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破毒牙>第七节 霸天蛇之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节 霸天蛇之死

            小说:破毒牙 作者:美楠美浠 更新时间:2021/2/8 15:36:59

            聂第斯潘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气息已经全无。

            他微微叹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开,脑海中仔细回忆起这名年轻人濒死时的动作,再看看周围的战斗阵地,看得出蚂蝗雇佣军的抵抗并不激烈,心中猛然一惊,大惊失色的叫道:“不好,这是蚂蝗雇佣兵的调虎离山之计,他们的目标是波哥城,我们快回城,迟了可能会出大事”!

            阿布赛琪通过通讯设备,听了聂第斯潘的分析,当即命令一部分人留下来打扫战场,收集线索,其余人随同自己和聂第斯潘马上往波哥城城区的方向飞驰。

            蚂蝗雇佣兵若是进了城区,相当于在城里安装了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要是他们发起恐怖袭击,造成波哥城的恐慌,必定会天下大乱,局势动荡,这个时候,执政朝堂和杰克温阁首就真的是危险了。

            “监察官,能否马上调动城防军南区指挥司的人,严密监视从南面进入城区的人”,枭龙直升机上,聂第斯潘热切的道。

            “迟了,就在刚刚,我接到消息,南区指挥司的指挥官被杀了,身首异处,现在南区指挥司的营地一片大乱,指挥系统崩溃,已经失去了防御能力”,阿布赛琪监察官坐在椅子上,颓然道。

            “什么”?

            聂第斯潘顿时如遭雷噬,呆然不语,格拉斯坐在后面,看着失魂落魄的阿布赛琪和聂第斯潘,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过来一会,阿布赛琪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掏出加密的卫星电话,拨通了个号码,低低说道:“请交代波哥城内驻防的兄弟们,立即持枪上街,控制各个关键位置,控制交通要道,极有可能有一批非法武装分子进入城区了,对波哥城图谋不利,请注意,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聂第斯潘看阿布赛琪收了卫星电话,低低说道:“监察官,阁首府、执政朝堂办公大楼和国是院议会大楼,是不是也派人去重点保护起来”?

            “难道他们真敢。。。。。。”,阿布赛琪看着聂第斯潘,又回过头看了看坐在后面一排的格拉斯,心中的震惊流露在面容上,表情复杂无比。

            “这帮雇佣兵,您是了解的,比恐怖武装份子还狠毒,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搞破坏,烧杀淫掠、谋杀、屠村、颠覆政权,这种罪行累累如天上的繁星,数都数不清,所以我们还是要防范,况且,他们带着那个东西,目的是什么?我们还没搞清楚,不得不防啊”,聂第斯潘盯着阿布赛琪布满血丝的双眼,沉声道。

            阿布赛琪也看着聂第斯潘清澈的双眼,两人都从彼此的眼身里看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阿布赛琪收回目光,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那只有报告杰克温阁首先生了,请他发布紧急事态禁止令”!

            “我不同意”,身后默不作声的格拉斯突然说话了,出声反对说。

            “为什么?说出你的理由”,阿布赛琪身躯一震,回头盯着格拉斯,沉着脸,严肃的说道。

            “紧急事态禁止令是国家面临败亡和政府面临被颠覆的最紧急情况时候才允许发布的,我担心一发布会引发更加严重的事态,导致不明真相的民众争相越境出走,引来联合国的介入,所以我反对”,格拉斯冷笑一声,扬声说道。

            “唔,有一定的道理”!聂第斯潘点了点头,朝格拉斯投以奇怪的一眼,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情况下,确实不宜大动干戈,大肆宣传紧急的情况,发布紧急事态禁止令,只能在火苗刚刚燃起,趁着还没形成大火的时候,将火苗消灭,摁倒在萌芽状态,否则,不明真相的人会产生恐惧心里,造成不可扭转的影响,若有人在暗中再进行推波助澜的话,局势就更加难以控制了。

            “格拉斯司长先生,你说的很好啊”,阿布赛琪探过身子,拍了拍格拉斯的肩膀,赞叹道。

            “这。。。。。。,作为警备官总署的司长,又是特别行动处的成员,这是我应该的”,格拉斯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突然有点后悔了,他不知道他这番反对发布紧急事态禁止令的意见,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通知枭龙特战队,让他们重点把守阁首府、执政朝堂行政大楼和国是院议会吧,我觉得更妥当些,驻防部队协同波哥城的警备官,加强巡察,重点是汽车站、火车站、地铁站、机场、学校以及通航港口,还有各个大桥,防止蚂蝗雇佣军进城后在这些人员密集的地方搞破坏,造成混乱”,聂第斯潘已经恢复了睿智的思考能力,脸上恢复了自若的神态,双目散发出自信的光芒,沉稳的说道。

            ”秒啊,这个方案很好,该兼顾的地方都兼顾到了,就这么办“,阿布赛琪一反刚才的颓废状态,猛地一拍大腿,高兴的叫了起来,说着再次掏出了卫星电话,下达了命令。

            “贾局长,你那边情况怎样”?趁阿布赛琪打电话下达命令的时候,聂第斯潘也拿起了卫星通讯电话,拨通了贾迈克的卫星通讯电话。

            “聂第斯潘处长,经过调查,阿骨仔以前的档案和他之前走的比较近的同事,我们发现啊,阿骨仔自小父母双亡,是他的奶奶抚养他长大的,他这个人因为自小家境比较贫寒,所以学习非常刻苦,成绩一直很优异,后来以警官学校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了我们波哥城警队”,贾迈克接通了聂第斯潘的电话,说道。

