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春风沉醉的红树林>第一章 梦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梦想

            小说:春风沉醉的红树林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20/12/7 16:27:24

            大陆

            我的家啊

            我在外面

            心在你那里

            想念绿树成荫的树啊

            那高空成群翱翔的鸟

            四周结段结段架起的高桥

            蜿蜒曲折

            盘旋起舞

            壮观飞龙

            思念一端系在我这里

            一端系在你那里

            厚重联结彼此

            那深蓝的海啊,

            滚滚流动

            越洋的雪雁

            轻浮漂移的白云

            无分地域

            红彤彤的太阳

            每日周而复始东升

            俯瞰镶嵌在宝岛和大陆中那蓝色珠宝

            飞驰其间的车船啊,

            运载沙岸建设的伟大工程:高铁、国际机场

            画面动人心魄工人勤恳

            脚踩厚土

            一身沙尘

            定格住

            都在我魂牵梦萦的思想里

            回不成家

            又来一年春季

            细雨蒙蒙

            将烟困柳

            冷风凄凄

            凌乱了我黯泽的华发

            揪扯着身心颤栗

            筑园的梦想

            朝看繁茂树丫垒窝辛劳的喜鹊

            手心衔握着故土芳香的黑泥

            深情亲吻

            心无比想念你

            我的大陆娘亲

            宝岛

            我的孩子

            你在对面

            我在这里

            两岸不远

            一衣带水

            通邮通航通商

            三通开放

            团圆相连水**不可阻断

            没有炮火家便安宁

            骨肉不再分散

            两岸母子一家亲

            滔滔奔流海水

            不可阻隔绵绵不绝的血脉深情

            统一的梦想

            镜装过去炮火洗礼碎裂的历史成影

            枪火交射

            硝烟四起

            家不成家

            国家不整

            母子离开太久

            过去的你

            沧桑老去

            距你回家的路延伸靠近

            一步一步

            娘亲思念你

            “素娥,你在写什么呢?”

            “两地书,母子情,可能我是想念红树林了!”

            “想念我吗?”

            “不言而喻!”

            严家老宅要被征地,需建造机场快速通道,严长江很自觉放弃老宅,亲眼看了几辆挖掘机把他家的祖基房子掘倒了,支持国家建设,他是相当乐意的,而且带头垂范。

            严素娥料知父母的心情,把红树林社区的房子让出给父母,她在明心小学附近的社区租了一间房子,把新房的东西都搬到了那里。

            严长江最初想,等搬迁安置房建成,把红树林的房子还给女儿女婿,虽说如此,却还需一段时间。

            将近半年时间,严素娥梦里魂牵着日夜思念的海、树、鸟,以及她所观测到的一景一物,都溶解在她柔情似水的眼珠里。

            台海形势日愈严峻,彭军接到特殊的指令,赴上特种训练,归家并非能够一年半载就成,国若不安,必和战士一起巡航高空、登陆海滩,誓死捍卫主权,国家领土完整。

            儿子彭竞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严素娥则便于更好投入教学之中去,麦小吉离红树林近,放完学,几乎天天就往那儿跑,一是在彭竞面前有当哥哥的感觉,二是看看彭军回来没有,有时,他索性作业带过来写,一边逗着吚吚呀呀学说话的彭竞,一边他会亲吻竞儿迷人的小脸蛋,一把搂住他,逗着逗着,俩大小二人一开心就仰倒在柔软的布沙发上,偶尔他会有意识地呼喊张惠英,眨巴着关心的眼神,问,“奶奶,彭叔叔回来过吗?”张惠英回答他,叔叔回来呀,我一定最先告诉你!

            麦小吉很怀念彭军上半年新冠疫情还较为严重时,迎接从武汉回厦的花语嫣姐姐,他真的很羡慕象彭军叔叔伟岸的身姿,他想像有一天突然长大,有人在他胸前戴上一朵红花。

            有一天,麦小吉遇见从部队回来的严春、严夏、严秋、严冬,他们四兄弟来到严长江红树林的新房子,他们原来在宅基地就很亲,常聚餐。

            四兄弟见到麦小吉一下就认出这个小家伙,不,大家伙了,他们春季去当兵时,麦小吉看起来身材还瘦小、个头不高,辞别故里,四兄弟再回来,麦小吉已长一截,脸上原有的胆怯变得不惧害怕。

            他们进来,麦小吉从头到脚打量他们。他们脸上笑眯眯的,眼中看到一位大孩子牵着一位小宝贝,其中一兄弟严春说,那不是麦阿金的儿子麦小吉吗?

            严夏说,“嗯,嗯,对,被我们四弟误以为盗窃的小麦!”

            严秋、严冬哪管多说,脱鞋后奔过去,一个抱起彭竞,一个半蹲下腰,向麦小吉敬礼的严冬说道,“小麦,哈,抓到你了,不认识哥哥了?”

