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末日三劫>第346章东方日出生雄鸡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46章东方日出生雄鸡唱

            小说:末日三劫 作者:奥玛乃康 更新时间:2020/11/17 23:35:35

            数日后,牛归田率领魏天鹏和孙大成的两个小队,登上战机,跟随铁岭赶赴关外。向天啸和陆洋的小队则留在矿区农场,清剿残匪,保护农场。此时,叶凡的农场已有三千余人,其中有不少艾滋病毒携带者,叶凡人手不足,强求硬要,留下了陆洋。

            钟山小队则去了姜家农场,农场里潜藏着不少窝寇妖孽,必须尽快剿灭。

            余小凤主仆无处可去,跟着张诚和江海涛去了矿区农场。第二年初夏,小莲产下一个女儿,江海涛爱如掌珠,抱着女儿再也不肯松手。不过,小莲一如既往,拒绝承认自己是江海涛的妻子,直到牛归田从关外回来,亲自为他们主持了婚礼,其中包括余小凤和张诚。

            正午时分,烈日高照,秋老虎的威力依旧十分强大。

            山道旁,大树下,一个中年女人正在篝火旁忙碌,火上架着一只血淋淋的野兔,旁边还有一只被咬断了脖子的锦毛山鸡。

            中年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临阵脱逃逃过一劫的黑蝠滔天喷媚,她躲在山头,亲眼目睹了三教同盟扫荡群魔,剿灭了太极镇内的妖孽,大总管与几位老神将也葬身于地窟之中。

            盘踞太行山千余年的妖孽被剿灭,树倒猢狲散,滔天喷媚无处容身,不知何去何从,变成了孤魂野鬼。

            火太大,兔肉离火太近,被熏烤得皮焦瓤生乌漆麻黑,一看便知是个外行。

            她从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衣食住行皆由随从和小德子照料,从未做过炊,不知道如何烤制野味,手忙脚乱。

            腹中饥馁,她撕下一条兔腿便吃。烤肉皮焦瓤生,咬一口血水横流,而且没有佐料,饥不择食,将就着吃。

            山道上出现了两条身影,滔天喷媚停止进食,注视着来人。

            是两个女孩,年龄十八九岁,生的眉清目秀,模样不差,肩上挎着一个粗布包袱,看衣着,应该是当地山民。

            她们都是小分队从圣殿中解救出来的与会者,曲终人散,结伴而行,不幸与黑蝠邂逅于途,异数。

            两位姑娘来到面前,其中一位单眼皮姑娘说:“大姐,俺们能在你的火堆旁烤烤干粮吗?”

            “当然可以,二位请便。”滔天喷媚客气地说。

            二位姑娘称谢落座,打开包袱,取出干粮烤在火堆旁。是玉米面锅贴,这种食物烤热了吃味道更佳。

            “二位从哪里来?”滔天喷媚随口问道。

            “俺们是从太极镇逃出来的。”单眼皮姑娘流出了眼泪:“家里人都死了,只有俺们逃了出来。俺叫槐花,她叫乔乔,大姐去哪里呀?”

            “我也是从太极镇逃出来的。”滔天喷媚说:“家里人都死了,我不知道去哪里……”忽然移目望着山下。

            谷道上,出现了大队人马。

            乔乔看了看山下,说:“那是姜家的人马,俺们昨天跟他们走了一天,今天俺们动身早,他们赶上来了。”

            滔天喷媚心中一动,若有所思,忽听槐花说:“大姐,你把肉烤糊了。”

            “哦,是呀,我不会弄这东西。我吃饱了,剩下的送给你们。”

            两位姑娘喜出望外,狩猎不宜,她们很少吃到肉食,说声“谢谢”,撕下一块填入口中,不由皱起了眉头。

            乔乔说:“大姐,你咋不放佐料呀?”

            “我没有佐料。”滔天喷媚说,双手结印,指间夹着一块血玉玦,对槐花说:“槐花妹子,你看这是什么?”

