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世间与我不同道>  第一卷 漫漫修真路 第十五章 变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卷 漫漫修真路 第十五章 变故

            小说:世间与我不同道 作者:莫蜒大D 更新时间:2020/11/17 23:35:15

            此时的昆仑境,血色残阳悬吊与天空,大地之上,满目尽是疮痍。

            玉清门主殿之上,立着三个白衣少年凭空而立,虽然苍穹与大地均被染成了血色,可这三人的一袭白衣仍旧皑皑,手中的剑,皆是频频往下滴血。

            玉清门主殿前得广场,堆积着数不清光怪陆离的尸体,尽是狰狞猛兽,却又有着人形。

            与这三人相对的,满眼望去,尽是与那些尸体一般无二的人形猛兽,谁也说不好下一刻,这数不尽的邪魔,是否就会将这三人撕碎。

            为首的白衣少年轻轻拭去嘴角渗出的鲜血,一把扯下腰间别着的酒葫芦。

            “简虎简炀,玉清门今日蒙此大难,你俩可曾后悔拜入剑宗?当初若不是我执意拉着你们离家求道,或许今日死的就只有我一人。”说着,就入喉中“哥哥先干为敬,算是赔罪了。”

            这三人,正是人界三宗之一,剑宗玉清门的三位弟子,同时,也是一家同胞三兄弟,二弟简虎,三弟简炀。

            为首之人,便是玉清门首座弟子,简胜!

            “大哥,你我兄弟三人一母同胞,生来一起,死也一起,何悔何惧?”简虎也是扯下自己的酒葫芦,与他大哥饮到一处。

            见两位哥哥皆是豪迈饮酒,这三弟简炀却并没有饮酒的意思,仅仅是用脚跟擦去剑身上那些紫红的污血:“大哥二哥,你我三人的目的便是阻止这些个邪魔一个时辰,待王琳师妹逃脱一定距离,你我的使命便就完成了。”

            简胜看了看简炀,含着一口还未咽下的酒水,喷在自己的剑上。只见剑身上的血如同冰雪遇到赤炎一般,立刻蒸腾挥发不见,而剑身因受到酒水的浸染,隐隐发出阵阵微鸣震颤,一股股磅礴霸道之气升腾开来。

            “三弟,我们已经阻挡了一个多时辰了。”说着,简胜将剑平举身前,遥指着对面的数万邪魔,剑尖所指方向上的邪魔,深怕遭雷劈一般,竟都自觉的散开了几分:“既然已经挡了他们一个时辰,也不怕再搭上性命多挡他一个时辰。”

            简虎此时也扔下了酒葫芦,一抖剑身,立于简胜身边,最好了最后一搏的准备。

            “只可惜,我们到头来,都未能查清,这些邪魔,是如何突破界规所限穿阳入世的。”

            简炀看着视死如归的两位哥哥,不仅暗自摇头。嘴角不可查的抽搐了两下,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在身前舞出了一个剑花:“既然哥哥们决定如此,三弟自当跟从!”

            说罢,三人便向着面前势不可挡的邪魔大军中冲去,如同滚烫的铁球落入黄油一般,激起一阵血雾......

            三人只报了一个信念,即便他们分身碎骨,只要王琳前往其他宗门报信及时,使其他两宗有所防备,定然不会落得他们玉清门一样的下场。

            不过他们忘记了一件事,玉清门遭受邪魔突然袭击,以至山门被破毫无招架之力,显然邪魔是早有预谋。

            既然邪魔早有预谋,他们怎么可能放过白泽宗和云阑居?

            与玉清门相隔千里之外的白泽宗外,玉清门人王琳,便是眼睁睁的见证了白泽宗剩下的百人修士,在十倍于玉清门外邪魔的围攻下,卫道身死!

            此时的王琳,已经全然没了当世三宗弟子的威严、庄重与落落大方得体,只像是一支畏缩市井沟渠中的老鼠,全然顾不得已是满身伤痕的疼痛,尽量隐去身形藏身在一片乱世当中,一双美眸中布满血丝,纤纤玉手抓着身边一块巨石,手指因为屈辱于愤怒,深深嵌入石中......

            远处的邪魔大阵之中,一名白泽宗修士拼死杀出重围,此时的他,已是满身血污,左臂自肩头不翼而飞,曲折的裂口在腥臭的风中不停颤抖。

            紧跟着他追出来的,是一个邪魅的身影,手中,正提着前者的断肢。不过这邪魔并未立马追击,只是拿着断肢在原地把玩。断肢因为刚刚被扯下,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白泽宗修士本想就此逃命,也顾不得左肩的疼痛,只是一味的催动真气向远处遁去。可耳边传来的,确实极尽讽刺,阴冷与沙哑的话语。

            “堂堂白泽宗修士,竟也会仓皇逃走?罢了,就让你去吧,只不过你这一条断臂,我也就只能勉强让我家狗奴拿去啃了,桀~桀,万万想不到哇,名扬人界的三宗之一,自诩道法正统,居然还教了自家弟子如何逃命的本事。”

