多吧。”吴博士道。

            “这样的话,张老板的那座冰库就建得差不多了。现在说服张老板停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明年倘若要他迁走,基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林海道。

            “不止这个,这附近的养殖区到时估计也要被限制。这几天我看到有些人在这附近压筏子,没你的份吧。”张博士快人快语,林海却不禁脸上一热。林海突然觉得自己很虚伪,在理想和现实所为之间,自己总是不经意地一次又一次做错事。

            海面上的台筏密密麻麻地覆盖着大海,往日畅流的海水在台筏的阻隔之下滞缓无力,连海浪的跃动都显得疲惫不堪,少了许多往日的欢悦。林海突然觉得眼前的海,就像是不堪重负的老黄牛,又像是一只野性逐渐显露的马戏团的老虎,一边忍受着鞭笞,一边耷拉着耳朵低吼着,伺机而动,随时都会展开报复。想到这里林海不由得心里一哆嗦。

            张老板和刘秘书在大眼儿的小旅店里包了一个房间长期居住起来。瘸腿三叔还是留恋在海边的生活,也回来了,张老板成了三叔的固定客人。晚饭时间,林海喊上林滨一起到三叔的饭店吃饭,很自然遇到了张老板。张老板和刘秘书见到林海兄弟热情地招呼两人一起坐下。晚饭很简单的几样菜:棒鱼炖地瓜梗子、土豆芸豆炖排骨、黄瓜蘸酱,张老板喊三叔加两个菜,一桌四人坐下。

            “城里整天下大饭店,腻歪死了。到乡下就是好,家常菜荤素搭配,糖尿病也控制住了。我看啊,尿糖十有八九是吃出来的。”

            “就是啊,其实所谓的大饭店、大师傅,无非就是把简单加工就可以吃的材料多几道加工程序,吃到嘴里的还不是那些个东西?加工工序多了养分反倒流失了。我的烹调法则是,如果食物本味好,不加工才是最好的加工。”

            “三叔,进了一趟城,理论水平提高了啊!”林滨调侃道。

            “三哥的话在理啊,等以后回去,您就跟着我,专门给我做饭好不好?”

            “我啊,在这里住惯了,哪里也不想去喽。你们唠,我去做饭。”

            加菜很快就上来了,一道清蒸螃蟹,一道海胆汤端了上来。大家达成了默契,上次的鸟蛋事件没人说起,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一样。日子又回到了过去的轨道上了,只是少了一个“采”海猫蛋的人。

            几巡酒后,张老板面色微赤地说:“林海,你小子,真不给我面子。你说,要是有你打理这一摊子,我省老心了不是?我还能亏待你啊。”张老板对林海不来帮忙一直耿耿于怀。

            “这你也别怪他,我们哥儿俩这一摊子也不小,够他忙了。再说了,我的弟弟我知道,他的心根本不在这里儿,这里也就是他的一个后花园,放假了、累了来歇歇,要他长久呆在这儿,根本不可能,用不了多久他就会飞走的。”

            “还是哥了解我啊。毕业也有几年了,该做的没做成,不该做的倒是弄了一大摊子。”

            “什么是该做的?赚钱就是该做的。人啊,有钱赚、有钱花就是福。”张老板冒出这样的言论并不奇怪。

            “可是,老哥,和你商量个事,怕是要影响你赚钱呢!”

            “有话你尽管说兄弟,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保准答应你。”

            “趁你的冰库刚施工,你就往后撤一撤吧。”

            “什么?”张老板睁大了眼睛。于是林海把上午几位专家说的话重复说来。张老板粗声大气地说:“我这里外里又上万块钱丢进去了,这不是拿钱打水漂吗!兄弟你对我有恩,可是这一次我决不能答应你。”

            “老哥,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只是告诉您这码子事儿,别往心里去。”林海当然知道这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这样做也只是为以后的事情做个铺垫而已。

            张老板怎么会不往心里去呢?他可以不知道一加一等于二,但是对如何获得财富,如何避免财富流失具有先天敏锐的嗅觉。

            “还有,哥,咱们新打的筏子,估计也不怎么牢靠,怕是要清理掉一些。专家说了,成立保护区,太靠近海猫岛的区域是要被清理的。”

            林滨就像是一只在洞口守着兔子的狼硬生生被扯着尾巴拽回来,瞪圆了眼睛看着林海:“大海,不是我说你,为了这些个破鸟,荒废了多少东西!我看你啊,就是上了报了,出了名了,被架上去下不来了!”

            看到张老板和林滨的态度,林海只有笑笑。他知道,有些汤需要慢慢炖,有些人需要慢慢等,有些台阶需要慢慢下,有些事情,需要慢慢适应。

            0

            四十九、玻璃,钻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