            麦小吉僵在那里,但并不象过去害怕,他伸手轻轻摸着严冬的衣领,抚着上面特别的颜色,他很认真地说,“你是军人吧?”

            严冬露出洁白的虎牙,笑着回答,一个及时敬礼,“是!”

            “是跟彭叔叔一样的吧?”

            “是!”

            “你喜欢我吗?”

            “喜欢!”

            “过往的事,我向你道歉!”

            “不要紧!”

            麦小吉害羞地低下头,不敢看严冬以往未有的威慑,在麦小吉的印象里,严冬象个调皮的大孩子,那时追赶着不谱世事的麦小吉跑啊啊,跑了一个巷子又一个巷子,直到严长江解释那是花猫叨走了你们的火腿不怪小麦啊!

            “你长大了,小麦!”严冬一把抱起麦小吉,刮了他的鼻梁,他问:“你喜欢我的衣服吗?”

            麦小吉说,“我想当兵,我想保卫所有人,和我的祖国!”

            严冬抱着他靠在落地窗,透过玻璃,他指指不远处的海,“看见没有,对面就是台湾,我的心愿当兵,有朝一日报效祖国,收复台湾!

            麦小吉似懂非懂,台湾在那里吗?“嗯,大陆在这头,我在那头,一位台湾诗人的诗句”。我在红树林的池塘听到他们交谈,我懂得,台湾是大陆其中一块热土,隔海相望而已。

            我想啊,可能东海、台海日愈形势加剧,国外势力对中国的挑畔以及台独嚣张,让祖国人们很气愤,外交人员坚定主权和领土完整。

            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严素娥和彭军一起倩影双双,他们分开都是为了家国建设和安宁,努力工作,一个在岛内勤恳教学,一个在军营日夜训练。

            半年来,我的弟弟MAGIC成长不少,他喜欢海上飞翔,和风浪搏击,呼啸穿梭滚滚洋流,逆风鸣唱。它体上的绒毛日渐脱掉,换上丰满的羽翼勇敢闯荡,竟有一次离开一去不复返。我期盼弟弟有天归来,这种想念,常使我飞上枝头,眺望茫茫的大海期待能见到熟悉的翅翼。

            在严长江的家里,严家四兄弟侃侃而谈,热情的严长江夫妇深情款待,张惠英系着围裙又洗又切,在新颖的厨房飞驰有度,不将一会就炒出几盘香气扑鼻的佳宴。

            麦小吉吸动着鼻子,严冬抱他走到厨房门,热情地说,“婶婶,又让你忙着呢!”张惠英没有放下锅铲,心定气闲地快速搅动锅子,抛出一个漂亮的鸡蛋韭菜花来,一边口中说,“你们来,我和你叔开心着呢!”

            麦小吉经不起口水倒流进喉咙,甜甜地说,“奶奶,太香了,我都止不住咽了一口水啊!”

            严长江在外面招待三兄弟哈哈大笑,说道:“小麦啊,你这么一称赞,我都跟着饿了,快快叫奶奶端出来,我们要准备吃饭了!”

            张惠英一个熟练有秩的动作,将盘碟放好,锅铲一掏,一张圆盘似的韭菜蛋饼就服服帖帖盖在盘子里,大小正合透,最后一道菜,张惠英把盘碟端起,脸上一幅大家闺秀的娴淑,步伐紧凑走出厨房,对严冬和麦小吉和颜悦色地说,“冬冬,小麦,洗手起饭了啊,洗好,你们也去洗!”张惠英对着集中听严长江的说疫情的经历的三兄弟,他们异口同声应好。

            麦小吉挣脱身下来,牵着高大的严冬一起进到洗手间,两人挤着泡沫丰富的洗手液,冲洗手上的汗汁和细菌,麦小吉自疫情发生以来,每天坚持勤洗手,他已经养成习惯。

            “小麦是最聪明懂事的孩子!”张惠英笑眯眯夸着擦干手的麦小吉,麦小吉很自觉来到餐桌分发筷子、碗和汤匙,每一幅摆得整整齐齐,好象他是主人,丰盛地招待来自军营的战士,那脸上的气势威严,心里的感觉很有力量。

            其它兄弟一个一个接着进去洗手,然后他们相继出来。

            麦小吉摆好碗筷后,他快步跑到严长江面前报告说,“爷爷,我的任务完成了,请指示!”

            严长江伸出双手一把搂住他,摸着他的脸说,“小麦,越来越懂事了!”

            麦小吉转过身对着四位已洗手的哥哥说,“哥哥,你们辛苦了,爷爷奶奶叫吃饭!”

            严秋怀中的彭竞吐着舌头跟着麦小吉的语声吚呀着,严秋狠狠地亲了他一口,四兄弟哈哈大笑拥着麦小吉,并夸赞,“了不起啊,小麦,少年可畏,你要参军了,我们一起上战场啊!”麦小吉被夸得笑容可掬,调皮地吐了吐小舌头,他点点头,不由地自豪,想啊,那是他宏伟的梦想!

            0

            第一章 梦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