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在那高高的洪涛山上>第七十章 民族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章 民族魂

            小说:在那高高的洪涛山上 作者:平阳虎张晓红 更新时间:2020/12/30 21:16:43

            第七十章

            民族魂

            日本投降了,寒冰在酣畅淋漓地跳着秧歌舞。

            躲在朔县的**李易山已感觉到末日的来临,朔县不能再呆下去了。他自己可以到哪里去呢?又能到哪里去呢!

            他随时随地都感觉到羊倌区长那黑洞洞的枪口会喷出那复仇的火焰。

            他绝望了!

            他魂不附体、披头散发、衣冠不整、跌跌撞撞地走到院内那口水井旁,一头栽了下去,结束了他那可耻的一生。

            梁玉华见李易山投井,她唯一的一点希望也彻底破灭了!

            她能回到昔日朝夕相伴的姐妹们身边吗?不可能!

            她能回到昔日深爱她的李尚身边吗?不可能!

            她能回到慈母般痛爱她的云龙老人身边吗?不可能!

            她无颜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她牙一咬,心一横,悬梁自尽了。

            梁玉华的自尽无声无息,雪花的“婚姻”却闹得惊天动地。

            雪花是胡豺子沟村的一名妇救会干部,虚岁十八。

            父母在她八岁时,与同村的胡二毛订了娃娃亲。

            这个胡二毛好吃懒做,整日里游手好闲,是当地一个有名的混混。

            他见雪花年芳十八,就提出结婚,以践“婚约”。

            雪花一妇女干部,见多识广,怎愿嫁给这么个“泼皮无赖”!

            她直截了当地对胡二毛讲:“**的婚姻法取消了娃娃亲。咱俩这桩婚约作废!”

            胡二毛气急败坏,跑到雪花家大吵大闹好几次。

            无奈村干部都支持雪花的正义行动。胡二毛虽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村里有好事者给胡二毛出主意:“你如果要想得到雪花,你就得去参加八路军。”

            胡二毛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让我去参加八路军?八路军又苦又累不说,约束还严,万一哪天打仗‘翘**’了,我咋讨雪花?”

            好事者说:“听说日本人快投降了,仗都不打了,你‘翘甚**’?你要想娶雪花,只有走这条路。政府保护军属,你参军,她就是你的未婚妻,以后回来风风光光地娶雪花,谁敢阻挡?!雪花如果不愿意,你就把她抢了去,又当如何?”

            胡二毛一听,心里美滋滋的,为了“早日抱得美人归”,他把牙一咬,报名参军了。

            胡二毛平时游手好闲惯了,哪里吃得下部队的苦。他成天牢骚不断,怨天尤人,成了班里的“后进”。

            指导员找他谈话,他对指导员说:“我媳妇儿瞧不起我,不愿嫁给我,我没有心思参加训练。”

            指导员对他说:“你只有认真训练,杀敌立功,用你的喜报和大红花去赢得你那个未婚妻的芳心。”

            即或如此,胡二毛仍然我行我素。

            一天,他在班里又把他的“悲惨遭遇”添油加醋地大大渲染了一番。

            他胡编乱造一通说:“有个野汉子仇视八路军,故意想拐走我的未婚妻。让我这个光荣的八路军战士戴绿帽子。”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煽情,获得了极大成功。

            好几个战士当场哭成泪人。

            这时,有个战士提出:“我们大家帮胡二毛把‘老婆’抢回来,为我们八路军争口气!”

            胡二毛的班长也姓胡,在群情激愤下,被胡二毛以“一笔难写两个胡,三百年前是一家”为理由,裹挟参加了这次行动。

            就这样,他们一个班荷枪实弹直扑胡豺子沟村,开始了“抢媳妇”行动。

            雪花听说胡二毛要来抢亲,连夜跑了五十里,到妇女部寻求保护。

            这天晚上,寒冰、玉凤、秋菊和石榴四人刚好从外面赶回妇女部。

            玉凤、秋菊听了雪花的哭诉,就把雪花藏了起来。

            当时,妇女部与县政府合在一个大院内办公。

            胡二毛及其他这一个班的战士,一路追踪到县政府。胡班长命令用机关枪封住了县政府的大门,扬言不交出雪花,就要开枪。

            事态几乎发展到了白热化。

            寒冰挺身而出,走到县政府大门外,对胡班长一干人说:“八路军兄弟们,这里是县政府,雪花就在里面。但你们采取这种武力方式抢亲,居然还用机枪封门,是错误的。既违反边区婚姻法,也严重破坏了军民关系。

            “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既然这是胡二毛与雪花的婚姻问题,就请他俩在妇女部协商解决。其他的八路军战士请立刻回到你们的驻地。第二个选择,如果你们不采取协商的方式,要硬冲,那就从我身上踏过去,身上再加几个窟窿,我反正已经是死过几次的人了,再死一次也无所谓!”

