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降晖>第九十四章 合法作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四章 合法作弊

            小说:降晖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20/11/22 14:41:21

            牛保伦跟任道远见面一聊才知道,事情真的不想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能接触到那份名单的足有几十人!

            任道远他们每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整理这份名单的工作,是放在一个公共邮箱里的,由《同新党青年使命研讨小组》的这些人,谁有空谁来整理,要想查出来是谁泄露的,非常困难。

            牛保伦让任道远把整理新党员名录的事,交给专人来做,任道远否决了,一旦突然安排专人来处理、很可能暴露是牛保伦提供的情报,第二,任道远有些惭愧的说,《同新党》很穷,根本不可能养得起一个专业文书。

            两人聊到未来,都对可能爆发的战火、感到忧心忡忡。

            美国深度介入江南事务,让江南未来走向的不确定性急剧增加,就目前形式来看、高喊“南独”依然很有市场,而由于阔民党、思普利特党对教科书的不断篡改,年青一代的心目中已经没有“大一统”的观念了,为了彰显个性、叫嚣要“上战场”的比例极高,虽然这些年轻人反过来又不愿意服兵役,可是96%愿意“上战场”的比例,还是强烈的刺激了江北人民。

            还没有完成“脱贫攻坚战”的江北人民,在网路上、针锋相对的提出了“宁愿倒退三十年、也要解放全江南”的口号,甚至有“宁愿江南不长草、也要收回江南地”的极端言论出现。

            思普利特党表面看是在给“南独”降温,事实上并没有任何有利于和平、统一的举措,甚至没有表达出一丝和平、统一的意思,以至于江北有个论坛,一篇《选择“南独”政党、就是选择战争》的贴文,被转发2600余万次、热评多达六十多万条。

            被点赞置顶的的一条评论是:“选择‘南独’就是不承认是一个国家的人,既然这些‘外国人’霸占了我国的江南,对待侵略者、只能用猎枪,把他们赶回他们的美爹日奶那里去!”

            江北民意汹涌,当江北的民意要爆发时,江北对江南只有一战!

            如何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扛起和平的重任,牛保伦对《同新党》并不是十分看好,毕竟,目前在“江南”的舆论场中,和平、统一还没有话语权,公开谈论**、都成了一种禁忌。

            任道远认为《同新党》必须旗帜鲜明的公开自己的政见:和平、统一、民生、发展!

            只有在竞选过程中,不断宣示、强调自己的正确主张,用正能量感召选民,只有这样当选、才能名正言顺的做和平、统一的规划,只有这样、才会让江南永远免于战火。

            针对牛保伦对胜选的担忧,任道远告诉牛保伦,作为一个负责的政党,胜选与否、并不是评判她的最高标准,把正确的思想、传播给民众,让**的种子、植入民众的心田,当“南独”言论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时候,和平、统一就会水到渠成。

            任道远笑着引用了一句阔民党常挂在嘴上的话:同志均需努力、功成不必在我!

            针对牛保伦就《同新党》是否能形成共识,内部是否存在急功近利的思想,任道远承认,确实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大选胜败就代表了《同新党》政见、是否为民众所接受,存在为了大选隐藏锋芒的思潮,但是,《同新党青年使命研讨小组》的全体成员、及其发展的新党员,都认同、并坚持这个方针。

            说到这里的时候,任道远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愁苦之色,这让现在不仅能很好伪装自己、也学会察言观色的牛保伦捕捉到了。

            “你们有什么困难么?”牛保伦看着任道远问道。

            “困难?只要做事就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只要肯动脑、办法总比困难多。”任道远笑着说道,他把牛保伦送给他的《阿俪巴山》香烟打开,想借此转移话题,他递给牛保伦一支、自己点燃后深吸一口,他很久没有抽、这么高档的香烟了,以至于这一口烟、足足下去有半截烟。

            “你不必瞒着我,你是有难言之隐的,就说出来吧。”牛保伦当然不会被他搪塞过去。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大选绑定的民代选举,是我们这次的主要选举目标,参选人需要提交一定数量的‘联署书’,这个很好理解。

            可是,你知道吗?每位参选人还需要缴纳高额保证金!一旦败选,这个钱就要被没收!

            这是让民众参政、议政,应有的态度么?设立这么高的门槛,不就是要把愿意为民众说话、愿意为民众做事的人,挡在议场外,任由阔民党、思普利特党把持议场,任由他们黑箱操作议题?

            你听过《泰枰大学》黎敖同学改过的《将进酒》么?

            君不见,涛涛民意在窗外,雷鸣之音无复回;

            君不见,议场黑室乔利益,朝成议员暮千金;

            人生得意他尽欢,哪管民意空对月。

            。。。。。。”任道远的语气慷慨激昂、悲愤难平。

            “这个‘竞选保证金’不是为了防止‘恶意’参选的人么?它的存在、也有其合理性。”牛保伦劝慰道。

            “名义上是这样,其实,这就是合法作弊!完全是为了阻止小党和个人参选,‘竞选保证金’可以有,但是,有必要设置那么高吗?没有哪个民众会把一万元不当钱、拿去‘恶意’参选的。

            设置那么高得‘竞选保证金’金额,主要就是把普通民众、小党派排斥在外,阔民党、思普利特党,两党好把持议场,他们制定政策的时候,是把个人利益和政党的利益,放在民众利益之下的吗?有过吗?

            一场选举下来,你知道他们要投入多少资金么?