            “看着履历很清白啊,这么优秀的人,以第一名的成绩靠近波哥城警队,那是过五关斩六将呐,相当的厉害,可是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怎么会跟这件事扯上关系呢”?聂第斯潘有点郁闷的问道。

            “我们调查到阿骨仔还有个奶奶后,便派人去乡下调查了,派去调查的同事还没回来,不过据他们电话报告说,他的奶奶病很重,似乎还染上了毒瘾,每天白药不间断”,贾迈克在电话中说道,不知道是不是直升机突然颠簸了下的原因,此时的声音有点断断续续。

            “毒瘾,白药”?聂第斯潘吃了一惊,重复道。

            “是的,据派去调查的同事电话报告说,阿骨仔的奶奶似乎染上了毒瘾,而且不轻”,贾迈克担心聂第斯潘听不清楚,大声说道,声音清楚的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毒瘾”?格拉斯也听清楚了,心中大吃一惊,脸色却微微变了变。

            “好,这些回来具体再说,现在有个更加紧急的情况,我们怀疑蚂蝗雇佣军已经进了波哥城,目的不明,请你马上调集所有局里和各个分局的警力,协同阿布赛琪的驻防官兵,穿上防弹衣带上武器装备,控制各个汽车站、火车站、地铁站、机场、学校以及通航港口,还有各个大桥”,聂第斯潘停顿了下,说道。

            “好,收到,我马上安排”,贾迈克一听,大吃一惊,他是安保体系内的老兵,马上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斩钉截铁的说道,随即挂了电话,调集警力去了。

            枭龙系列直升机轰隆轰隆安全的在国家特情总署大楼前停了下来,聂第斯潘没待直升机完全挺稳,便推开了机舱门,在机舱口扭头朝阿布赛琪挥了挥手,跳了下来,朝情报司作战室狂奔,格拉斯无奈,也跟着跳了下来,跟在聂第斯潘后面,他一边跟着跑,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低声咕噜起来。

            “阿不思、贾迈克和安娜丽杰他们人呢?还没有回来吗”?聂第斯潘看了看表,时间到了凌晨六点钟,他环视了一眼,发现阿不思、贾迈克和安娜丽杰都没有回来,连忙问里面的工作人员。

            “没有”,一名工作人员站了起来,报告道。

            “安娜丽杰也没有回来吗”?聂第斯潘急问道。

            “没有,刚才安娜丽杰司长出去后,就没再回来”,这名工作人员回答道。

            “快,打她电话”,聂第斯潘一愣,缓缓坐了下来,心里滋生出一丝不祥的感觉,国家档案中心离国家特情总署大楼并不远,开车大概也就十分钟的时间,可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处长先生,安娜丽杰司长的电话打不通”,这名工作人员连续拨了几次安娜丽杰的电话,转身向聂第斯潘报告道。

            “好,我知道了,你们再打,持续的打,直到接通为止”,聂第斯潘摆了摆手,一时默然无语。

            “聂第斯潘处长先生,不然我去看看吧,国家档案中心距离这里不远,安娜丽杰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站在一边正冷笑着的格拉斯脸色突然一正,收回了冷笑,附身对聂第斯潘说道。

            “哦,不,再等等,我相信安娜丽杰司长的能力”,聂第斯潘站了起来,来到作战室挂在墙上的波哥城放大版的地图,微微皱了皱眉头。

            “叮叮叮”!

            这个时候,聂第斯潘的卫星通讯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阿不思打进来的电话,他连忙按了个接听键。

            “处长先生,幸不辱使命,霸天蛇这老小子正想架势直升机逃跑,在天台被我们堵了个正着,给逮回来了,现在快到国家特情总署办公大楼楼下了”,一个略显得意的声音传了进来,是阿不思的声音。

            “好,我下来迎接你们,也顺便给这位老朋友打打招呼”,聂第斯潘哈哈大笑起来,心情顿时好了起来,逮住了霸天蛇,相信能从他嘴里掏出不少原本隐藏在冰山底下的秘密,这是自从“破毒牙”行动开始以来,霸天蛇或许是第一个落网的重量级关联人物,也许能从他嘴里知道波山河水库爆炸案跟火车站遇袭血案的关联之处,甚至知道蚂蝗雇佣军携带神秘的箱子进城的真正的目的。

            聂第斯潘迅速挂了电话,旋风般冲出了作战室,一路奔跑,顺着安全楼梯往一层跑去,他嫌电梯慢,竟然电梯也不去乘了,来到楼下门外的石头阶梯处,他远远看见几辆吉普车缓缓行驶了进来,在空旷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一名肥头大耳的胖子从中间那辆吉普车上被推着走了下来,聂第斯潘定睛一看,正是昨天晚上就打了不少交道,在地下密道与之暗战不已的霸天蛇,他哈哈一笑,正要走上去打招呼,就在这时候,一道亮光突然一闪。

            这道亮光在天还未大亮的清晨尤为刺眼。

            “不好,有狙击手”!聂第斯潘大叫一声,狂喊着向前扑去。

            “噗”!

            聂第斯潘的话音尚未落定,别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噗的一声轻响,刚刚下车的霸天蛇脑门迸出一道血花,哼都没哼一声,便轰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场面顿时一片大乱。

            最重要的线索霸天蛇竟然被当街刺杀了!

            聂第斯潘脑中顿时一片混乱,脚下站立不稳,差点就要晕了过去。

            0

            第七节 霸天蛇之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