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在中国的土地上>第135章 川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35章 川军

            小说:战斗在中国的土地上 作者:似有风吹过 更新时间:2021/2/8 0:04:36

            这是一群肩上挑着扁担,头上戴着破草帽,脚上穿着草鞋,有的还架着鸟笼子,甚至有的人还牵着土狗抱着母鸡的队伍。要不是其中大部分人头上也都戴着规制不一的破旧军帽,身上还背着步枪和鸟枪,甚至是扛着一杆红缨枪,简直就和逃荒难民或者是叫花子一模一样。

            看到这样一支队伍走进了火车站,陈火木当即惊得是目瞪口呆,他看着这支破衣烂衫的队伍,嘴巴一张一合自言自语的说道:“啊呀,这是哪里来的一帮叫花子呀,还背着枪?丐帮也来抗日啦?”

            只见沿着火车道走来的那支队伍里面出来一个提着鸟笼子的军官,他快走了几步来到站台边。然后把鸟笼子放在站台上,双手一撑站台的边沿跳上去,回身对着铁轨上的队伍大声呼喝。

            “都停下噻,这里是车站,个人都补充一下水,袍哥们明儿天,就要上战场得喽,那时候么得水喝。”

            河南伤兵咧开嘴巴大笑说道:“哈哈,日个球的,川军也来上海抗日了。十年前,老子和他们打过仗啊,川川讲话就是这个调调。”

            川军的军官不知道听没听见河南伤兵的话,反正是侧头看了看这边受伤的士兵几眼,然后川军军官回过头又面对着自己的士兵们继续说道:“下午,身上有多少钱,都拿出来买酒买肉。看到那些人噻,我们来和鬼子拼命嘚,吃饱喝足了才不当饿死鬼。”

            “要得,要得。”站在火车道上的川军士兵兴奋的起哄喊叫着。

            川军队列中的一个上半身穿着破旧坑脏的军装,下半身穿着一条老百姓那种扎住裤脚灯笼裤的川军班长,举起胳膊响应着上司的提议对身边士兵们喊道:

            “走了一个多月,才从四川走到上海。要来拼命了,还要啥子钱,老子今儿个要大吃一顿,似不似噻。”

            陈火木这时候搞明白不是丐帮来抗日,眼前这支部队是川军。

            陈火木拿着手里的花雕酒瓶和一个空碗,快步的走到川军军官身旁,微微鞠躬然后笑着说道:“长官,老总们辛苦了,我代表上海的乡亲,给大家接风。”

            川军军官斜眼打量陈火木,问了一句:“你是干啥子滴?”

            “我是车站的工作人员。”

            川军军官点点头,显然有点意外会有人来迎接他们。川军军官酝酿了一下情绪,好让自己适应一下从一向不被老百姓待见的军阀兵,到如今竟然有老百姓主动来慰问的心理转折。

            “啊,你这个老乡嘛,倒是热情的很。酒吗,好,喝一口。”

            就在川军军官接过陈火木的碗正打算要喝之前,站台上伤兵里那个东北伤兵从口袋里扣扣索索的掏出来两个铜子。

            东北伤兵笑着对身边那个河南伤兵说道:“哎,兄弟,有钱吗?来来,咱赌一把,我赌那个川军军官喝了这个老乡的酒,肯定要吐出来。”

            听了东北伤兵的话河南伤兵噗嗤一笑,说道:“俺才不赌,这还用你说。”

            两人定睛观瞧,只见川军军官喝了一口酒之后,在嘴巴里咕哝了几下到底没有咽下去,随即噗一下喷在陈火木身边地上。

            川军军官的这个反应果然不出河南伤兵和东北伤兵的预料。两人不由的一阵狂笑,然后两人都因为笑的身体发抖而牵动了伤口,又痛的缩起来身体用手小心的去抚摸自己的伤处。

            川军军官看了看酒碗里的黄酒又表情怪异的看看陈火木,他不敢相信一个老百姓敢跑上来戏弄自己,一板一眼的问道:

            “老乡,你该不是日本人的间谍吧,你给老子喝的是酒还是醋噻。”

            陈火木一脸的歉疚,连连说道:“呦呦,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黄酒,很有名气的,好酒啊。老总这是喝不惯,不知道老总们平时喝什么酒。”

            川军军官无可奈何的看着满脸堆笑的陈火木,叹了口气说道:“哎,酒吗,当然是绵竹大曲勒。”

            站台上的河南伤兵凑热闹的喊了一句:“汾酒才好喝。”

            站台下面的川军士兵当中也有几人喊道:“绵竹大曲。”

            河南伤兵来劲了又大声的喊道:“汾酒。”

            站台下,一个穿着露膀子的无袖小褂,膝盖以下的裤腿快要烂成布条,斜背着汉阳造步枪,头上戴着破草帽,手里还拿着一把快裂开散架蒲扇的川军士兵,跳着脚扯着嗓门对着河南伤兵那边喊。

            “格老子的,绵竹大曲!”

            川军军官伸开手臂做了个往下压的动作,说道:“行了,你看看你们那个样子,还和我们争论噻。老子们明天就上战场喽,没得闲工夫搭理你们,走,买肉喝酒去。”

            东北伤兵在一边喊了一句道:“劝你们一句,上了战场人不要往一起凑,鬼子的炮多,比打内战多得多了。”

            川军军官一边往车站里走,一边斜眼看着说话的东北伤兵,随口答应道:“废话,用的着你说,老子又不是哈儿。”

            第二天,陈火木休息,他又跑到南翔的镇子里去买酒。买完后刚从酒馆的门口走出来,就听见街道的上空响起了防空警报的声音。

            陈火木没有买到汾酒,但是绵竹大曲倒是买到了一瓶,他手里拎着酒瓶紧张的抬头看看天空,街道上大多数的人也都在仰头望着天空。

            虽然中日开战之后,镇子上保安团的人就已经宣传了一些防空要求,陈火木也在警察和保安团组织的防空演习中练习过。可是那毕竟是演习,真正的飞机和空袭,这个镇子上的人并没有见过。

            此时防空警报的声音,已经从有着较长尾音的初级预警状态,变成了一声声更加短促和频率更快的鸣叫。

            陈火木突然想起来,参加防空演习的时候曾经讲过,除了听防空警报之外还要看高处地标建筑物上面的防空灯笼。

            原地转了一圈,陈火木看见设置在商店大楼楼顶的灯笼架上,已经挂起来了第二个红色防空灯笼,这说明敌机的轰炸目标就是镇子。而要是挂起第三个红灯笼,就意味着敌机即将临头。

            0

            第135章 川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