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bpta"><optgroup id="hbpta"><big id="hbpta"></big></optgroup></th>
<legend id="hbpta"><thead id="hbpta"></thead></legend>
        1. <option id="hbpta"></option>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三百八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百八十四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21/2/7 22:25:21

            “你……怎么了?”荒木歌川又问。

            莫共这般神色盯着自己,荒木歌川完全不明就里。

            “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是说,花谷长勇交由我处置?” 莫共幽幽问道。

            刚才的莫共看起来已经平息了自己内心的波澜,而此时,她的脸肃杀的如压下来将要摧城的万钧雷霆!

            “对。”荒木歌川还是点了点头。

            “好。”莫共转头指了指旁边的位置,“这里,需要一盆炭火以及火钳。”

            荒木歌川的心咯噔一下,他不是担心莫共所述的这些刑具会用来做什么、落在谁身上,他在意的是执这些刑具的人是谁……荒木歌川犹豫片刻,还是眼神示意牧野和宏,牧野和宏便立即给旁边的亲兵下了一道命令。

            莫共坐回刚才的椅子上,荒木歌川便也跟着坐了回去。两人静静的坐着、静静的坐着,于无声息中,莫共看到那些来回晃动的身影,这座暗室里的士兵在给她准备刑具。莫共压制住心中的不耐烦,一个多小时过后,她终于看到火钳烧红了,这一个小时漫长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这时,莫共转身对荒木歌川轻轻说道:“你们,可以离开这里吗?”

            荒木歌川与牧野和宏对视一眼,两人一同退到刚进门的二楼。

            莫共走到炭火盆旁边,举起被烧得通红的火钳得意一笑,随之她放下火钳来到花谷长勇身旁,只见,此时的花谷长勇望着旁边火盆的面容早已如土色。

            莫共的声音极为温柔:“花谷先生,休息够了吗?”

            花谷长勇无奈之中与莫共对视一眼,又迅疾低下头。

            “我也能够明白你,你也许是慑于荒木少将的威严,所以不敢说话,但是现在……他已经离开了,故人见面,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聊一聊呢?”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花谷长勇忽然低声说了一句。

            “哟,花谷先生愿意开口了?”

            花谷长勇瞥了莫共一下又闭口不言。

            莫共这才发现,花谷长勇抬头扫了一眼二楼的荒木歌川,他发现荒木歌川正紧紧的注视着这里才不说话的……

            莫共冷笑一声:“你也许还在想着荒木少将毕竟不知晓全部的事情,作为荒木少将小时候的玩伴、亦或者看在你那好妹妹花谷长溪的份上,装的委屈一些,荒木少将便可饶你一命……”莫共说这些话,逐渐低下头来,凑近花谷长勇,“但你有没有想过,荒木少将都已经将我带到了这里,你还有可以转圜的余地吗?”

            “你这个卑贱的支那女人,谁允许你在大日本帝国的土地上如此猖狂的?!”

            花谷长勇怒吼一声,莫共即刻给了他一巴掌,扇完花谷长勇莫共只觉得自己的手火辣辣的疼。

            “卑贱”二字更加刺激到莫共的神经,只见,莫共径直走到旁边的火盆边,右手轻轻缓缓的拿起那只粗重的火钳,并拿起来打量了一番,莫共余光瞥见,伊藤绫野与花谷长勇两人的眼睛似是磁铁一般吸在自己身上,片刻都未挪移,莫共故意轻柔的拿起来又故意打量一番,便是要将这暴雨欲来的前期恐惧撑到极致!

            莫共来到花谷长勇身边,将火钳缓缓伸到花谷长勇的脸旁边,瞪着他蛮横说道:“今天我便让你尝一下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火钳逐渐靠近自己的脸,花谷长勇已感受到了那炙烤的温度,以前他亲眼见到这东西烫在人的皮肤上,皮肤瞬间便结出红色的痂,似焦炭一般凝皱……想到此,花谷长勇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就在此时,莫共突然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伊藤绫野的右手拽住,紧紧捏住她的右手中指,右手将烧红的火钳怼过来,抵近伊藤绫野的手指,伊藤绫野浑身发抖,还不忘向上看了一眼,莫共心里冷笑的想道,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注意荒木歌川的神色……

            “你要干什么?”莫共这一动作猝不及防,花谷长勇登时大喊道,“你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要为难伊藤小姐!”

            “哟,我还没发现,花谷先生这般有情有义啊。”莫共的声音又立即变得异常温柔,“我这样做,你不是更痛吗?是你们二位,教会我一件事——杀人诛心!”

            说罢,莫共手里的火钳直接压在伊藤绫野的食指上,伊藤绫野顿时钻心裂肺的大声嘶吼起来,暗室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这边。

            花谷长勇腾的一下从座椅上站起来,手脚上的铁链子同时唰唰唰的想着,他青筋暴起,红血丝条条屡屡从眼睛里逼出来,四肢向四处胡乱伸展着,此刻花谷长勇如一个已经撑到极限马上便要爆炸的掩体,下一秒便分崩离析!花谷长勇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这一生当中,他都未这般痛过!

            花谷长勇不知自己该怎么办,便向楼上大喊:“少将阁下!少将阁下!请救救伊藤小姐吧,荒木少将!”

            荒木歌川的心揪得十分紧,但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拿火钳的人身上,虽然离得远,但他依旧看得清晰,此时莫共的脸如万丈悬崖之下窖藏的千年寒冰,那寒冷令人发指!

            这尖细而诡异的叫喊声一声一声搅动莫共的心,莫共本想要这个动作持续下去,但是三秒钟都不到,她便不受控制的扔掉手里的火钳,整个人向后退去,惊出满脸的虚汗!