            槐花不只是何物,注视着玉玦说:“俺不知道……”

            “仔细看,你就能认出它来。”

            槐花盯着玉玦仔细看,眼神渐渐变得空洞迷茫。

            “认出来了吗?”

            “认出来了。”

            “很好!”滔天喷媚将玉玦举到乔乔面前,温和地说:“槐花已经认出来了,你也看看。”

            “这是什么呀?”乔乔好奇地问。

            “你仔细看看就知道了。”

            乔乔点点头,聚精会神仔细看,片刻间变成了白痴。

            “啪”地一声,滔天喷媚将玉玦拍在乔乔头顶,沉喝:“小德子!”

            乔乔全身一机灵,眼睛一亮,看到滔天喷媚,慌忙翻身跪在她面前,恭声说:“小德子叩见主人!”

            “很好!”滔天喷媚拍拍她的面颊,指指槐花,说:“我说过,不会叫你死,你就不会死。我们的对头太多,一旦狭路相逢,必死无疑,所以,我们必须改头换面。你现在是个美丽女孩,我马上就移魂到她的身上。我叫槐花,你叫乔乔,我们现在是姐妹关系。山下是姜家的大队人马,姜家有我们的人,我们要设法混入姜家,找机会东山再起。好了,他们快到了,我烤的肉太难吃,你给我拾掇拾掇。”

            言罢,抱住槐花,口对口深深度了一口气。

            片刻,她身躯一软,瘫倒在地。

            槐花站起身来,捡起山鸡,拔下一把鸡毛贴在在滔天喷媚的脸上,结印念咒,猛然拍了一掌。滔天喷媚打个滚,幻化为一只野鸡,“嘎嘎”地叫着钻进树丛走了。

            走了的是她的肉身,而她的的魂魄,则借尸还魂,摇身一变,变成了槐花姑娘。

            大队人马来到近前,姜老爷姜广宇看看天色,大声说:“靖舜,这地方景色不错,就在这里打尖,下马!”

            姜家人纷纷散开,捡拾柴火,埋锅造饭,忙忙碌碌

            姜靖舜跳下马,搀扶父母下马,然后将姜继宗抱下马来,看看二位姑娘,双方曾在途中见过,老熟人,上前打招呼:“二位,又见面了,呀!好好的一大块兔肉,烤成了这样,怎么搞的?”

            槐花站起身来躬身施礼,她曾听姜家的人称其为“二爷”,也跟着叫“二爷”:“二爷好!都是乔乔这丫头做事漫不经心,把肉烤糊了。”

            乔乔也站起身来施礼,满怀歉疚地说:“都是小婢一时大意,害得姐姐没了午饭。”

            姜靖舜说:“你们的方法不对,烤肉首先要等烟气去尽之后,用炭火烤,不然会被熏黑,而且架子不能太低,太低了也容易烤糊。”

            “是,小婢记住了,谢谢二爷。”乔乔谦卑地施礼称谢。

            姜夫人走上前来,仔细打量着二位姑娘,心中暗赞:“好标致的女孩儿!”问道:“二位小妹妹叫什么名字?要去哪里呀?”

            槐花拉着乔乔磕了一个头,说:“小女子槐花,拜见老夫人,祝老夫人福寿安康!”

            “好懂事的小姑娘!”姜夫人眉开眼笑,搀起槐花:“你家在哪里?许下人家了没有?”

            槐花忽然掩面痛哭失声,乔乔也跟着哭了起来。

            “槐花姑娘,怎么啦?”姜夫人惊诧不已。

            “俺家的人都死了。”槐花哭道:“俺爹娘带着俺们前来参加招亲大会,不想被坏人捉进了山洞,和爹娘失散了。出来以后,便找不到爹娘了。听人说,参加大会的人都死了。爹娘死了,俺们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真可怜……”姜夫人搂住二位姑娘叹息不已:“你们的家在哪里呀?”

            “俺家在黑石崖,老夫人,您知道这个地方吗?”