            说着,便随手将白泽宗修士的断肢抛向一旁紧随而来的几条恶犬邪灵,任他们胡乱撕扯。也不知是看着这些个恶犬抢食的丑态,还是被这番话所引,邪魔们爆发出极为刺耳的笑声。

            这样的笑声传入那位白泽宗修士耳中,无疑比时尚任何挖苦人的言语更让人难过。

            最终,已经奔逃出好几里外的修士,终究是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过了身。

            显然,他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并不是因为他觉得逃离可耻——而是为他自己作为白泽宗最后一个幸存的弟子而羞耻。

            此时的王琳,距离他,仅一步之遥。

            “邪魔!即便我白泽宗今日尽数被尔等所灭!他日也一定有道门众人为我等证明,我道门中人,除魔卫道,乃本分!!!邪魔受死!”

            她知道,若是她现在劝上一句,便能让他清醒过来,但是这也同样意味着,她和他一样,都不可能逃离。

            作为人界的三宗修士,朝夕所闻的正道思想告诉王琳,在这种危难关头,即便是舍生卫道,那肯定也是义不容辞的,任何一个修士,舍生卫道都是最光荣的死法。

            可是现在、在这里,这种荣耀又有何意义?山门不再,师兄弟皆死于非命,即便是三宗年轻一代的翘楚简家三兄弟,也为了掩护她而舍去性命为她抵挡邪魔大军。

            所以,现在,理所应当的,便只能是静观其变,眼看着同道中人在屈辱之中,飞蛾扑火......

            随着王琳的犹豫,她手边的巨石又碎裂了几分,她多想现在就冲上去,义无反顾的与那白泽宗修士一道,拼尽最后的余力冲入敌阵,哪怕是临死前一个邪魔也斩杀不了,也好过她在此地苟且偷生。

            可是,她没有,她也不能。

            她只能红着眼眸看着这个独臂修士折返冲杀回去,最终,淹没在兽海之中。

            即便王琳能够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她的道心也必定崩坏——因为她违背了一个修道之人最基本的底线,连除魔卫道的勇气都没有,她由哪有资格再自称为一名修士?

            当王琳看着邪魔们手握白泽宗修士身体中的各色脏器不断挥舞炫耀之时,她只能悔恨的闭上了双眼。

            可就在此时,方才那阴冷沙哑的声音,诡异的从她身后很近的地方传来。

            那声音近得,似乎就是在王琳的耳边!

            “桀~桀~,原来这里...还躲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修呀?”

            王琳瞬间寒毛道竖,白嫩的脸颊此时更显煞白,她猛地抬起头来,发现,刚刚那个讥讽白泽宗修士的邪魔,此刻正悬空俯身在离她仅仅一步。

            “桀~桀~,小娘子长得倒是俊俏,既然咱家都找到你了,何不如让咱家......”说着,邪魔就这么悬空着,渐渐向她飘来“收下这张皮囊如何?”

            随着邪魔单手举在她的面前,王琳的瞳孔一阵紧缩!

            下一刻,王琳凄凉无比的嚎叫,就被众邪魔撕扯肉体的声音所掩盖。

            为首的邪魔,从兽群中慢慢走出,手中多出一物,正是王琳整张的皮肤!他心满意足的惦着手中这张人皮,斗篷下幽幽发出一阵怪笑。

            “桀~桀~,又是一张好皮囊。”

            此时,久久悬与天际的血日,终于没入了地平线。

            而从另一头升起的,恰是一轮血月!

            是日,昆仑境中不知从何而来的大批邪魔,将玉清门团团围住,只用了半日时间,便攻克了剑宗睥睨天下的封山剑阵。

            玉清门同掌门吴道子带领满门上下五千修士,联手抵御邪魔大军,苦战六个时辰,最后仍然不敌,拼得了个无一生还的下场,掌门吴道子在数万邪魔的围攻之下含恨陨落当场,即便是侥幸逃脱了一名女修,也在寻找救援的途中殒命。

            这样的惨剧,几乎是同时在闻名天下的白泽宗、云阑居宗门上演。

            仅仅一日之间便,人界声名赫赫的剑、气、法三宗,便从这个世间除名,数万人界顶尖修士,无一生还。

            原本是人间仙境的昆仑境,千里沃野变为一片沦为炼狱,邪魔任由尸横遍野,知道是炼狱也不曾有过如此惨状。

            同时因为此次变故太过突然,昆仑境也无一人生还通风报信,昆仑境以外竟无一人知晓这场变故,仍然以为三大宗一如既往,过着逍遥如仙的日子。人界中的当世各派,还无限憧憬着两年后的三宗进修大典。

            他们不会知道,两年之后,等待着人界的并不会是什么三宗大典,而是一场人间浩劫。

            0

            第一卷 漫漫修真路 第十五章 变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