            不可如此,怎可如此?自己也变成了魔鬼了吗?莫共又退后一步,默默闭上眼睛,她是人,不是魔鬼,即便一生都在在黑暗的深渊里游走,也绝不可变成魔鬼!

            荒木歌川的内心此刻更是如被海岸边疯狂生长并缠绕在一起的海藻笼罩住,呼吸急促,密不透风……她扔开了,她还是扔开了……荒木歌川尽量让自己平息下来,她万般嫌恶的将那只火钳扔了出去,他知道,她也一定不想自己这样吧……

            她原本是这世间最明煜的星辰攒聚,是这一场万恶的战争将她扔到了阴沟里,可他为什么还是觉得她那样美好,即便是在阴沟里,她也一直在发光啊……

            虽然火钳已经离开了伊藤绫野的手指,但她的喊叫声依旧声声不绝,伊藤绫野的中指立刻缩成干瘪的血痂,莫共发现花谷长勇的脸已经变了形,他的眼睛自始至终都落在伊藤绫野的手指上。

            莫共来到花谷长勇身边,幽幽说道:“那只火钳本应该在你身上的,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更痛!”

            “你这个贱女人!我杀了你!”花谷长勇怒号一声,面部五官全部凸出来,似是要让这五官使力去打莫共。

            “杀了我?哼!当初北方的大雪深处那座集中营中,你没能杀了我,你便没有机会了!你难道还看不明白吗?这一切都是天意,因为,天道终有轮回!”

            花谷长勇幽怨的瞪着莫共,他的眼睛透出两道血光,恨不得瞬时将她撕碎!

            莫共又走到伊藤绫野身边,举起自己的右手,摊开手掌,说道:“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我本不想再恨你,可是……身体它会记忆啊,这几日我这中指总是疼,今日我才知道原来它是在提醒我,不要忘记过去!”

            这时,伊藤绫野眼里的恐惧均已褪去,她眼眸中同样放出两道烈光!一把沾了血的锋利的钢刀一般要捅向莫共的心脏!

            这熟悉的凶狠眼神又回来了,当初在马家街,她便是这般盛气凌人、得意的向自己叫嚣的!

            莫共发现,不知何时,荒木歌川已从二楼走下来来到自己身后,这时,莫共故意又靠近伊藤绫野,狠狠的拍了拍伊藤绫野的脸,微笑着低声说道:“等着吧,这座囚室便是两年前的莫府地下室,你依旧会如当初那般生不如死!这一次,我要当着荒木歌川的面折磨你、羞辱你!直到你死去!”

            荒木歌川逐渐向自己靠近,莫共察觉到之后便立即转身,他也向荒木歌川走了两步,身后还留下伊藤绫野在这暗室之中痛苦的吼叫着。

            “痛吗?”莫共站到荒木歌川对面,看了一眼伊藤绫野,又看了看荒木歌川才说道:“看来,她的喊叫牵动了你的心绪呢。”

            荒木歌川轻轻摇头,他当然明白莫共所指之意,荒木歌川只是十分担忧:“休息一下吧,别再折磨自己了。”

            牧野和宏同样跟着荒木歌川下来,他实在难以理解荒木少将所为,为何莫共这般对待伊藤绫野,荒木少将还是这样无动于衷,那刚才对伊藤绫野那般亲昵的举动不是因为担心伊藤绫野吗?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哼!”莫共又一声冷笑,缓缓的,莫共将右手手掌伸开,五只修长的手指,和鲜亮的指甲盖,明晃晃的出现在荒木歌川眼前:“是它们逼着我记住这记忆的,对了,没有提前通知你一声便拿火钳烫了你的青梅竹马,真是抱歉。”

            荒木歌川握住莫共的这只手,乞求道:“莫共,我请你,哦不是,我求你,休息一下吧,无论你要怎样对待他们两人,你可以指使我,或者是他们。”荒木歌川指住自己的亲兵,“都可以!不要再亲自动手了!”

            莫共从荒木歌川手中抽回自己的右手,她虚晃的走动几步,眼皮耷下来,父亲母亲临死之前绝望的面容又浮现在莫共眼前,莫共忽然迅疾转身不受控制的又拿起被丢在地上的火钳,她发了狠般的将它贴在花谷长勇的胸膛上,随之大喊道:“我要你生不如死!”

            花谷长勇痛的龇牙咧嘴,咿咿呀呀哀嚎着,他受不了过高温度的燎烤,便向后倒在了地上,莫共并不罢手,将火钳按在花谷长勇的胸膛上还一脚踩在他脸上:“你去死吧!”

            荒木歌川立刻冲下来从后面抱住莫共:“共儿,别这样,小心伤着自己……”

            荒木歌川忽然有些后悔将莫共带到这里来,他没想到莫共这般激烈!她疯狂的报复他,打他,折磨他,都是把自己心中所积的所有的怨念发泄出来而已!

            荒木歌川强行抱离莫共,将她放在椅子上,莫共沉沉的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双手耷拉下去,荒木歌出这才发现她的左手在滴血,荒木歌川异常惊诧,立刻摊开莫共的左手手掌,她的手指手掌皆是鲜血……

            荒木歌川眼角忽然湿润,那些液体储满眼眶,马上便要流出来,荒木歌川轻轻握住莫共的手腕,低声说道:“为何要这般对自己?”

            “你不是我,你怎知晓我心之痛?”莫共眼角那滴浑浊的泪水终于还是掉落下来。

            0

            第三百八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大九九视频在线观看视频6