            “对不起,俄不知道,老爷,靖舜,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父子二人摇头 ,太行山纵横千里,地方名称五花八门名目繁多,除了当地人,外人很难知晓。

            “这可咋办呀……”二位姑娘泪流满面,如梨花带露,楚楚堪怜。

            太行山经此浩劫,千里无人烟,二位姑娘年纪轻轻,流落在外,找不到回家的路,后果的确很可怕。

            姜夫人叹了一口气,来到丈夫身边,低声说:“老爷,这两个丫头无家可归,我姜家家大业大,有不少子弟尚未婚配……”

            姜老爷已知其意,说:“夫人善心善行,必得善果,姜家人口众多,也不缺她们那一口,就按夫人的意思办。”

            “谢谢老爷!”

            夫人来到二位姑娘面前,说:“二位无家可归,可愿意去我姜家暂住几日,待找到……”

            “谢谢夫人!”二位姑娘跪倒在地,连磕了三个响头,引狼入室。

            姜靖舜欲言又止,隐忍不发。

            魔窟虽然被摧毁,但仍然有不少漏网之鱼,多事之秋,将陌生人带入家中,不是好现象。

            姜靖舜从小聪明过人,锋芒毕露,而老大姜靖尧则稍显愚钝,性格更是偏执、自私、狭隘、刚愎自用,对兄弟姐妹寡情薄义,尤其将**、老三两个兄弟视若眼中钉肉中刺。兄弟几个从小便针尖对麦芒,长大以后表面上一团和气,骨子里却相互猜忌提防,无一日松懈。

            他老爹长子长孙世袭罔替的观念根深蒂固,担心**姜靖舜长大以后会成为长子姜靖尧的威胁,从小便如防贼一般对他不甚待见。这一次姜家损兵折将,伤亡惨重,姜靖舜从老爹的眼睛里看出,老爷子似乎有归咎于他的意思,尤其对姜靖尧的死耿耿于怀,这种时候再去反对父母的决定,保证会呛一鼻子灰。

            石原蜃胎郎受到强烈的核辐射,逃入深山,最终恶有恶报,浑身溃烂而死。永泰和永贵无处可去,带着石原的魂魄潜入姜家,躲在大夫人蔺氏家中。

            梅英得知石原已死,兔死狐悲,撒下几滴眼泪,立即着手寻找选择合适的人选,准备帮助石原借尸还魂。正在这时,滔天喷媚来到了姜家,二人马上与蔺氏合谋,阴谋暗杀姜老爷和姜家兄弟,控制整个姜家家族。不意人算不如天算,他们的一举一动,始终处于姜靖舜和八虎贲的监视之下,姜靖舜派人秘密赶赴农场,请来钟山小组,双方联手,诛灭了这伙残匪。

            姜靖舜平息了内患,居功甚伟,功高震主,姜老爷愈发坐立不安。诸事已定,他立刻发难,首先肯定了长孙姜继宗的掌门人地位,然后开始追查长子姜靖尧遇害之事,借题发挥,指责姜靖舜、姜靖禹兄弟难辞其咎。

            运粮任务本该由姜靖舜或者姜靖禹担任,姜家掌门人从不亲自出马,这一次也是姜靖尧命中注定,抢着要去,结果送了性命。

            蔺氏哭哭啼啼,说了二人许多不是。

            姜靖舜有口难辩,负气举家北迁,去了农场,远离纷扰,闲云野鹤,倒也自在。

            之后,姜靖禹也跟着走了。

            数月后,一场震动了整个北半球的环球大地震蓦然降临,窝国神山伏尸山火山紧随其后,猛烈爆发,地震产生的海啸卷起冲天巨浪,席卷了**半岛和东南沿海,深入内陆数百公里。

            冲天而起的火山灰高达万米,浓重的毒气烟雾,一度笼罩了整个东北和华东、华北地区,遮住了天空,遮住了阳光,天地一片昏暗。

            半月后,一股强大的冷空气从西北方向入境,浩浩荡荡一路南下,将毒烟毒雾驱逐出境,灿烂的阳光重新普照着神州大地。

            2019年10月7日于天水蜗居

            0

            第346章东方日出生雄鸡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