            花了他们自己那么多钱,你指望他们全心全意的为民众考虑?你指望他们凡事从公平、公正的角度考虑?”任道远有点儿激动地说道。

            “不说这个了,上次地方选举,你们提出的那个一人一元,是不是因为筹集不到竞选资金的无奈之举?你们现在的财务状况怎么样?”牛保伦当然也了解很多所谓选举中的猫腻儿,而且,他本人就亲生经历过几次选战、虽然只是助选。

            “让您见笑了,那确实是无奈之举,我们《同新党青年使命研讨小组》基本没有资金来源,最多的就是党部返回来的党费,用于选举的话、何止是杯水车薪呀!

            上次地方选举,我们推出的提名人,当选率是76%,可是你知道吗?就因为筹集不到足够‘竞选保证金’,我们有更多的提名人被迫退选!”提起往事,任道远感慨万千的说道。

            “现在呢?”牛保伦关心的问道。

            “我曾经尝试过,去找企业家和有钱人谈‘政治献金’问题,这些人并不因为《同新党》是个小党、就看不起你,他们抱着不支持、却也不得罪的态度,也是或多或少愿意捐款的,但是,无一例外、都有各种各样的附加条件,说白了,就是一旦当选、必须保护他们的利益不受损,甚至要帮他们谋求更多利益。

            这与完全违背我的政治理念,我是不会拿民众利益去跟他们做交易的,所以,目前我们只接受个人捐款,你知道,肯给我们捐款的、都是最底层民众,很多人生活艰困,所以我们又回到一人一元这个主张上来了,这样一来,你懂的!”虽然是个让人沮丧的局面,任道远倒是乐呵呵的说道。

            “你们的**、邬诚典**就没有在这方面给予你们一些支持吗?”牛保伦问道,他的心里在盘算另外一件事。

            “邬**曾经提过,要把所募集到的资金一分为二,一半用在原有选区,一半交给我们新开拓的基层选区。

            你知道的,《同新党》的财务状况一直不好,要是再分成两份,很可能让原有选区、没法保障必要的宣传资金,造成选举上的被动。

            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同新党青年使命研讨小组》开辟的战场、遍及全江南,就算拿到那一半资金,撒到所有选区后、其实就没有多少钱了。

            与其这样,不如把有限的资金、集中起来使用,所有我们拒绝了邬**的好意,请他把这部分资金、全部用在原来的选区。”任道远说完,跟牛保伦又都点上一支烟。

            “请洪玉柱先生担任《同新党》大位候选人,是真的么?”牛保伦抽着烟,一边想事儿、一边问道。

            “是的,这是我们全党共识。

            《同新党》内,并没有一个在江南拥有广泛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洪玉柱先生的理念又与我们完全相同,支持她参选、并全力帮助她选举,是一件三赢的好事儿。”任道远坦然说道。

            “她同意了?”牛保伦接着问道。

            “暂时还没有,她对阔民党的感情很深,怕自己参选、影响到阔民党的选情,所以还在犹豫。”任道远有些无奈的说道。

            “小心那个姜绛尘出来捣乱,他不会用洪玉柱、但也不会让洪玉柱为《同新党》所用。”牛保伦提醒到。

            “这个我们早就想到了,现在主要是老**、俞**在接洽这件事,我相信洪玉柱先生最后一定能明白,她不是对不起阔民党,她的选择、一定是要对得起江南民众!”任道远很有信心的说道。

            “我可以给你们筹措一笔资金,5000万够不够?”牛保伦突然说道,他原本计划拿出一半“私房钱”的,临时改为5000万元的。

            “你已经帮助我们很多了,我这条命也是你救下来的,这么一大笔钱、我们实在受之有愧!高义心领了!”任道远有点儿感动的说道。

            “我不是捐给《同新党》,我是捐给江南民众的,希望你们善用这笔钱,坚持你们和平、统一、民生、发展的初心不动摇,让江南人民永远远离战火!”牛保伦非常诚恳的说道。

            “谢谢你!我们一定会坚守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参政、议政、不执政,为江南民众监督执政者、让江南的未来更加美好!”任道远很严肃的说道。

            “希望你们掌控议场的时候,推出的第一部法令就是、宣布有‘南独’纲领的政党为非法政党,彻底让江南的‘南独’势力、变成历史的垃圾。”牛保伦提出一个明确的建议。

            “很好!这个可以旗帜鲜明的、表明我们反对‘南独’的立场,彻底吹散战争的阴霾,可以作为我们的竞选纲领之一。”任道远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把知道那份名单的人、分成若干组,然后分别告诉他们,这笔捐款是不同的人捐赠的,只要思普利特党开始调查、整治那个人,那就说明泄密的人就在其中。

            把范围缩小到较小范围后,再尝试使用其他方法调查这个泄密者,不行的话,我再拿出5000万来,如法炮制一次、每个人都告诉他们一个不同的人名,这样就可以锁定泄密者。

            你看这样行不行?”牛保伦看着任道远说道。

            “办法是很好,只是让您。。。。。。”任道远有点犹豫的说道。

            “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用在有意义的地方、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价值。”牛保伦很豪气的说道,然后他给了任道远一个捐赠人的名单:傅鑫睿、夏拥天、吕满河、杨思拓、陈斯昧。。。。。。

            这夜,两人聊了很久很久。。。。。。凌晨两点多,两人才握手告别,牛保伦看着任道远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才叫上望风的青灵子,一起返回泰枰市。

            1

            第九十四章 合法作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