            胡班长本来是想吓唬吓唬这些老百姓,帮胡二毛把媳妇抢到手就算“完成任务”。谁知道还冒出个不怕死的来。

            他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就悄悄对战士们说:“大家都把武器给我收好了,只准抢人,不准伤人。哪个龟儿子敢不听招呼,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他!”

            就这样,十几名战士一拥而入,把雪花搜出来,捆住手脚,抢跑了。

            玉凤、秋菊和石榴等愤愤不平,但是也无可奈何,眼巴巴地看着这个倒霉的结局。

            寒冰直接跑到八路军团部,反应胡二毛的劣行,要求给予处理。这件事层层上报,直达晋绥分局和120师师部。

            若干天后,寒冰参加晋绥分局召开的一个干部大会。有领导在会上就“抢媳妇”这件事,批评雁北妇女部破坏军民关系。

            寒冰听到这天大的冤枉,她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了。

            她受过的冤枉和委屈难道还少吗?这也权当是一次锤炼罢了!

            全国人民期盼的和平被蒋介石隆隆的炮声打碎了。

            内战爆发了!

            为了反抗国民党的猖狂进攻,晋察冀根据地和晋绥根据地决定联合打大同。

            寒冰此时是以晋绥边五分区妇女部主任和武装部长的双重身份出席会议。

            **军委下达的作战任务是:夺取三路(平汉、正太、同蒲)四城(保定、石家庄、太原、大同)。

            晋绥军区及晋察冀军区部队发动了晋北战役,解放县城十座,控制了大片地区,大同已是孤城,为发起大同战役创造了良好时机。

            大同为阎锡山控制,横亘在晋绥及晋察冀两根据地中间。拿下大同即可使两个根据地连为一片。

            联席会议上要求,晋绥根据地以雁北为主,组织支前民工两万人,准备时间为一个月。

            寒冰在会上表态,她说:“我们晋绥五分区预计可以组织三万人。”

            领导当场高兴地说:“有了你们的有力支持,我们打大同的信心就更足了,把握就更大了。我代表部队首长谢谢你们!”

            寒冰接到这个任务,把武装部和妇女部的干部都分派了下去,要求立即进行民工的动员和组织工作。

            妇女部的玉凤、秋菊、石榴都分县包干,个个独当一面。

            寒冰专程到朔五区与羊倌区长、云龙老人商量组织支前民工的事宜。

            在双井,寒冰意外遇到了春桃。

            寒冰问春桃:“你这几年到哪里去了?”

            春桃说:“李易山那个狗**带人来抓我,我呆不住了,只好跑到口外我姨妈家去了。”

            寒冰说:“你回来正好,现在我们要组织支前民工,你就一起参加这项工作吧。”

            春桃面带迟疑、欲言又止。

            寒冰见了,说:“春桃,你还有话吗?”

            春桃支吾半天,涨红着脸说:“老吴,我想问,我的组织关系?”

            寒冰一听,埋怨道:“你看我这个人,只顾得见面高兴了,忘了这事。你与写自首书的党员不同,他们的组织关系很难再承认了。你是在恶劣环境下被迫脱党。你需要写一个恢复组织关系的申请,要说明这三年干了些啥?还要有证明人,组织还需要到口外去调查核实。如果证实没有叛党行为,就可以恢复组织关系了。”

            春桃紧紧拉着寒冰的手,留下了两行热泪。她激动地说:“我终于可以回到组织的怀抱了!”

            寒冰的支前民工组织工作进展顺利。

            她们成功组织了包括区小队、村民兵队和支前民工共计三万多人,这还不包括各县临时建立的兵站、草站、战地救护站等。另外,仅仅山阴县,就提供粮食一百万斤,草料五十万斤,军鞋一万余双。

            寒冰作为西雁北支前民工总指挥,带领着民工们随着解放大军浩浩荡荡东进,直扑大同。

            在与他们相向而行的行列中,寒冰遇见了胡班长的部队。

            寒冰气愤地问胡班长:“你们把雪花怎么了?”

            胡班长说:“成亲当晚,她跳窗跑了。”

            寒冰说:“我说你们连‘捆绑不成夫妻’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胡班长不好意思地说:“这,都是那胡二毛闹腾的!”

            寒冰问:“胡二毛呢?”

            胡班长说:“先说是去追媳妇,后听说要打仗,当逃兵开溜了。”

            寒冰说:“胡班长,你知不知道,那家伙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本质恶劣。想要把他教育好,我看难!”

            胡班长说:“为这事,我挨了处分,班长一撸到底。这不,要打大同了,前几天才宣布我重新当班长。听说你为这事还挨了批,实在对不起了。老吴!”

            寒冰对胡班长说:“我在雁北这几年的经历告诉我,只有与老百姓形成血肉关系,我们才真正是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我们十万支前民工做你们的坚强后盾,祝你们马到成功!”

            寒冰带领的支前民工在大同外围休整待命时,她请假顺路到了北深井村。

            她找村长说明来意。

            村长把她带到一面陡坡前,对她说:“东方**就葬在这里。”

            寒冰看着这个坡,问村长:“东方的坟在哪里呀?”

            村长说:“没有坟,是葬在一个山洞里的。”

            寒冰问:“山洞在哪里?”

            村长说:“前年下大雨,冲没了。”

            寒冰一听,有些气愤地问村长:“为什么没有一个坟?”

            村长说:“坟修小了,怕狼祸害;坟修大了,怕鬼子祸害。所以,我们就选了一个比较深的山洞里。谁知下大雨,山洪暴发,把洞冲没了。”

            寒冰听了顿时无语,呆在那里。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让村长带路,决定要把东方牺牲的过程重新推演一遍。

            她从东方和小乔在山包后狙击敌人处开始,顺着山坡往上走。她边走边模拟当时的情景,如何射击,如何奔跑。

            寒冰顺着东方跳下去的那个坡,下到沟底,沟不算特别深,有十几米,沟壁光秃秃的,比较陡。

            寒冰顺着沟底慢慢地看、慢慢地找。

            前年下过大雨,又隔了三年多,地表印记早就没了。

            寒冰不死心,她认定东方有东西埋在附近。

            她根据老乡的描述和东方受伤的情景,边走边模拟,居然把东方埋的那个挎包找到了。她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份普通文件,还有那两枚被子弹打得变形穿孔的银元。

            寒冰把银元紧紧地久久地攥在手里,捂得热热的。

            寒冰在老乡指认掩埋东方的那个山洞前,小心翼翼地挖了一个深深的坑,把东方的挎包和银元埋在了那里,权当是个衣冠冢。

            村长还告诉寒冰;“当时,有七八个伪军领着好几个鬼子,跑去挖东方的那个山洞,企图挖出东方的遗体请功。谁知突然天降大雨,山洪暴发,山坡垮塌,不但没把东方的尸体挖出来,反而把这几个伪军和鬼子全部埋在了山底下。算是给东方陪葬了!山洞被水冲塌后,我们还去找过,没发现他的尸体。”

            她原想给东方墓前立个碑,至少立个木牌,上面要写的字她都想好了:“人们的儿子,抗日战士欧阳东方之墓”。

            但是,她最后放弃了。还是把这份念想留在心里吧!

            这几年,在她身边牺牲的人不少,只要有可能,她都会为他们立个碑牌。

            她的眼前晃过了:在小纪墓前的哭泣;在悲苦禅师衣冠冢前的敬默;在梅花坟前的忧伤;在小虎子坟前的爱怜……

            她在心里念道:

            “忠骨何在?”

            问苍天不应,

            问荒坡无声。

            一抔黄土成奢望,

            更何谈花圈墓铭。

            惟愿浩气长存!

            扪心愧对英灵!

            寒冰长久地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夏日晨风吹拂,任凭漫天黄沙扑面。

            她想了很多很多,情不自禁地吟道向子湮的《秦楼月》:

            “芳菲歇,

            故园目断伤心切。

            伤心切,

            无边烟水,

            无穷山色。

            可堪更近乾龙节,

            眼中泪尽空啼血。

            空啼血,

            子规声外,

            晓风残月。”

            解放军于四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发起进攻,首先进攻大同外围阵地,经过三十多天激烈外围争夺战,已占领外围所有重要据点和东关,消灭敌人两千余人,兵临大同城下。

            寒冰带着雁北十万支前民工百折不挠、一往无前,浩浩荡荡地向东挺进。

            历经千磨万劫,寒冰在血与火的磨难中,在生与死的交织中,她的精神在升华,她的灵魂在净化,她的意志在锤炼,她的理想更崇高,她的信念更坚定。

            这就是寒冰从一个青年学生一步步走上革命道路,逐步成长的人生轨迹。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的人生嬗变。

            这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道路,寒冰没有华丽的转身,只有自然而然的渐进的不知不觉的改变,但是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踏实,是那么的刻骨铭心,又是那么令人终身难忘!

            寒冰在给自己的总结中说:自己这八年一路走来,既无艳丽璀璨的人生,更无惊天动地的业绩。自己仅仅是作为融入这个惊天革命大潮中的一滴水,仅仅是做了正确的选择,走了应该走的路。

            鞭策寒冰一路奋进的就是流血牺牲在那高高洪涛山上的英烈,就是坚定的革命信仰,就是中华民族之魂。

            唯愿民族之魂永存!

            完稿于2020年国庆

            (全书完)

            0

            第七十章 民族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